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很多修行人都不受持戒律。有的人怕犯戒而不敢受戒,有的人不明白受持戒律的必要性。戒律就像大地一樣,若是沒有戒律,我們就無法修行。受持戒律是解脫、成佛的必經之路。

戒律有好多種,有屬於世間的戒律,有小乘的別解脫戒,大乘的菩薩戒,密乘的十八條根本戒等等,很多。但是這些戒律也不是一下子都要受。如果你守住了所有的戒,戒律圓滿了,就是佛了。那個時候不受而受,都是清淨的,都是圓滿的,都是美好的,沒有什麼戒和律的分別與取舍了。但是我們現在還沒有成就佛果,所以要受持戒律。

受持戒律要根據自己的根基、意樂、因緣。你修世間法,就受世間的戒;你修小乘佛法,就受小乘的戒;你修大乘佛法,就受大乘的戒;你修密宗,就受密宗的戒。真正的受戒,不是一種約束,而是一種輕鬆自在的狀態。若是受戒以後,內心不清淨,身心不輕鬆,感覺有壓力,那就不是真正的受戒了。你的相續、境界在哪個層次裡,你就受哪個層次的戒律,不能勉強,佛沒有為難你。都是自然的,修行到一定程度了,瓜熟蒂落。

佛非常慈悲,佛講的法也非常圓融。佛講戒律的時候,大概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如何受戒,受別解脫戒、菩薩戒、密乘戒的儀軌。第二個階段講戒條,允許的、不允許的戒條。沒有絕對的不允許,也沒有絕對的允許。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是允許的,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是不允許的;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是必須的,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不是必須的,講得很細緻。

現在我們都是修大乘佛法的。在大乘佛法裡,是以利他心為主。如果完全是為了眾生的利益,而不是為了自己,並且對眾生利大害小的情況下,身和口的惡業都有允許的時候。大乘佛法是慈悲為本,方便為門,若是為了眾生,怎麼都可以。如果你有智慧、有方便的話,受戒也不難。受持戒律不是一種苦,而是一種樂;不是一種約束,而是一種解脫。

你受戒了以後,也會有犯戒的時候。佛講過,我們犯戒有四種原因。第一個就是不明理,不知道這是在犯戒,在迷茫的狀態下犯戒;第二個就是在半信半疑的狀態下,也知道這是在犯戒,但是不太相信,然後又犯戒了;第三個是也明白,也相信,但是煩惱重,嗔恨心重,沒有控制住,又犯戒了。第四個是習氣,無始劫以來的習氣,不知不覺地犯戒了。

現在很多人,這四種原因都具足,還能不犯戒嗎?但是不要緊,第三個階段,佛就講了,萬一犯戒了應該怎麼懺悔。在不同的層次裡,也有不同的懺悔方法。比如說犯別解脫戒了、犯菩薩戒了、犯密乘戒了,都有懺悔、彌補的方法。通過懺悔,都能彌補,都能返回,都能清淨。但是,如果你認為懺悔就可以了,然後就隨便了:「沒事,我受戒了也可以犯戒,因為我可以懺悔。」以這樣的心態犯戒是罪過。

盡量別犯戒,萬一犯戒了,也可以懺悔。通過懺悔,一步步清淨。也許你還會犯,但是你這個護持戒律的的意識慢慢提高了就行。以前犯的時候多,現在犯的時候少了;以前犯戒的時候一點都不在乎,現在在乎了。不斷修煉,最後就不犯戒了,就徹底清淨了,那時候你就成佛了。這也是有過程的。你因為怕犯戒,然後就不受戒是錯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