問:小孩子應該怎樣學佛?

達真堪布答:我們實修中心這幾年每年都有「點亮心燈佛學夏令營」,我每次都給孩子們講這個問題。佛法裡面經常講發心,你有沒有學佛、有沒有修行就在於這個心。若是心沒有發出來,那就不是在學佛、不是在修行;心發出來了,都是在學佛、都是在修行。

小孩子上學,到學校裡面學知識,這些知識也可以變成智慧。知識是知識,智慧是智慧,知識它對治不了煩惱,你知識再豐富也一樣是煩惱依舊。你看那些知識分子都是有煩惱的,為什麼?他們只有知識沒有智慧。現在我們學佛修行要轉識成智——知識要轉變成智慧。

你若是能發心:「我現在得一次人身不容易,父母把我送到學校裡,供我上學、社會給我創造這麼一個學習環境也不容易。這個人身將來不能變成父母的負擔,社會的負擔,將來要利益父母、利益社會,要報答父母、要報答社會。」這就是利他心、菩提心。

不要這樣想:「我要學很多很多知識,我將來要找很好的一個工作,賺很多錢,然後我就去找一個好對像……」這都是自私。你有福報了,成家立業那都是自然而然,根本就不用去考慮。

你有菩提心的攝持,然後去學習,這個力量不得了啊!你的成績自然就上來,你將來自然就能利益社會。佛法裡面經常講「願力」。願力不可思議,但這個願必須要純、必須要真。願若是不清淨、不真實,那就是虛的、假的,那叫妄語,那是造業。

發願要真實、發願要清淨。清淨是什麼意思?這裡不能摻雜自私自利,完全為父母、為社會,不要考慮自己的現在和將來——那都是自然而然的。火點上了,灰自然就有。你看那些大德高僧,他們要的不是名聞利養,但是到時候沒有辦法,你躲也躲不掉。你看我們的根本上師法王如意寶也是,他跑到喇榮那個山溝裡面,也躲不掉啊!沒辦法,修來的就這樣——自自然然。

到時候我們也是一樣。為什麼?眾生都有佛性,都可以做佛。「那是法王啊,那是菩薩啊!」不能這樣想。佛在《華嚴經》當中講:「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都有佛性,都可以成佛,這是佛發現的。對這個道理明白了、深信了,這叫自信。「我有佛性了,我也可以做菩薩了、我也可以做佛了!」就要這樣想。我們講信心的時候講三種信心,這是最重要的一種信心——勝解信心。

人是要有自信,但是這個自信不是自傲。其實佛法裡才有真正的自信。若是不知道自己有佛性,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佛,就不會有自信。人不能有自傲,但是可以有自信。現在這些年輕人都喜歡說:「要自信嘛!」這不是自信,這叫自傲。有智慧才叫自信。

功德是學來的,福報是修來的,人人都可以學功德,人人都可以修福報。誰不可以啊?功德越學越圓滿,福德越修越圓滿,最後你的功德達到最圓滿的時候,福報到最圓滿的時候,你就成佛了。人人都有這樣的本能,這叫佛性。「功德使學來的,我也可以學;福德是修來的,我也可以修。我今年沒有功德,沒有福報,但是一到明年我可以有。」什麼叫精進?這叫精進。特別的明瞭、特別的深信,自然而然就會精進。

精進不是勉強,我們現在精進是勉強的。今天勉強的念了幾部經、幾個佛號,就覺得自己太精進了。這樣勉強地做不叫精進。精進是什麼?很歡喜、法喜充滿地去做。哪怕你法喜充滿地做一分鐘、一秒鍾,也叫精進。若是你很勉強的、愁眉苦臉地坐一整天,也不叫精進。精進是一種歡喜心,對佛法、對功德生起歡喜心。

小孩子要上學,也沒有時間念那麼多經,也用不著做那麼多的功課,就這樣發利他心、發清淨心,去好好學習,本身就是修行了。願力不可思議,心的力量不得了。一切唯心所造,唯識所變,一切都是心。有發心才有力量,不發心沒有力量;有發心才有動力,不發心沒有動力。

講發心,要懂得什麼是人生真正的價值,真正的意義。我們講加行的時候,首先就是人身難得,這裡面講的就是人生觀。什麼是人生真正的價值?什麼是人生真正的意義?講的就是這個。明白了這個,將來才能夠報答父母、報答社會,實現人生的價值,你這樣才不會浪費人生。

雖然你現在還沒有報答父母、報答社會,但是你現在上學,努力學習,本身就是為了報答父母、報答社會。我們現在修行也是,雖然我們還沒有成佛,不能利益眾生,但是我們為了成佛而修行,成佛是為了利益眾生,所以這也叫真正的利益眾生。所以我經常講:心到位了,一切到位。你自己這樣發心,你現在就報答父母了,現在就報答社會了。

你有這麼好的理想,學習成績這麼好,那父母自然高興,老師自然高興,這也叫孝順,當下也在孝順。讓眾生高興這叫行善,讓父母高興這叫孝順。「我要孝順!」買很多很多東西給父母,但是經常是讓父母傷心,這不叫孝順。即使你沒有能力買東西,沒有能力幫助父母,但是你讓父母高興就是孝順。你孝順了,你報答父母了,這是你自己在行善、在斷惡,善有善報,自然而然一切就順利了,這個真的很重要。現在很多人都不在乎,覺得只要自己好就行了。這都是錯誤的想法。父母不好、社會不好,自己能好嗎?所以現在重要的就是發心,你什麼時候發心到位了,什麼時候功德就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