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虛偽,唯此真實

大哉二句,讚辭。大者當體得名,具遍常二義。以橫滿十方,豎極三際,更無有法可與為比,非對小言大之大也。真者不妄,以三界虛偽,唯此真實。所謂非幻不滅,不可破壞,故云真也。體者,盡萬法不出一心之體。體該相用,總而名之曰真體也。----《佛說阿彌陀經疏鈔》

以上是解釋「大哉真體」——這一讚歎之辭。

「大」與《大方廣佛華嚴經》的「大」一樣,都是從心性之體來建立名相的。我們看《大方廣佛華嚴經》的經題是這樣解釋的:「大」是心之體,「方」是心之相,「廣」是心之用。

這個「體」具足「遍」與「常」兩種意義。這個「遍」是指它能夠週徧十方的空間,這個「常」是從時間的角度來看,它是永恆的、不會變易的。

心性之體是「橫遍十方,豎極三際」。

「橫遍十方」是「遍」義,「豎極三際」是「常」義,更沒有什麼法能夠跟這個心性比擬的了,所以這樣的「大」是超越小大對待的絕待的「大」。

「大哉」是「大啊」之意,「哉」是表感嘆語氣的助詞。

再看「真體」兩個字。

「真」就是不虛偽的意思。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是虛假的,就像水面泛現的水泡、虛空顯現的花朵,本來是沒有的,但風吹成泡、捏目成華,是不真實的。

「偽」是虛假的意思。就好像把一塊黃銅說是黃金一樣,它實際上不是金子。所以三界都是虛偽之法,唯我們的當下這一念心性才是真實的。

真實的心性用《圓覺經》的一句話來表達就叫「非幻不滅」。我們的身體——四大的業報身都是虛幻的,最終是會消滅的,但「幻身滅故」,「非幻不滅」——真實的心性不滅。

幻身滅了,各個幻心(虛幻的心意識)也滅了,所繫緣的虛幻的六塵也滅掉了。所有的虛幻都滅了,幻滅滅故就非幻,就留下真實的東西不滅,非幻不滅。

「生滅滅已,寂滅現前」就是這個意思。這樣的心性是不會有變易的,畢竟常住,超越時空。它不同於一些無常的、會消滅的生滅法,就叫「不可破壞」,這是無為法了。

我們雖然在這個三界六道輪迴,但自性是不壞的,所以就叫「真」。我們要在虛假、不真實、幻化的生滅法當中來體會這個真實的心性。

這個「真體」就是我們不變的心性之體。一切萬法,都不超出我們一心之體。離開心體,別無萬法。

「體」裡面就含攝著「相」,含攝著「用」,《大乘起信論》裡面談到這個問題了。

《大乘起信論》第一講心性的「體大」,表明一切法在自性層面是平等的,是不增不減的;這個心體又叫如來藏,具足無量的世間和出世間的功德,叫相大;「用大」呢,就是指它能夠生出世間和出世間一切善的因果。

所以談心性的「相」和「用」,都能夠歸於這個體性。「體」能夠含攝「相」「用」,就是「總而名之曰真體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