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普賢行願法門,發廣大的菩提心,盡虛空、徧法界,盡未來際不間斷地教化眾生,這樣地去行持,不說斷自煩惱,而自煩惱自然就能夠滅除盡無餘。以甚深廣大的菩提心,盡未來際幫助眾生,不需要刻意地去斷自己的煩惱,煩惱自然斷盡無餘,「滅除煩惱盡無餘」,所以說她甚深。

現在我們就可以明白了,教化眾生,他的對像是十方所有諸眾生。他的方法是「願離憂患常安樂,獲得甚深正法利,滅除煩惱盡無餘。」首先教眾生離憂患的方法,教眾生得安樂的方法,然後教眾生修學普賢不思議解脫法門,能夠「獲得甚深正法利,滅除煩惱盡無餘」,迅速成佛。所以普賢法門是不可思議的法門,我們學佛最大的利益,就是開發智慧,斷除煩惱,就能夠清淨自在。

有一些人學了佛,他沒有正知正見,老是著相修行。說,哎呀, 哪個寺院開光了,我見到佛了,我在虛空中見到菩薩了,我見到觀音菩薩了。這個很糟糕,你看海南的南山寺,他們那個海上觀音開光,就有人偽造,電腦上面製作,在空中間現一個觀音菩薩,然後到處送。噢,這是我們開光時候顯出來的觀音菩薩像。這樣是執著,愚癡,迷惑。還有很多拿著這個相片流通,你看看,這個觀音菩薩感應,在海南南山寺那個空中就現出來了。這個沒有正知正見,我就看到很多法師也好,居士也好,拿給我來看,還很高興。

如果你煩惱沒有斷,你見到佛菩薩又怎麼樣?你見到觀音菩薩現身又怎麼樣?最關鍵是要開發智慧,不要著相修行。不要開口閉口說,哎呀,我見到佛了。

原來岐山開光也是這樣子,他們有人跟我說:「哎呀,我看到現場,觀音在空中。」我說:「哎呀,隨喜,隨喜,你功德大,我看不到,我業障重。」

不是說看不到,如果你修行相應,真的有禪定智慧,肯定可以。但是不要著相修行,不要在表面上下功夫,不要只是片面地宣揚這些,那你就錯了。如果你煩惱沒有斷,你見到佛,佛還是佛,你還是你。你煩惱的時候,你還是痛苦不堪,有什麼用?所以歸根結蒂,學佛是智慧的成就。

還有一些人說:「哎呀,我學佛,我學打坐,我修禪定,我開發了神通。你看,我不用望遠鏡,可以看到千里萬里之外。」先不管你是不是打妄語,就算是你真的有這個神通,如果你沒有開發智慧,如果你沒有斷煩惱,也是沒有用。

為什麼沒有用?煩惱來的時候,你看得越遠,你就煩惱越多。不看還好,越看就越煩惱,一看氣就來了。 為什麼呢?因為你沒有斷煩惱,你還有貪瞋癡。你這個神通有什麼好處?有什麼利益?沒有,只會障礙你。

如果在你無我空慧沒有成就的時候,你有了神通,人家在很遠很遠的地方誹謗你,某某人怎麼樣怎麼樣,說得你一無是處。但是你有神通,馬上就知道了。一知道,煩惱一來,麻煩就來了,為什麼?你起嗔恨心了,你嗔恨心一起,煩惱一來,你嗔恨心比其他任何人都還要厲害。因為你有了神通,你嗔心一起,破壞性就很大了,造的罪業也就很大了。

所以學佛是要以智慧斷煩惱,不要著相修行,不要求那些枝末的神通,不要單單去修禪定,最關鍵是要先成就智慧。所以,如果沒有了解佛法,沒有正知正念,要說求什麼禪定法,我是不會教。為什麼?沒有用。如果沒有斷煩惱,沒有開智慧,你要有神通,你就糟糕了。因為你破壞力更大,你造的罪就更深,就更大,你下地獄比任何人都快,射箭一樣,坐火箭一下就衝下去了。

我們學了這個要明白,是智慧成就。「獲得甚深正法利,滅除煩惱盡無餘」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你看,有一些人修大威德法,觀行有一點功夫了,但是他沒有證悟空性。哪個對他不好,他眼睛瞪起來,看人家一眼,那個人就死掉了。這個惡業造多大?所以其實就算你有了神通,也不值得到處去宣揚,去誇耀。

學佛,歸根結蒂是要學修普賢行門,要開發智慧,要運用佛陀的智慧,運用普賢菩薩行願法門的智慧,讓我們的修行與日常生活融為一體,以修持指導生活,以生活體現修持。以修持指導生活,是偏重於對居士講的,我們在生活中間了生死。以生活體現修持,是對法師講的,是偏重於在了生死中生活。所以在生活中間了生死,在了生死中間生活,這樣是真正地修學普賢行願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