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公禪師:十二時辰頌

志公禪師即寶誌禪師(公元418年—514年),南北朝齊、梁時僧,又稱「寶誌」、「保志」、「保公」、「志公」。俗姓朱,金城(在今陝西南鄭或江蘇句容)人。年少出家,參禪開悟。劉宋泰始年間(公元466年—471年),常往來於都市,居無定所;口中有時吟唱,頗似讖記,眾人爭問禍福,所言均驗,稱為「神僧」。

齊武帝以其惑眾,命拘捕入獄;然日日見師散步街頭;及查看獄中,則師仍在牢房打坐。齊武帝聞悉此事,請師入華林園供養,禁其出入。但師並不受其約束,仍常來往於龍光,淨名,興皇等寺。至粱武帝建國,始解其禁,並尊奉為國師,時常長談,請開示法要。師於梁天監13年(公元514年)12月圓寂,世壽96歲,敕葬於金陵鍾山獨龍阜,並於墓旁建開善寺,謚號「廣濟大師」。

平旦寅,狂機內有道人身。

窮苦已經無量劫,不信常擎如意珍。

若捉物,入迷津,但有纖毫即是塵。

不著舊時無相貌,外求知識也非真。

 

日出卯,用處不鬚生善巧。

縱使神光照有無,起意便遭魔事擾。

若施功,終不了,日夜被他人我拗。

不用安排只麼從,何曾心地起煩惱。

 

食時辰,無明本是釋迦身。

坐臥不知原是道,只麼忙忙受苦辛。

認聲色,覓疏親,只是他家染污人。

若擬將心求佛道,問取虛空始出塵。

 

禺中巳,未了之人教不至。

假饒通達祖師言,莫向心頭安了義。

只守玄,沒文字,認著依前還不是。

暫時自肯不追尋,曠劫不遭魔境使。

 

日南午,四大身中無價寶。

陽焰空花不肯拋,作意修行轉辛苦。

不曾迷,莫求悟,任爾朝陽幾回暮。

有相身中無相身,無明路上無生路。

 

日昳未,心地何曾安了義?

他家文字沒親疏,勿起功夫求的意。

任縱橫,絕忌諱,長在人間不居世。

運用不離聲色中,歷劫何曾暫拋棄。

 

晡時申,學道先須不厭貧。

有相本來權積聚,無形何用要安真。

作淨潔,卻勞神,莫認愚癡作近鄰。

言下不求無處所,暫時喚作出家人。

 

日入酉,虛幻聲音終不久。

禪說珍羞尚不餐,誰能更飲無明酒。

沒可拋,無物守,蕩蕩逍遙不曾有。

縱爾多聞達古今,也是癡狂外邊走。

 

黃昏戍,狂子施工投暗室。

假使心通無量時,歷劫何曾異今日。

擬商量,卻啾唧,轉使心頭黑似添。

晝夜舒光照有無,癡人喚作波羅蜜。

 

人定亥,勇猛精進成懈怠。

不起纖毫修學心,無相光中常自在。

超釋迦,超祖代,心有微塵還窒閡。

廓然無事頓清閑,他家自有通人愛。

 

夜半子,心住無生即生死。

生死何曾屬有無,用時便用沒文字。

祖師言,外邊事,識取起時還不是。

作意搜求實沒蹤,生死魔來任相試。

 

雞鳴丑,一顆圓光明已久。

內外接尋覓總無,境上施為渾大有。

不見頭,又無手,世界壞時渠不朽。

未了之人聽一言,只這如今誰動口。

 

附:十二時辰對照表

【子時】夜半,又名子夜、中夜:十二時辰的第一個時辰。(23時至01時)。

【丑时】雞鳴,又名荒雞:十二時辰的第二個時辰。(01時至03時)。

【寅時】平旦,又稱黎明、早晨、日旦等:時是夜與日的交替之際。(03時至05時)。

【卯時】日出,又名日始、破曉、旭日等:指太陽剛剛露臉,冉冉初升的那段時間。(05時至07時)。

【辰時】食時,又名早食等:古人「朝食」之時也就是吃早飯時間,(07時至09時)。

【巳時】隅中,又名日禺等:臨近中午的時候稱為隅中。(09 時至11時)。

【午時】日中,又名日正、中午等:(11時至13時)。

【未時】日昳,又名日跌、日央等:太陽偏西為日跌。(13時至15時)。

【申時】哺時,又名日鋪、夕食等:(15食至17時)。

【酉時】日入,又名日落、日沉、傍晚:意為太陽落山的時候。(17時至19時)。

【戌時】黃昏,又名日夕、日暮、日晚等:此時太陽已經落山,天將黑未黑。天地昏黃,萬物朦朧,故稱黃昏。(19時至21時)。

【亥時】人定,又名定昏等:此時夜色已深,人們也已經停止活動,安歇睡眠了。人定也就是人靜。(21時至23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