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將心待悟

祖師們叫我們用功,常常說:「……不可將心待悟……」。就是說在用功的時候不能停留在某個境界,要一直用功下去。就像來果老和尚的話:「一個話頭,就能把你送到家。」所以就有「舉不顧,即磋互。擬思量,何劫悟。」這樣的說法,這個「不可將心待悟」,就是不可「舉不顧」。

生活中也是如此。我們不能總在等待,不能滿足於現狀,希望出現奇跡。應該精進不斷,努力不斷,奇跡就是在不斷地努力中出現的。看看自己身邊的人就會發現,那些出現奇跡的人,總是那些精進的人。我們之所以認為他們出現了奇跡,那是因為我們沒有全面看問題,沒有看到他們精進用功的時候。

自己身邊就有很多這樣的人。比如現在四祖寺新請的維那師,自己剛回到四祖寺的時候,他還是沙彌,有一次看他沒有吃晚飯在拜佛,我就問他:「幹什麼不去吃飯?為什麼晚上還拜佛?」他說:「這樣時間過得快些。」我說:「你可以學點別的啊,學習的時候,時間會更加過得快,比如打坐什麼的。」當時真的是被他瞞住了,實際上他是在刻苦用功而不想讓別人知道。

自己當時就很羨慕他。他的唱念、法器就好像不要學一樣,拿起就會。自己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學會打木魚,他一上來就會。一開始以為是他年齡的關係,再後來想的是他根基厚,以前種的善根好,總之是在胡思亂想。最近才發現年齡關係固然存在,但是他的精進用功是最重要的。

通過觀察發現,他的特點是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精進用功。總是把自己關在寮房裡面頌經;或者大殿裡面來回地練習唱念和法器;再或者自己一個人跑到毗盧塔打坐用功。難怪師父叫他唱個什麼調,他兩三天就能唱出來。所以這樣有根基,又能勇猛精進,不「將心待悟」的人,才是佛教事業將來的希望。

同樣自己身邊也有很多「將心待悟」的人,一開始也是勇猛精進,根基也很好。但是後來停留在自己的好境界上,不肯接著努力用功。常常為自己的行為找藉口,大多是推託有病,或者身體不好而不再努力。結果不久就真的生病,延誤了自己的出家目的。

從古至今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例子。我記得何山守珣禪師就是一個這樣的好例子。他用功的方法是將自己的被子封存起來,發誓道:「此生若不徹去,誓不展此!」從此堅持夜不倒單,白天打坐,晚上經行或站立。用功之精勤與懇切,如喪考妣,如履薄冰,最後大徹大悟。

自己也有親身體驗,每當勇猛精進的時候,總是事事一帆風順的時候。一但「將心待悟」了,也就是事事不順,有求不應的時候。所以總是在鼓勵自己,甚至是強迫自己,只要能站得起來,能走得動就要跟上大眾的隊伍。不怕暈倒,因要是暈倒一定會有人扶自己的,即使沒有人扶大地也會承載自己。更不要怕死了沒有人來收屍安葬,因為大家都不願意看見屍體,看到了一定會把它收拾清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