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女的離世,讓我扔掉「鐵飯碗」,捧起「金飯碗」

回想自己走過的人生道路,從小到大幾乎都生活在順境之中:自小受父母寵愛;考上國家重點大學;分配到大型國有企業工作;順理成章地結婚生子;從基層奮鬥到政府機關,日常過著吃喝玩樂的日子。

或許,沒有女兒的離世,我會和大多數人一樣,把追名逐利作為生活的目標,自鳴得意地以為這就是人生應該追求的幸福生活。

晴天霹靂 ,愛女患癌

二〇〇六年五月的一天,年僅十四歲的女兒突然被查出患了骨癌。這是一種極為惡性的不治之癥,醫生說最多也就一年的生存時間。

我們對這種疾病從未聽說過,猶如晴天霹靂,頓時驚呆了。這樣的厄運怎麼會降臨到我們身上呢?我們唯一的孩子——她是那麼地聰明、漂亮、可愛、成績優秀。

一時間,無奈、無助、不平、不公、挫折、失望等等情緒一齊湧上心頭,彷彿天真的是塌下來了,直接粉碎了原來其樂融融的小家庭。

從此,懷著對孩子無限的愛和不甘放棄之心,我和丈夫不斷地帶著她四處求醫,總是希望奇跡能夠出現,讓如花朵般的孩子過上她正常的學習生活。

幾年間,我們一家三口,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去過;偏僻的小鎮也去過;找過西醫、中醫,乃至道醫、神醫;做過手術、化療;用過民間偏方。只要是聽人說可以治這種病,就抱著一線希望趕去。然而每換一種治療方式,剛開始似乎都有效果,可是過段時間又會復發。

作為母親的我,卻真是流乾了眼淚,還得在她面前強裝笑顏,總想鼓勵孩子度過這種種難關。但是,孩子面對這樣的災難卻表現地很乖、很聽話,也很少悲傷。

二〇一〇年初,複查時醫生告知我們,癌細胞已經轉移擴散至肺部,十分嚴重。很快,她就開始全身浮腫,疼痛相伴。看著被病痛折磨得十分瘦弱、整日呻吟的孩子,我們真是心如刀絞,不知路在何方。絕望至極時,我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間地獄吧!

絕處逢生 ,遇佛求救

有一天,我看見女兒一個人在床上邊拜邊念地藏王菩薩聖號。她告訴我說,這是別人教的,每次疼痛時,只要拜佛、念佛後就會好轉。於是,我們去寺院請了尊地藏王菩薩像回家。

沒過多久,有位朋友發來一個網址,讓我看看上面的日記。看過一篇學佛打七日記後,我彷彿突然間了知到還真有佛菩薩存在,可以救度我們這些苦難的人,頓時忍不住放聲大哭!

之後馬上查去哪裡可以打七,結果發現很遠,還是外省的一個城郊寺院。我十分猶豫,擔心她經受不了長途跋涉的顛簸,但沒想到女兒一聽說這事就要求帶她去。我決定在地藏王菩薩前抓鬮,三次結果都是可以前往。

打七期間,女兒雖然身體很弱,卻盡最大努力堅持待在佛堂裡誦經、拜佛、念佛。回到家中後,她的身體不再疼痛,生活恢復自理,有時還騎自行車替家裡買菜。

看到這種神奇的變化,對此十分牴觸的丈夫感到很好奇,也開始關注我們的舉動,緊接著也去打了佛七。彷彿是絕處逢生,為了救孩子,從此,我們一家三口天天堅持誦經、拜佛。孩子也時常督促我們早起做功課,還要我們多去放生。

盡管當時我們還沒有機緣讀到淨土經典,但是打七期間的聽聞,以及孩子所發生的好轉變化,讓我們深深感受到佛力的不可思議。

想到將來孩子真要離世,興許可以去西方極樂世界這樣一個無有眾苦、但受諸樂的地方,從此不再受苦受難了。在這種情形下,我們衹有相信有阿彌陀佛、有極樂世界存在,以此作為最後的寄託。因而時常和孩子談起極樂世界的美妙、令人神往之處。

孩子也堅定地表示,她對這個世間一點都不留戀,即使她能長大成人,今後也不願結婚生子。她說這幾年堅持活著都是為了父母,怕父母受不了失子之痛,其實她早就不想待在這個世間受苦,十分願意去西方極樂世界。

她把念佛機時刻放在身邊,提醒自己不忘念佛求生淨土。還把長輩們送給她的金銀小禮品都拿出來供佛、供僧,把自己的壓歲錢全部用於放生。

有一天,我無意間在電腦裡看到了她留給大家的一封信,信的開頭是「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或許我已經離開人間……」在信中,她感恩所有曾幫助和關心過自己的人,表達了期望大家都能學佛的心願。還說,如果親人們都能學佛,就是對她最好的想念。

當時看到這封信時,我就意識到這是孩子提前寫好的遺言。但看著狀態不錯的女兒,並沒太在意,也沒告訴任何人,心中依然存有或許她會逐步康復的想法。

預知時至,安然往生

自打佛七回家後,女兒的身體就再也沒有疼痛過,只是有些浮腫。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十五日,她要求去醫院消消腫。住院期間,我們趁機帶她拍片檢查一下。當時檢查的醫生感到十分驚訝,說這孩子的病這麼嚴重,居然還能如此活著,生命力太強了,同時要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當時,盡管很難過,但由於聽慣了醫生的危言聳聽,也沒太緊張。我請求醫生,孩子是學佛的,如果萬一有不測離世,能否允許我們在醫院為她助念。醫生說,本來是不允許的,但同意我們到時悄悄為她助念。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女兒平靜地告訴我們,她已經放下一切,主要是放下父母了,因為之前一直擔心父母。她還為我們抄寫了好多佛經祈福。平時不願意洗澡的孩子在當天主動要求洗澡,晚上吃了一碗面條,臨睡前懇請我們次日一定要送她回醫院去。

毫無經驗的我們沒有意識到,她在暗示想離開了。

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們又回到醫院。當時她住單人間,條件很好,也很安靜。到了晚上,她要我們回家休息,只讓醫院的護工陪護她。

沒想到,女兒就在夜裡凌晨兩點左右,於睡夢中往生了!

我們趕到醫院時,看見女兒側臥睡著,很安詳的樣子,彷彿還在夢鄉裡。於是馬上為她助念,勸她一定要不忘自己的願望,一定要跟阿彌陀佛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那裡等著我們。

一些佛友和出家師父也參加了助念,從兩點到十點多,助念了八小時左右。女兒面色越來越好,頭頂溫熱。

在女兒生病期間,每每想到一旦哪天她離我們而去,自己會怎樣肝腸寸斷、痛不欲生,哭得死去活來。然而,佛力加持真的不可思議。在整個助念過程中,我和丈夫兩人都很平靜,心中沒有悲傷,彷彿真的是在護送孩子回到那快樂無極的妙好世界,再也沒有苦難了。

孩子往生三天後,她的遺容比生前還好看,面色潔白如玉,嘴唇紅潤似花,燒出的骨灰也十分潔白。面對前來的親人、朋友和同事,我們向他們講述了孩子的願望及她離世時的安詳,希望大家不要傷心,也希望大家能相信佛法。看到本該最悲痛的我們反而去安慰大家,我的父母和侄子後來也開始學習佛法。

後來每當有人問起,我都會告訴他們——孩子去了好地方。

她從此解脫了!

度我學佛,歸心淨土

女兒的往生也給我很多啟示:

她年僅十幾歲,就能放下自己的身心、財物,放下愛自己和自己所愛的父母、親人、朋友以及同學,一心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最大的遺願是大家能夠學佛,臨終又那麼灑脫安然地離去,讓我們一點也不傷悲反而有些欣慰;

這一切,極大地震撼了我們,才讓我們夫妻二人真正相信佛法。

從那以後,盡管有人勸我們再生一個,或者出國旅遊,但我認為,這些都不重要了。我甚至辭掉了被世人視為「鐵飯碗」的好工作,來到東林祖庭,一心學習佛法。

在我心中,女兒就像是佛菩薩的化現,來引領我們走向最終的解脫!她為我們展現了人世間的極端無常,讓我們體會到生老病死、愛別離的錐心之痛。

在這個世間,多數人都追求物質享受,但是到頭來卻會發現無論是金錢、地位、高科技還是至親之人等,一切都依靠不上、救不了自己,唯有大慈大悲的佛菩薩才能真正救度我們!

現在,女兒往生已快十年,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唯有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六字萬德洪名才是真正值得捧起的「金飯碗」!

我下定決心要好好學佛、念佛,緊緊靠著三寶,拉著阿彌陀佛的手,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唯此才能徹底解決我們的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