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相貌,隨著他心裡的狀態而變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夢參老和尚 發佈時間:2018-12-28 19:27:11 简体字 

一個人的相貌,隨著他心裡的狀態而變

「妙色」呢,佛所示現的妙色身。為什麼加個「妙」?這是化的,不是真實的;而在化上顯真實,真實又不離開他這化相的,這就叫「妙」了。不但佛「妙」,咱每個人都很「妙」,怎麼「妙」呢?咱們生生世世的也現了無量身。今生,今生一個人的相貌,隨著他心裡的狀態變化,有的人大家見了他很歡喜,有些人大家見他了,就討厭他,就生反感。在一個人身上,有的時候大家很喜歡他、很尊敬他,有時候大家很討厭他。佛菩薩不是這樣子的,他在一切眾生當中,唯一殊特。所以稱為 「妙」,「妙」就「妙」在這個地方。

說一個人的瞋恨心大了,相貌馬上就變了,馬上就變了。你自己都不認識自己。這個也很有好處的,我這題外發揮啊,結合我們現前的事實。我在美國,有個弟子兩夫婦,他有個小女兒,一家就三口人,他是台灣移民到那兒去的。他倆夫婦從結婚就吵架,經常吵,這個小孩十二歲了,他們還在吵架。他的朋友啊親友,你們倆別這麼吵了,要吵你們倆離開吧。離又離不開。什麼原因?業,這叫業系苦啊,那個業把你繫住了,離也離不開嘛,在一塊堆嘛,生活呢,一點愉快都沒有。那兩個人都很好的,對外人都很好,這叫宿世因緣。

那麼,後來他搬到跟我住在一個那個公寓樓裡頭,對面樓,他倆經常吵。他的小女兒懂事了,就跟我求,說師父呀,你怎麼讓他們不吵?我說你跟我合作嗎?我跟師父合作。我說合作好,你拿個照相機,他倆吵你就錄,吵你就錄。她就聽我話了,跟我合作,她爸爸媽媽吵架的時候,她就照相。那氣得呀,那發氣時頭髮都豎起來了。但美國不能打,一動手就犯法,嘴吵沒事,只要誰動手,誰告他,那就犯法。他們不動手,克制不動手,架是隨時吵。

錄一天,錄兩天,我看那時候差不多了,有一天,我把他倆叫來,我說你們倆看看,看看你倆的生活習慣。他們自己看到,也很難受,為什麼這樣活著呢?我說,好了,你們倆呀,每人都少上三天班。幹什麼?我說跟我磕頭拜懺,拜那個占察善惡懺,拜幾天,就對這一件事,這是宿業呀,過去惡業。那逐漸地,拜拜懺啊,逐漸地,現在好了,現在搬到亞特蘭大住去了,以前在紐約,生活也好了,女兒也大學畢業了,當了醫生了,一切都轉化。就是佛力不思議,能夠轉化你的現實。

這個「妙」就「妙」在這處。「妙」在什麼處呢?面目隨時在變化。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事實就是如是。因為咱們現在是生活在事實當中,不是幻化虛空的。你們十歲到你們現在,你每年都在變化,這是大的變化。小的變化,當你一念瞋心起的時候,你那眼眉也豎了,顏色也變了。你形容那個惡相啊,那什麼現了?你要上地獄看地獄相啊,不用了,就在人間,就是人間地獄,你看吧。無窮無盡的色相,這叫「妙」。

當每個人他內心非常慈祥的時候,啊,你一看,也對他生歡喜心,他沒跟你說話,你看見他點頭打招呼。那你從那走路上,人看你點頭,你跟他不認識啊,走路上,大家走路嘛,他有的人就跟你點點頭,那表示對你——他好像跟你很有緣,很喜歡你。那一走、一碰頭就過去了嘛,誰也沒有什麼印象。為什麼那有些人看你就瞪眼睛,上街看你兩眼,這樣常有了。你坐汽車哪,坐公車、坐飛機,都有了。你跟他也不認識,無緣無故的。這都叫「妙」。

佛菩薩不用他身,他的相,特別觀世音菩薩,不論什麼民族,什麼種族,哪個國家的,一看這個相他就生歡喜心。「妙」啊,佛啊,他那個色身是妙色身哪,利益群生,利益眾生時候,使眾生都歡喜。

有沒有不喜歡的呢?照樣有,這指業障特別深重的。佛在祗園精舍,跟那祗園精舍很近的,就東邊,叫東林老母,大家聽過這故事沒有?這老母見著佛就生氣,她就不看佛,把臉蒙上。嘿,佛就在她手指頭現相,而且現相還放光。閉上眼睛也看得見,她硬是不看,那她一生也沒信。當然不信了,講故事了。佛說跟她多生無量劫沒有緣,在她心中沒有,沒有好的印象,這以佛的佛德了。咱們眾生也有這些個現相,好多這些事實,你千萬對眾生,見誰,你不要對人家生惡感,你會得妙色身的。

我在那個中國佛學院,八幾年嘛,那時候北京啊,就沒有見到過和尚,年輕人哪看見有什麼和尚啊,根本沒看過,他見著你就圍一幫人,討厭你。你上汽車呀,上那公共車哪,我們經常地上街,得坐公共車啊,你在法源寺要到廣濟寺去,必須得坐公共電車呀。我們那學生跟我反映,老法師,那些在家人哪,他看見我們就討厭。我說現在這五濁惡世了,真正惡了,沒有那個善緣了。

我說你心裡觀想他,別跟他生煩惱。我說我走的時候,或者是老了一點,他看我不是這樣子啊。誒,你瞎說。我們那同學說,你瞎說。我說咱們明天一同走。咱們到廣濟寺開會,咱們一同去,以前我開會不去。我說,好,我帶你們去,一起去。趕那個我們一到那個菜市口,從法源寺出來走到菜市口上電車。一上電車上去,一個小夥子,他可能看著我年紀大了吧,他不知道叫和尚,不認識和尚。

他說老先生,來,您坐,您年齡大了,我讓給您坐。他對我很歡喜,那他就站起來了,我坐下了。那我上下車呢?有人還扶著我,不是跟我搶。回來也如是,在廣濟寺出來回法源寺,是個女的讓我坐。回來我跟他講,我說怎麼樣啊?今天你該服了吧?我說跟你們一樣?他說,你老了吧,人家是尊敬您老嘛,不是尊敬您和尚嘛。我說你說的是對,但是你呀,應當對他們修慈悲觀,你心裡頭,無論看見任何人,你修慈悲觀。

我說連那個老虎、狗熊,或者你到動物園,你可以試探你這個慈心如何。你看那動物,那動物啊,見了也不跑,也不怕你,我說你有點成績了,你修那慈悲有點成績了。那動物見著你,你去看哪,它就跳走了,不讓你看,不給你看,我說那你心裡就惡。你想它的皮啊,或者想吃它的肉啊,那它看了你,它心裡反感,如果你若慈心呢,就沒有了。

所以,妙色身哪,咱們修一個色身,修個心理狀態,你不得要好多年哪。說慈悲為懷,方便為本哪。你經常有個慈心哪,你就有個妙色身,你說話別人就願意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