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士對待僧人的「十六字訣」

原文:

來書發明普敬僧尼,此理此事,實為至當。然教兒輩,又須反覆為論。若止一往,則或恐不知去取親疏,或致受損。

譬如有人,若詩若文,若宗若教,皆悉高超。而其品行卑劣,不堪為人榜樣。倘不加分別,概行親近。此人親之,不但行為或隨彼轉。而其任己臆見,妄說道理處。無真知見,或被所惑。

須必居心則若賢若愚,通皆恭敬,不生傲慢。行事則親賢遠愚,取優去劣。如是則可免相染之弊,及掛誤之愆。

天下事,有一定之理,無一定之法。若不以情事而為定奪,如執死方子醫變癥,則生者少而死者多矣。必使情與理相合,法與事相契,則得之矣。

復永嘉某居士書八

譯文:

來信說明要普敬僧尼,這個道理、事情,實在非常應當。然而教導兒孫輩,則必須反覆向他們講論清楚。如果只是單純說一個方面,恐怕他們就會不知道如何取捨,分不清哪些該親近,哪些該疏遠,這樣也許就會受到損害。

譬如有的人,詩詞文章寫得很好,對於宗門和教下,都有高超的見解。但他的品德行為卑下低劣,不足以成為他人的榜樣。對這種人如果不加以分別,一概地去親近,那麼行為就會隨著他轉變。而且這種人會隨著自己的主觀想法,錯妄地說一些道理。沒有真知見的人,或許就會被他所迷惑。

必須要:就居心存念而言,無論賢良或者愚昧的人,全都應當恭敬,不生傲慢心;而在實際行事當中,則要親近賢者,遠離愚人,擇取優良,捨棄下劣。這樣,才可以免除相互雜染的弊端,以及貽誤事業的過失。

天下的事都有一定的道理,然而實際操作起來卻沒有一成不變的方法。如果不根據實際情況而作定奪,就如同拿著固定的藥方去醫治變化莫測的病癥,那麼醫活的人少,而醫死的人就多了。務必要使實情與道理相符合,法與事相契,才算是得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