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戒之邪婬戒

除了夫歸之間的男女關係,一切不受國家法律或社會道德所承認的男女關係,均稱為邪婬。

《圓覺經》中說:「若諸世界,一切種性;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皆因淫慾而正性命。」可知眾生的存在,皆由淫慾而來,若要凡夫眾生,皆斷淫慾,那是不可能的事;眾生修證至三果阿那含位,始得永斷淫慾;修禪定而入初禪以上,始能伏住淫慾;欲界眾生,雖至第六天,仍在淫慾中。所以淫慾的煩惱,在人類世界是很難戒絕的。佛陀設教,固然盼望一切眾生皆能離欲,但此終屬不可能的事,所以巧設方便,在家弟子,允許有其正當的夫妻生活。

事實上,人間的安立,端在男女夫妻的和合,正常的夫妻生活,不會帶來社會的悲劇;男女問題之為社會造成悲劇,都是由於不正常的男女關係而來,如果人人安於一夫一妻的家庭生活,我們的新聞報道中,便不會發現姦殺、情殺、強-奸、誘姦、和奸以及破壞家庭等等的字眼了。為了造成人間的和樂,佛陀為在家的男女信徒,製定了邪婬戒。

邪婬戒以具備四個條件,成重罪不可悔:

一、非夫婦——不是自己已經結婚的妻子或丈夫。

二、有婬心——樂於行婬,如飢得食,如渴得飲。否則便應如熱鐵入體,或腐屍繫頸。

三、是道——須於口道、小便道(陰-道)、大便道行婬。

四、事遂——造成行婬的事實。男女二根相接相入如胡麻許,即成重罪不可悔。

若五戒信士,除了妻室以外,於人女、非人女、畜生女的三處(即口道、陰-道、大便道)行婬;或於人男、非人男、畜生男及黃門(閹人及陰陽二性不全人)的二處 (口道與大便道)中行婬;人二形(有時變男有時成女者)、非人二形、畜生二形的二處行婬,犯重罪不可悔;兩身和合而未行婬,即行中止者,犯中可悔罪;發起婬心,而未和合者,犯下可悔罪。除女性的三處男性的二處,於其餘部分行婬,罪皆可悔。

於熟睡中的女性三處男性二處行婬,亦犯重罪不可悔。

於死女性的三處死男性的二處行婬,若死屍未壞或多半未壞者,亦犯重罪不可悔;若死屍半壞、多半壞,一切壞,乃至於骨間行婬者,中罪可悔。

一切方便而未行婬者,皆犯下罪可悔。

在《優婆塞五戒相經》中說:「若優婆塞,共婬女行婬,不與直(同值)者,犯邪婬不可悔,與直無犯。」(大正二四·九四三上)這是說,受了五戒的在家信士,給錢嫖妓,不為犯戒。此乃由於印度是熱帶民族,對於男女關係,非常隨便。男人嫖娼妓,是普遍尋常的事,所以不禁,但在大乘菩薩戒中,若非地上的菩薩,為了攝化因緣者,不得有此行為。即在今日中國人的習俗觀念中,狎妓而婬的行為,斷非正人君子的榜樣。我們既然信佛學佛,並且受了五戒的人,自亦應該視為邪婬了。

今人為了避孕或防毒的理由,有用子宮帽及安全套的,雖然男女性器,未曾直接相觸,但其仍受行婬之樂,若與夫妻之外的男女行婬,自亦視同邪婬。律中有明文,不論無遮隔(如用子宮帽及安全套)或一方有隔,或兩方皆有隔,只要性器相入如毛頭許(亦稱胡麻許),即成重罪不可悔。不論是內中作,外邊出精,或外邊作,內中出精,一律犯重罪不可悔。

如果是在家的信女,梵語稱為優婆夷,除了自己的已婚丈夫,不得與任何男性發生肉體關係。

女人以三處(口道、陰-道、大便道)受人男、非人男、畜生男、人二形、非人二形、畜生二形,及黃門行婬,而有婬樂的感受者,犯重罪不可悔;不論睡中或醒時,乃至強力所制,三處受婬,但有一念婬樂的感受者,皆成重罪不可悔;女人由於淫慾煩惱而於男性的死屍上行婬,若屍未壞或多半未壞者,重罪不可悔,半壞或多半壞者中罪可悔;女人由淫慾煩惱而利用器物入女根(陰-道)中(今人所謂手婬)而受婬樂者,犯下罪可悔。

有隔與無隔,准上可知。

犯戒均在於心,如無邪婬之心,即不會主動去犯邪婬戒,萬一受到強力的逼迫,而被姦污,若於被奸之時,了無受樂之感,雖被姦污,不為破戒。這在佛陀時代,有些比丘比丘尼,已經證得阿羅漢果,或因睡熟之際,或因病苦之中,也被婬女及暴徒之所強-奸,但因羅漢已經離欲,斷無受樂之理,所以並不犯戒。

因此,婬戒也有開緣:若為怨家所逼,而不受樂者,無犯。

邪婬的範圍,不唯不得與夫婦以外的男女髮生曖昧關係,即使自己的夫婦,亦有限制:佛菩薩的紀念日,每月的六齋日,不得行婬;父母的生日,親屬——父母、兄弟、姐妹等的死亡之日,不得行婬;月經期中,妊娠期中,產前產後,不得行婬;除了陰-道,不得行婬;除了夜間的臥室中,不得行婬。最好還能做到:子女成年之時,即行節欲,子女婚嫁之後,即行禁慾。

因此,邪婬的罪過,分為三品:與母女姐妹父子兄弟六親行婬者,為上品罪;與夫婦之外的一切男女邪婬者,為中品罪;與自己的妻子於非時、非道行婬者,為下品罪,以此三品輕重,分別下墮三塗。

然在一切邪婬戒之中,以破淨戒人的梵行者,罪過最重。所謂淨戒人,是受了比丘、比丘尼戒、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戒,乃至受持八關齋戒於其齋日的佛弟子。破淨戒亦稱污梵行,但須是第一次破,若雖曾受戒,已先被他人破毀,再次與之行婬者,即不成破淨戒罪,但為邪婬罪。若不受五戒而破他人淨戒,雖未受佛戒,而沒有犯戒罪,但其永不得求受一切佛戒,永被棄於佛法大海之邊外,所以稱破淨戒者謂之邊罪。

邪婬戒,本亦頗為繁瑣,比如不得說粗惡淫慾語,以及種種防微杜漸的細節,在此不能詳盡,但願各自攝心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