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師開示養生之道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4-1-12 22:59:33 简体字 

印光大師開示養生之道

印祖推崇面食,對豆子、豆油也特別提倡。並提出,保養的辦法並不是像世人尤其現代人這樣山珍海味、人參鹿茸的大補特補,而是應以合理的素食配合寡慾的生活方式,這對現代人來說無疑是重要的啟示。

另外,至於印祖自己的飲食習慣,我們從他赴上海參加護國息災法會前,給屈文六居士的信中可窺一斑:

「光(自稱)來時當帶一茶頭,凡飲食諸事,歸彼料理。早午晚三餐,在房間獨食。早粥或饅頭或餅,只用一個。午一碗菜,四個饅頭。晚一大碗面,茶房會說。光數十年吃飯不剩菜,故只要一碗菜,吃完以饅頭將碗之油汁揩淨。切不可謂菜吃完為萊少。此外所有絡絡索索的點心,通不用。七圓滿,亦不吃齋。即會中辦齋,光亦不同吃,無精神相陪故。」

印祖不提倡過午不食,因為在家人俗物繁忙,容易因非時食而造成胃腸毛病。至於修行人過午要不要吃飯,應根據各人情況而定,不可一概而論。

先後天衰弱,當以善於保養為事。若欲靠食物滋養,食素人宜多吃麥。食麥之力大於米力不止數倍。光吃了面食,則精神健壯,氣力充足,音聲高大。米則只可飽腹,無此效力。麥比參力尚高數倍。有錢人服參,乃是錢無處用,故作此消耗耳。非真能補人也。[1]

又大磨麻油,亦補人。小磨麻油,以炒焦枯了,力道退半。人但知香,實則是焦味耳。蓮子,桂圓,紅棗,芡實,薏米,皆可滋補。豈必須血肉,方能滋補乎。總之皆不如麥之力大。如不能吃,則兼帶著吃。久則自知,亦自好吃矣。[2]

吃雞卵之偈,乃妄人偽造,不可依從。[3]

保養之法,第一是寡慾。若不知好歹,任意嫖蕩,則死期將至,仙丹亦不靈矣。即不嫖蕩,自己室人,亦須相與說其保身之由,暫斷房事一二年。否則或半年一相親,或一季一相親。倘日日行房事,則精髓枯竭,不死何能。[4]

節欲之人,所生子女,體壯少病,易於成人。多欲之人,或不能生,以精薄故,不能受孕。縱或生子,或即夭亡。即不夭亡,亦殘弱無所成就。[5]

汝不知已娶妻乎。若未娶,且緩娶。若已娶,決須暫勿同房,以期身體復元耳。此光切實為汝之言。汝能善體光意,自可福壽綿長,子孫發達矣。[6]

【注】

如果身體先天和後天衰弱,保養則尤為重要。印祖以自己的親身體驗告誡眾人,在食物方面,應該以食小麥面粉為主。和吃面相比,吃米飯則僅僅可以充飢,但是不能對氣力、精神有太多的滋養。麥子對身體的作用,甚至高於人參許多倍,所以有錢人吃人參,本意是在花錢而已,不是人參真能補人。

芝麻油,北方叫麻油,也可以補人。這種油屬於半乾性油,根據製作工藝有大磨、小磨之分。現在人喜歡吃的是小磨麻油,因為更香。但是印祖指出,這種香味其實是糊味,營養價值比較低。另外,蓮子、桂圓、紅棗、芡實、薏米也可以補人,何必要血肉濃羹呢。不過,以上這些東西,都沒有麥子好。如果不習慣專吃小麥,可以兼帶著吃,時間長了就會有效果。

歷史上有人偽造《雞卵偈》,認為吃雞蛋是不違背戒律的,甚至還是為了雞卵好,因為孵出小雞後,長大後還得被宰殺。但是,印祖在《文鈔》裡多次批駁這一謬論。並指出,「凡屬有知覺者,皆不宜食,雖無知覺,然有生機,如各種蛋,亦不宜食。牛奶食之無礙,然亦取彼脂膏,補我身體,亦宜勿食」(《印光大師文鈔續編·卷上·復鮑衡士居士書》)

保養身體,飲食不過是一方面而已,最重要的是寡慾。如果任意邪婬、行婬,即就是吃仙丹也救治不了。對於合法配偶,也需要告知對方行婬的害處,最好斷掉房事一二年,或者半年行一次,或者三個月行一次。如果天天行婬,則必死無疑。

少欲的人,生的子女體格健壯,很容易養活。多欲的人,由於精薄,可能很難受孕,即使受孕,生下的孩子也是早夭的多,即使能養活成人,也多半殘弱無能。

蔡契誠居士在書信中未說明自己是否娶妻,所以印祖告誡這位居士,你身體不好,如果沒娶妻,就延緩些時日,如果娶了就暫時斷掉房事,身體自然就恢復了。文中的「光」是印祖的謙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