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智正念隨緣住

佛陀曾有一段時間游化至跋祇國,淨住鞞舍離的庵羅園中。

當時,庵羅女聽說世尊於庵羅園淨住說法,便裝飾穿戴得十分莊嚴,乘車出鞞舍離城外,至世尊所在的林園,想要供養佛。當她抵達庵羅園門口,下車徒步走入,遠遠的就看見眾人圍繞著世尊,專注聆聽法音。

世尊遙見庵羅女走來,隨即向在座的比丘們開示:‘諸位比丘!當精勤攝心,保持正念正智。現前有庵羅女來請法的因緣,藉此告誡諸位:比丘應當如何精勤攝心、如何安住?’

‘比丘對於已生起之惡念及不善法,應當發起精進勇銳之心,專念修持種種方便法門,速求斷除;對於未嘗生起的惡念、不善法,應當戒慎觀照,不令生起;對於未能生起之善法,則應發大願心,令其速能成就;對於已經生起之善法,恆當憶持,不令忘失,精益求精,使其更臻圓滿……,如此斷惡修善、勤修不懈,以種種方便止觀、回複用功,即是比丘精勤攝心、安住之道。’

世尊更進一步教示:‘比丘如何具足正智?若比丘行止進退之間,隨時以智慧心,覺照自身威儀,凡瞻前顧後,或彎腰、起身、俯首、仰望之細行,乃至搭衣持缽、行住坐臥、眠寤語默……動靜之間,皆能隨順清淨覺性,保持智慧觀照,去除妄想執著,如是安住用功,能具足正智。’

‘比丘如何具足正念?若比丘精勤不懈,修行方便止觀法門──‘身念處觀’,係心觀想自身種種不淨,以正智正念,調伏對色身之執著,乃至世間飲食男女的貪染愛慾;進而更微細諦觀,思惟‘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等法門,了知‘受、心、法’等種種法執,亦虛妄不實,以正智正念,調伏世間憂悲苦惱,如是修持安住,比丘便能具足正念。

‘希望大眾都能勤修攝心之法,保持正智正念。藉著庵羅女來供養請法的因緣,告誡大眾隨緣安住用功。’語落,庵羅女已經來到世尊法座前方,五體投地,頂禮佛足,退坐於一側。

世尊即為庵羅女開示種種法要,教導、勸修,令其生起敬信歡喜。庵羅女默默領受法語甘露,安住法喜之中。隨後,庵羅女整肅儀容,恭敬頂禮佛陀,合掌祈願:‘懇請世尊與諸大比丘,明日接受弟子至誠供養午齋。’

世尊默然慈允應供,庵羅女歡喜地再次頂禮佛足,告假歸家,著手精心營設美味佳餚,佈置床座,恭迎如來前來應供。

翌日上午,庵羅女派人前去禮請佛陀,告知:‘應供的時刻到了!’世尊與諸比丘便隨使者,來到庵羅女的宅舍,庠序就座。庵羅女親自供養各種佳饌。世尊與諸比丘用完齋飯,以水盥掌、漱口、洗缽之後,庵羅女持一小床座,於佛前端坐,恭請佛陀開示法要。

世尊以偈頌歡喜讚歎庵羅女的發心,並祝願其天福受盡,聞法出家,弘化一方:

  ‘施者人愛念,多眾所隨從,

   名稱日增高,遠近皆悉聞,

   處眾常和雅,離慳無所畏。

   是故智慧施,斷慳永無餘。

   上生忉利天,長夜受快樂,

   盡壽常修德,娛樂難陀園,

   百種諸天樂,五欲悅其心。

   彼於此人間,聞佛所說法,

   為善逝弟子,樂彼受化生。’

世尊為庵羅女慈悲開示、教導、勸修,令之信受歡喜,隨即從座而起,安詳而去。

典故摘自:《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

省思:

古德云:‘百花叢裡過,片葉不沾身。’佛陀藉由庵羅女現前求法的因緣,提示眾比丘當藉境練心,於日用中落實解行,如是堅住正念、隨順覺性,方能真正安住,隨緣度化。

世尊教誡比丘,勤修四正勤、四念處觀,恆以慧觀端正威儀細行,乃至照破色、心等法,內外清淨、一無所著,如是安住,可謂具足‘正智正念’。先以善舍惡,後以舍舍善,‘上乞佛道,以資慧命;下乞飲食,以資色身’,上求下化,修一切善、度一切眾生,而不執著,如是持之以恆,乃可名為真實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