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玉禪師精進用功,感得金台上品上生

唐代還有位懷玉禪師,這位懷玉禪師修行非常精進,夜不倒單,日中一食,每天七萬聲佛號,發願要上品上生的。誦《阿彌陀經》都誦了三十萬遍,那真的是這個世間非常難見的一個苦行的念佛行者。

唉!有一天,也就是他快臨命終的時候,見到西方淨土佛菩薩徧滿整個虛空,他在念佛,有一個人拿著銀台,這個銀台的表述方法也是隨順我們這個世間的。一般我們說黃金是第一,白銀第二。

大概他就屬於這種上品中生的一個表法。 拿著銀台進入他的寮房,懷玉禪師一看就不滿意了,說「我一生精進念佛,志在金台,就是上品上生,現在怎麼出來的不是金台呢」,他就不願上去。不願上去,西方淨土佛菩薩也是恆順眾生,「那好啊。」就消失了,銀台就不見了。

不見了,懷玉禪師心存感激,覺得自己的念頭,佛菩薩知道了,他就更加精進,就一天念十萬聲佛號,這樣念了三個七,二十一天,再見到佛菩薩,那是徧滿虛空啊。開始第一次拿的是銀台的蓮華過來的,這時候就轉換成金蓮台了。

懷玉禪師這時候對弟子說了一個偈子:

清淨皎潔無塵垢,蓮華化生為父母;

我經十劫修道來,出示閻浮厭眾苦。

一生苦行超十劫,永離娑婆歸淨土。

就往生了,含笑往生,非常寬慰的往生。這在淨土往生的公案裡面是絕無僅有的,是西方佛菩薩拿著蓮台兩次來的。也說明懷玉禪師一直是很有自信心,覺得自己一生真的是持戒精嚴、精進努力,志在金台,一定能實現。一旦沒有實現的話他都不上去。

我們就不要隨便學了,末法眾生別說銀台來了,你就是再差的蓮台來了,你趕緊上去,不要再耽擱了。最後一班車的最後一個座位,能坐上都是很好的,邊地疑城也比三界六道輪迴好。我們跟懷玉禪師那種信心、那種苦行相比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這裡講懷玉禪師在這個公案中,他是這樣的願心,佛菩薩是這樣慈悲的滿一切眾生的願。其實按他自己的功夫,他只能是銀台往生,但是他還要更高的想跳一下,跳一下,佛菩薩就幫助他,銀台消隱,就給他傳遞信息,「你還要趕緊用功!」懷玉禪師再精進用功二十一天,真的就感得金台過來,上品上生。

上品上生所得的結果是什麼呢?懷玉禪師臨終說的偈子,向我們傳達了什麼呢?他今生的這種苦行、修行、信心,他十劫以來都是修道的,修佛法的。但十劫以來都沒有解決生死問題。在今生他能投生在震旦國,投生在震旦國非常好的一段時間——唐代的時期,又聞到了難信的淨土法門,他這一生的苦行才頓然超過了十大劫的修行,他把這樁事情傳達給我們了。

所以我們今生能聞到淨土法門,也是我們多生多劫跟佛有緣,也曾經修過佛法,但因種種因緣,沒有成功,是被淘汰的人。今生可不要再被淘汰了,一定要往生,哪怕是下品下生。我們要發起實事求是的願。

《徹悟禪師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