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外境只是因緣的暫時和合而已

當情緒的波浪生起時,學會做一個觀察者,不分別、不評判、不逃避、不壓制,看著它生、住、異、滅,如同波浪的起伏,最終歸於平靜。

我們常常被各種煩雜的情緒所困擾,甚至長期被它們操控而無法解脫,這是因為我們不能提起覺照。

《心經》的第一句「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時,照見五蘊皆空。」道出了「觀照」是修行的根本。

當情緒生起時,不再習慣性地被它帶走,而是試著轉而觀察「我」的情緒、「我」的沮喪。只是觀察,不帶任何分別、評判,也不試圖去壓制或消滅它,只是全然的觀察、覺照。「觀」就能「自在」,你的心情就會越來越平靜,不被情緒的波動所困擾。「照」而能知「空」,這就是禪宗祖師們所說的,「念起即覺,覺之既無。」

在如實的觀照中,照見「五蘊皆空」,沒有「我」、也沒有「我的情緒」,一切只是因緣的暫時和合而已。覺照好比是一盞心燈,剎那間照破無明的黑暗。

「觀念念即住,覺妄妄皆真。」一切妄想本是幻生,只要我們學會覺知和觀察,不再以幻為真,不被幻相所迷,種種煩惱和情緒就能「當處發生,隨處滅盡」。所以,覺照就是最好的療愈。

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練習禪坐。通過禪坐鍛煉和提陞我們的覺照能力,有助於我們在各種境界來臨時提起正念,「不取於相,如如不動」,清明地覺照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