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向素時即已放下屠刀

心向素食亦是「放下屠刀」的一種形式,對於自己的精神宣示不再沉淪於物質的深淵。——黃怡 

吃素與否,關乎人對生命的態度 

在我最後一次勸人吃素的時候,那位仁兄譏諷地說:「吃素呀?希特勒也吃素的。」使我為之語塞。 

現在我幾乎不勸人吃素了,因為我體會到,吃素與否,其實牽涉到人對自己及其他生命的態度,首先是個心理上的現象,絕非我們以「對你身體會很好」這類浮泛的說法所能改變。 

我開始比較會講故事了,迂迂迴回地,希望他們至少記得這些故事,在未來能夠不吃別的動物的屍體,或無論如何盡量少吃一些。 

一個眾生平等的極致典範 

一個我常講的故事是從《賢愚經》(有說是《金光明經》)出典的,叫做「薩埵太子捨身飼虎」。故事大意如下:釋迦牟尼佛在無量劫前的某一世曾是大車王國的三太子薩埵,有一天,三位太子入山遊玩,見到一隻母虎領著數只幼虎,因飢餓所逼,將食其子,三太子見狀不忍,為救虎命,決定以身飼虎,使用謊言支走二位兄長後,脫衣投崖,置身虎前。沒想到母虎實在太衰弱了,根本無力啖食,薩埵太子於是重新上崖,用木刺破自己的咽喉,這回,餓虎吸吮其血以恢復體力,繼而啖食其身。 

二位兄長盼弟不歸,尋路找去,只見弟弟已被餓虎食盡,僅剩殘骸,不禁抱屍痛哭,悲痛欲絕,回報宮中,收拾遺骸,起塔供奉。這個故事是中國佛教壁畫中表現最多的題材之一,僅敦煌壁畫中就有十八幅之多。 

我常想,薩睡太子真是體現「眾生平等」的極致典範,我們一般凡人,當然沒有這種捨身救虎的悲壯情懷,但是每個人應該具有起碼的反省能力,認識到生命都是難得的,人類的肉食文化既然建立在在對無數動物的殘酷殺戮之上,難道沒有改進的可能嗎?

人們為了口腹之慾,每年殺生無數,有必要嗎?身體會更健康嗎?其中多少又是我們倒在廚餘廢棄物裡的?生命竟可以這樣糟蹋嗎?此外,當然還有雞、魚、牛、羊,據專家研究,脊椎動物瀕死時,都感受到巨大的恐懼與痛苦,我們今天還能食而下嚥,雖然我們沒有真正面對它們死亡的情景,然而我們內心是知道的,知道自己殺生了。 

除了人類,一般動物極少為飽腹以外的目的而殺生。肉食動物如猛禽科或一些猛獸類,也是受限於生長環境,經過數萬年演化的結果,才形成它們身體的消化結構,一時難以改變。人比較不同,人天生就是素食動物,也就是說,關於要不要殺生,我們有完全的抉擇權。最近西方科學人員甚至發現,植物蛋白要比動物蛋白更容易被人體吸收,並且也不會造成膽固醇積累的負擔,因此,我們會發現支持人類肉食習慣的最後一個藉口──為了營養,很快就消失了,這時,僅剩存的是人類對肉食口感的流連與留戀,而此口感與人類所有其他快感一樣,是我們一般人非常難以克服的。 

口腹之慾越來越不易滿足 

二十世紀下半葉,隨著物質科技的突飛猛進,加上資本主義提倡消費至上,以消費來刺激生產,以持續經濟景氣的循環,以致社會上流行及誘引大家「跟著感覺走」,把每個人的快感最大化,要開跑得最快的汽車,要住最舒適的房子,要穿最酷的衣服;吃的方面,則是吃口感最好的食物。看起來,人類好像是幸福多了,愈沒想到種種後果,或許是能源耗盡、臭氧層破洞、擁有漂亮皮毛的動物慘遭滅絕,等等。 

物質文明雖然表面上豐美壯麗,卻也使地球滿目瘡痍,環境品質曰益惡化,影響最巨的是人類以外的生物,包括動物、植物,物種多樣性大量消失的程度,在整個地球數百萬年的演化史上,只有在數次重大的災難後才可比擬。而我們不能忘記,其中那些災難,是曾經雄霸陸地的恐龍為之絕跡。人類的智慧會比恐龍低嗎?這點雖難肯定,然而至少人類不殺生的情操,毫無疑問要比恐龍高明。 

人類有不殺的高貴情操

幾年前有一個研究,引起歐美學界的討論,內容是針對美國內戰裡士兵開槍的紀錄做調查,發現即使是戰火熾熱時,也僅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武器曾經開火,不到百分之十五曾經命中。專家以此來說明人殺人的困難,即使是殺敵人。因為 「敵意」是非常抽像的東西,當你意識到前面不遠處站著的是一個活人,無論如何還是會有相當的遲疑。這個研究證明人類的確有不殺生的高貴情操,或許並非天生的,但假使比較鼓勵,促成這種進化,便為人類社會的永久和平提供了努力方向。 

今天,諸如《腦內革命》這類的暢銷書,固然從永保健康的角度,來提醒大家素食對人類的好處,可是服膺素食主義所富含的意義,尚超過生理健康的層次。素食主義代表的,也是人類與其他生物和平共處的一個開始,豬牛羊,雞鴨魚既不是人類生存所必需,又不是人類的敵人,我們何苦對它們咄咄相逼?何苦硬是讓它們受罪?限制口腹之慾對人類發展永續的文明,有直接的促進作用,因為:「和平與貪婪是永遠無法共存的」(FRIC FROMN語),而爭戰殺戮(無論對人或其他動物)不可避免的會使我們必須面對毀滅與死亡的慘境。 

心向素時即已放下屠刀 

素食主義其實就是一種心靈革命。慾望不滿足的人,總是處在焦慮與向外索求的心理狀態,他會千方百計或不惜做奸犯科去滿足慾望,然而他們是白忙了,因為任何的物質都無法填充心靈的空虛。一百個鐘頭的「血拚」也抵不上一個鐘頭的靜思。人必須從為了衣食住行的無止境索求與焦慮中解放自己。心向素食亦是「放下屠刀」的一種形式,等於對自己的心靈宣示不再沈淪於物質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