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師以苦心向佛,過午不食,精研律學,弘揚佛法,普渡眾生出苦海,被佛門弟子奉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大師雖然平時重興律宗,以嚴謹持律聞名,卻修持彌陀淨土法門,從來不談玄說妙,只勸人勤誠念佛和修持戒律。

弘一大師認為,念佛是學佛的門階,生起信心的途徑,增加定力的措施,獲得解脫的歸宿。對一些上門學佛的人,他首先勸人念佛,然後再學佛。他還組織念佛會,參加活動,作演講,強調念佛的好處。大師平常堅持念佛,尤其是在碰到了不順心和身體不適的情況下,更以念佛為務。大師尤其重視生靈離世前的念佛,強調「一念」的作用,每當他的身體有大病時,或者一些居士行將往生時,他都要請人助念佛號,或勸人助念佛號。大師43歲時患痢疾,留言臨終時,請數師助念佛號,但病康癒。大師還曾為臥病不起的小黃犬念佛,依法超度。

大師特別強調臨終助念佛號的作用。他說:「臨終一念,最為緊要。臨終時,多生多劫,小來善惡之業,一齊現前,可畏也。但能正念分明,念佛不輟,即往生可必。(釋迦牟尼佛所說,十方諸佛所普讚,豈有虛語!)自力不足,居士能助念之,尤善。」 53歲時在廈門妙釋寺念佛會做《人生之最後》講演,大師撮錄古德嘉言,普勸念佛。大師說:「當病重時,應將一切家事及自己身體悉皆放下。專意念佛,一心希冀往生西方。……病未重時,亦可服藥,但仍須精進念佛……吾人臨命終時,乃是一生之臘月三十日,為人生最後。若未將往生資糧預備穩妥,必致手忙腳亂呼爺叫娘,多生惡業一齊現前,如何擺脫。臨終雖恃他人助念,諸事如法。但自己亦須平日修持,乃可臨終自在。奉勸諸仁者,總要及早預備才好。」

大師不但勸人念佛,而且教人念佛。他特別發明瞭「聽鍾念佛法」,認為「初學念佛,若不持念珠記數,最易懈怠間斷。若以時鐘時常隨身,倘有間斷,一聞鍾響,即可警覺也。又在家念佛者,居室附近,不免喧鬧,攝心念佛,殊為不易。今以時鐘置於身旁,用耳專聽鍾響,其它喧鬧之聲,自可不擾其耳也。又聽鍾工夫純熟,則丁噹丁噹之響,即是阿彌陀佛之聲,無二無別。常響則佛聲常現矣。」

大師認為,對初學念佛的人來講,關鍵要熟悉念佛的形式和過程,養成一個良好的念佛習慣。他說:「初學修佛最好是每天念佛號。起初不必求長,半小時、一小時都好。惟須專意,不可遊心於他事,要練習專心念佛,可自己暗中計算,以每五句為一單位,凡念滿五句,心中告一段落,或念滿五句,摘念珠一顆。如此則心不暇他顧,而可專意於念佛了。初學者以這步工夫為要緊。又念佛時不妨省去‘南無’二字,而略稱‘阿彌陀佛’。」

在給弟子的信和傳碑銘中,弘一大師勸人念佛的話語比比皆是,曾於紹興城手寫佛號千紙,分贈善友。一九三七年春,弘一大師應倓虛法師請到青島湛山寺講律半年。在回南方之前,大師每位同學寫了一幅 「以戒為師」的中堂以做紀念,並做了最後開示,反覆勸人念佛。臨走時大師真摯沉靜地小聲對倓虛法師說:「老法師!我這次走後,今生不能再來了,將來我們大家同到西方極樂世界再見吧!」與大家告別時,大師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小紙條做為對大家的臨別贈言,上面寫著:「乘此時機,最好念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