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仁王般若波羅蜜經卷上

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八百萬億,學無學皆阿羅漢,有為功德、無為功德、無學十智、有學八智、有學六智、三根、十六心行、法假虛實觀、受假虛實觀、名假虛實觀、三空觀門、四諦、十二緣,無量功德皆成就。

復有八百萬億大仙緣覺,非斷非常、四諦、十二緣皆成就。

復有九百萬億菩薩摩訶薩,皆阿羅漢實智功德、方便智功德,行獨大乘,四眼、五通、三達、十力、四無量心、四辯、四攝、金剛滅定,一切功德皆成就。

復有千萬億五戒賢者,皆行阿羅漢,十地、迴向、五分法身具足,無量功德皆成就。

復有十千五戒清信女,皆行阿羅漢,十地皆成就,始生功德、住生功德、終生功德——三十生功德皆成就。

復有十億七賢居士,德行具足,二十二品、十一切入、八除入、八解脫、三慧、十六諦、四諦、四三二一品觀,得九十忍,一切功德皆成就。

復有萬萬億九梵,三淨、三光、三梵、五喜樂天、天定、功德定、味、常樂神通——十八生處功德皆成就。

復有億億六欲諸大天,十善果報、神通功德皆成就。

復有十六大國王,各各有一萬、二萬乃至十萬眷屬,五戒、十善、三歸功德,清信行具足。

復有五道一切眾生。

復有他方不可量眾。

復有變十方淨土,現百億高座,化百億須彌寶華。各各座前華上,復有無量化佛,無量菩薩、比丘、八部大眾,各各坐寶蓮華。華上皆有無量國土,一一國土,佛及大眾,如今無異;一一國土中,一一佛及大眾,各各說「般若波羅蜜」。

他方大眾及化眾,此三界中眾,十二大眾,皆來集會,坐九級蓮華座。其會方廣九百五十里,大眾僉然而坐。

爾時,十號、三明、大滅諦金剛智釋迦牟尼佛,初年月八日方坐十地,入大寂室三昧思緣,放大光明,照三界中。復於頂上出千寶蓮華,上至非想非非想天,光亦復爾,乃至他方恆河沙諸佛國土。

時,無色界雨無量變大香華,香如車輪,華如須彌山王,如雲而下。十八梵天王雨百變異色華,六欲諸天雨無量色華。其佛座前自然生九百萬億級華,上至非想非非想天。

是時世界,其地六種震動。

爾時,諸大眾俱共僉然生疑,各相謂言:「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五眼法身大覺世尊,前已為我等大眾,二十九年說《摩訶般若波羅蜜》、《金剛般若波羅蜜》、《天王問般若波羅蜜》、《光讚般若波羅蜜》,今日如來放大光明,斯作何事?」

時,十六大國王中,舍衛國主波斯匿王,名曰月光,德行十地、六度、三十七品、四不壞淨,行摩訶衍化,次第問居士寶蓋、法淨名等八百人,復問須菩提、舍利弗等五千人,復問彌勒、師子吼等十千人,無能答者。

時,波斯匿王即以神力,作八萬種音樂,十八梵、六欲諸天亦作八萬種音樂,聲動三千乃至十方恆河沙佛土,有緣斯現。彼他方佛國中,南方法才菩薩共五百萬億大眾,俱來入此大會;東方寶柱菩薩共九百萬億大眾,俱來入此大會;北方虛空性菩薩共百千萬億大眾,俱來入此大會;西方善住菩薩共十恆河沙大眾,俱來入此大會。六方亦復如是,作樂亦然,亦復共作無量音樂,覺寤如來。

佛即知時,得眾生根,即從定起,方坐蓮華師子座上,如金剛山王。大眾歡喜,各各現無量神通。地及虛空,大眾而住。

觀空品第二

爾時,佛告大眾:「知十六大國王意欲問護國土因緣。吾今先為諸菩薩,說護佛果因緣,護十地行因緣。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法修行。」

時,波斯匿王言:「善!大事因緣故。」即散百億種色華,變成百億寶帳,蓋諸大眾。

爾時,大王復起作禮,白佛言:「世尊,一切菩薩云何護佛果?云何護十地行因緣?」

佛言:「菩薩化四生,不觀色如、受想行識如、眾生我人常樂我淨如、知見壽者如、菩薩如、六度四攝一切行如、二諦如;是故,一切法性真實空,不來不去,無生無滅,同真際,等法性,無二無別如虛空;是故,陰入界無我,無所有相。——是為菩薩行化十地般若波羅蜜。」

白佛言:「若諸法爾者,菩薩護化眾生,為化眾生耶?」

「大王,法性、色受想行識、常樂我淨,不住色,不住非色,不住非非色,乃至受想行識亦不住、非非住。何以故?非色如、非非色如。世諦故,三假故,名見眾生。一切法性實故,乃至諸佛、三乘、七賢、八聖亦名見,六十二見亦名見。大王,若以名名見一切法,乃至諸佛、三乘、四生者,非非見一切法也。」

白佛言:「般若波羅蜜有法非非法,摩訶衍云何照?」

「大王,摩訶衍見非非法,法若非非法,是名非非法空,法性空,色受想行識空,十二入、十八界空,六大法空,四諦、十二緣空,是法即生、即住、即滅、即有、即空。剎那剎那,亦如是法生、法住、法滅。何以故?九十剎那為一念,一念中一剎那經九百生滅,乃至色,一切法亦如是。以般若波羅蜜空故,不見緣,不見諦,乃至一切法空,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無始空、性空、第一義空、般若波羅蜜空、因空、佛果空、空空故空。但法集故有,受集故有,名集故有,因集故有,果集故有,十行故有,佛果故有,乃至六道一切有。善男子,若菩薩見法、眾生、我、人、知見者,斯人行世間,不異於世間,於諸法而不動、不到、不滅,無相無無相,一切法亦如也,諸佛法僧亦如也。是即初地一念心,具足八萬四千‘般若波羅蜜’,即載名‘摩訶衍’,即滅為‘金剛’,亦名‘定’,亦名‘一切行’,如《光讚般若波羅蜜》中說。

「大王,是經名‘味句’,百佛、千佛、百千萬佛說名‘味句’。於恆河沙三千大千國土中,成無量七寶,施三千大千國中眾生,皆得七賢、四果,不如於此經中起一念信,何況解一句者!句非句、非非句,故般若非句,句非般若。般若亦非菩薩。何以故?十地、三十生空故;始生、住生、終生不可得,地地中三生空故;亦非薩婆若,非摩訶衍,空故。

「大王,若菩薩見境、見智、見說、見受者,非聖見也;倒想見法,凡夫人也。見三界者,眾生果報之名也。六識起無量欲無窮,名為‘欲界藏空’;或色所起業果,名為‘色界藏空’;或心所起業果,名‘無色界藏空’。三界空,三界根本無明藏亦空,三地九生滅前三界中餘無明習果報空。金剛菩薩藏,得理盡三昧故,惑果生滅空。有果空,因空故空,薩婆若亦空。滅果空,惑前已空故,佛得三無為果——智緣滅、非智緣滅、虛空薩婆若果空也。善男子,若有修習聽說,無聽無說,如虛空。法同法性,聽同說同,一切法皆如也。

「大王,菩薩修護佛果,為若此;護般若波羅蜜者,為護薩婆若、十力、十八不共法、五眼、五分法身、四無量心、一切功德果,為若此。」

佛說法時,無量人眾,皆得法眼淨、性地、信地,有百千人皆得大空菩薩大行。

菩薩教化品第三

白佛言:「世尊,護十地行菩薩,云何行可行?云何行化眾生?以何相眾生可化?」

佛言:「大王,五忍是菩薩法:伏忍上中下、信忍上中下、順忍上中下、無生忍上中下、寂滅忍上中下,名為諸佛菩薩修般若波羅蜜。

「善男子,初發相信恆河沙眾生,修行伏忍,於三寶中,生習種性十心:信心,精進心,念心,慧心,定心,施心,戒心,護心,願心,迴向心。是為菩薩能少分化眾生,已超過二乘一切善地。一切諸佛菩薩長養十心,為聖胎也。

「次第起干慧性種性有十心:所謂四意止,身、受、心、法——不淨、苦、無常、無我也;三善根,慈、施、慧也;三意止,所謂三世過去因忍、現在因果忍、未來果忍。是菩薩亦能化一切眾生,已能過我、人、知見、眾生等想,及外道倒想所不能壞。

「復有十道種性地:所謂觀色、識、想、受、行,得戒忍、知見忍、定忍、慧忍、解脫忍;觀三界因果,空忍、無願忍、無相忍;觀二諦虛實,一切法無常名無常忍,一切法空得無生忍。是菩薩十堅心,作轉輪王,亦能化四天下,生一切眾生善根。

「又信忍菩薩,所謂善、達、明、中行者,斷三界色煩惱縛,能化百佛、千佛、萬佛,國中現百身、千身、萬身神通無量功德,常以十五心為首——四攝法、四無量心、四弘願、三解脫門。是菩薩從善地至於薩婆若,以此十五心為一切行根本種子。

「又順忍菩薩,所謂見、勝、現法,能斷三界心等煩惱縛,故現一身於十方佛國中,無量不可說神通化眾生。

「又無生忍菩薩,所謂遠、不動、觀慧,亦斷三界心色等習煩惱故,現不可說、不可說功德神通。

「復次寂滅忍,佛與菩薩同用此忍入金剛三昧。下忍中行,名為菩薩;上忍中行,名為薩婆若。共觀第一義諦,斷三界心習無明,盡相為金剛,盡相無相為薩婆若。超度世諦、第一義諦之外,為第十一地薩雲若。覺非有非無,湛然清淨,常住不變,同真際,等法性,無緣大悲,教化一切眾生,乘薩婆若乘來化三界。

「善男子,一切眾生煩惱,不出三界藏;一切眾生果報、二十二根,不出三界;諸佛應、化、法身,亦不出三界。三界外無眾生,佛何所化?是故我言:‘三界外別有一眾生界藏者,外道《大有經》中說,非七佛之所說。’

「大王,我常說:‘一切眾生斷三界煩惱果報盡者,名為佛。自性清淨,名覺薩雲若性。’眾生本業,是諸佛菩薩本所修行,五忍中,十四忍具足。」

白佛言:「云何菩薩本業清淨化眾生?」

佛言:「從一地乃至後一地,自所行處,及佛行處,一切知見故。本業者:

「若菩薩住百佛國中,作閻浮四天王,修百法門,二諦平等心化一切眾生(初地)。

「若菩薩住千佛國中,作忉利天王,修千法門,十善道化一切眾生(二地)。

「若菩薩住十萬佛國中,作焰天王,修十萬法門,四禪定化一切眾生(三地)。

「若菩薩住百億佛國中,作兜率天王,修百億法門,行道品化一切眾生(四地)。

「若菩薩住千億佛國中,作化樂天王,修千億法門,二諦、四諦、八諦化一切眾生(五地)。

「若菩薩住十萬億佛國中,作他化天王,修十萬億法門,十二因緣智化一切眾生(六地)。

「若菩薩住百萬億佛國中,作初禪王,修百萬億法門,方便智、願智化一切眾生(七地)。

「若菩薩住百萬微塵數佛國中,作二禪梵王,修百萬微塵數法門,雙照方便神通智化一切眾生(八地)。

「若菩薩住百萬億阿僧祇微塵數佛國中,作三禪大梵王,修百萬億阿僧祇微塵數法門,四無礙智化一切眾生(九地)。

「若菩薩住不可說不可說佛國中,作第四禪大靜天王三界主,修不可說、不可說法門,得理盡三昧,同佛行處,盡三界原,教化一切眾生,如佛境界,是故一切菩薩本業化行淨(十地)。

「若十方諸如來,亦修是業,登薩婆若果,作三界王,化一切無量眾生(佛地)。」

爾時,百萬億恆河沙大眾各從座起,散無量不可思議華,燒無量不可思議香,供養釋迦牟尼佛及無量大菩薩,合掌聽波斯匿王說般若波羅蜜。今於佛前,以偈嘆曰:

「世尊導師金剛體,心行寂滅轉法 輪,八辯洪音為眾說,時眾得道百萬億,

時六天人出家道,成比丘眾菩薩行。五忍功德妙法門,十四正士能諦了,

三賢十聖忍中行,惟佛一人能盡源,佛眾法海三寶藏,無量功德攝在中。

「十善菩薩發大心,長別三界苦輪海,中下品善粟散王,上品十善鐵輪王,

習種銅輪二天下,銀輪三天性種性,道種堅德轉輪王,七寶金光四天下。

伏忍聖胎三十人,十信、十止、十堅心,三世諸佛於中行,無不由此伏忍生,

一切菩薩行本源,是故發心信心難,若得信心必不退,進入無生初地道,

教化眾生覺中行,是名菩薩初發心。

「善覺菩薩四天王,雙照二諦平等道,權化眾生游百國,始登一乘無相道,

入理般若名為住,住生德行名為地,初住一心足德行,於第一義而不動。

離達開士忉利王,現形六道千國土,無緣無相第三諦,無無無生無二照。

明慧空照焰天王,應形萬國導群生,忍心無二三諦中,出有入無變化生。

善覺、離、明三道人,能滅三界色煩惱,還觀三界身口色,法性第一無遺照。

「焰慧妙光大精進,兜率天王游億國,實智緣寂方便道,達無生照空有了。

勝慧三諦自達明,化樂天王百億國,空空諦觀無二相,變化六道入無間。

法現開士自在王,無二無照達理空,三諦現前大智光,照千億土教一切,

焰、勝、法現無相定,能洗三界迷心惑,空慧寂然無緣觀,還觀心空無量報。

「遠達無生初禪王,常萬億土教眾生,未度報身一生在,進入等觀法流地,

始入無緣金剛忍,三界報形永不受,觀第三義無二照,二十一生空寂行,

三界愛習順道定,遠達正士獨諦了。

「等觀菩薩二禪王,變生法身無量光,入百恆土化一切,圓照三世恆劫事,

返照樂虛無盡源,於第三諦常寂然。

「慧光開士三禪王,能於千恆一時現,常在無為空寂行,恆沙佛藏一念了。

「灌頂菩薩四禪王,於億恆土化群生,始入金剛一切了,二十九生永已度,

寂滅忍中下忍觀,一轉妙覺常湛然。等、慧、灌頂三品士,除前餘習無明緣,

無明習相故煩惱,二諦理窮一切盡。

「圓智無相三界王,三十生盡等大覺,大寂無為金剛藏,一切報盡無極悲,

第一義諦常安隱,窮源盡性妙智存,三賢十聖住果報,惟佛一人居淨土。

一切眾生暫住報,登金剛源居淨土,如來三業德無極,我今月光禮三寶。

法王無上人中樹,覆蓋大眾無量光,口常說法非無義,心智寂滅無緣照,

人中師子為眾說,大眾歡喜散金華,百億萬土六大動,含生之類受妙報。

天尊快說十四王,是故我今略嘆佛。」

時,諸大眾聞月光王嘆十四王無量功德藏,得大法利。即於坐中,有十恆河沙天王、十恆河沙梵王、十恆河沙鬼神王,乃至三趣,得無生法忍。八部阿須輪王,現轉鬼身,天上受道。三生入正位者,或四生、五生乃至十生,得入正位,證聖人性,得一切無量報。

佛告諸得道果實大眾:「善男子,是月光王,已於過去十千劫中龍光王佛法中,為四住開士,我為八住菩薩,今於我前大師子吼。如是,如是,如汝所解,得真義說,不可思議,不可度量。唯佛與佛,乃知斯事!

「善男子,其所說十四般若波羅蜜,三忍,地地上、中、下——三十忍,一切行藏,一切佛藏,不可思議。何以故?一切諸佛是中生、是中滅、是中化,無生無滅無化,無自無他,第一無二,非化非不化,非無無相,無來去,如虛空故。一切眾生,無生滅,無縛解,非因非果、非不因果。煩惱、我、人、知見受者,我所者,一切苦受行,空故。一切法集,幻化五陰,無合無散。法同法性,寂然空故。法境界空,空無相,不轉,不顛倒,不順幻化,無三寶,無聖人、六道,如虛空故。般若無知無見,不行不緣,不因不受,不得一切照相。故行道相,斯行道相,如虛空故。法相如是,何可有心得、無心得?是以般若功德,不可眾生中行而行,不可五陰法中行而行,不可境中行而行,不可解中行而行。是故般若不可思議,而一切諸菩薩於中行故,亦不可思議。一切諸如來,於幻化無住法中化,亦不可思議。

「善男子,此功德藏,假使無量恆河沙第十三灌頂開士說是功德,百千億分中,如王所說,如海一渧。我今略述分義功德,有大利益一切眾生,亦為過去來今無量諸如來之所述可。三賢十聖讚歎無量,是月光王分義功德。

「善男子,是十四法門,三世一切眾生、一切三乘、一切諸佛之所修集,未來諸佛亦復如是。若一切諸佛菩薩不由此門得薩婆若者,無有是處。何以故?一切佛及菩薩無異路故。

「是故,一切諸善男子,若有人聞諸忍法門:信忍、止忍、堅忍、善覺忍、離達忍、明慧忍、焰慧忍、勝慧忍、法現忍、遠達忍、等覺忍、慧光忍、灌頂忍、圓覺忍者,是人超過百劫、千劫無量恆河沙生生苦難,入此法門,現身得報。」

時諸眾中,十億同名虛空藏海菩薩歡喜法樂,各各散華,於虛空中變成無量華台。上有無量大眾,說十四正行。十八梵、六欲天王亦散寶華,各坐虛空台上,說十四正行,受持讀誦,解其理義。無量諸鬼神,現身修行「般若波羅蜜」。

佛告大王:「汝先言云何眾生相可化?若以幻化身,見幻化者,是菩薩真行化眾生。眾生識,初一念識異木石,生得善,生得惡,惡為無量惡識本,善為無量善識本。初一念,金剛終一念,於中生不可說不可說識,成眾生色心、眾生根本。色,名色蓋;心,名識蓋、想蓋、受蓋、行蓋。蓋者,陰覆為用。身,名積聚。

「大王,此一色法,生無量色。眼所得為色,耳所得為聲,鼻所得為香,舌得為味,身得為觸。堅持名地,水名潤,火名熱,輕動名風,生五識處名根。如是一色一心,有不可思議色心。

「大王,凡夫六識粗,故得假名,青、黃、方、圓等無量假色法;聖人六識淨,故得實法,色、香、味、觸一切實色法。眾生者,世諦之名也,若有若無。但生眾生憶念,名為世諦。世諦假誑,幻化故有,乃至六道幻化,眾生見幻化,幻化見幻化。婆羅門、剎利、毘舍、首陀、神、我等色心,名為幻諦。幻諦法無,佛出世前,無名字,無義名。幻法幻化,無名字,無體相,無三界名字,無善惡、果報、六道名字。

「大王,是故佛佛出現於世,為眾生故,說作三界六道名字,是名無量名字,如空法、四大法、心法、色法。相續假法,非一非異,一亦不續,異亦不續,非一非異,故名續諦。相待假法,一切名‘相待’,亦名‘不定相待’,如五色等法、有無一切等法。一切法皆緣成、假成眾生,俱時因果、異時因果、三世善惡一切幻化,是幻諦眾生。

「大王,若菩薩如上所見眾生幻化,皆是假誑,如空中華。十住菩薩,諸佛五眼,如幻諦而見,菩薩化眾生為若此。」

時,諸有無量天子及諸大眾得伏忍者,得空、無生忍,乃至一地、十地不可說德行。

二諦品第四

爾時,波斯匿王言:「第一義諦中有世諦不?若言無者,智不應二;若言有者,智不應一。一二之義,其事云何?」

佛告大王:「汝於過去七佛,已問一義二義。汝今無聽,我今無說,無聽無說,即為一義二義故。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法修行。七佛偈如是:

「無相第一義,無自無他作,因緣本自有,無自無他作。

法性本無性,第一義空如,諸有本有法,三假集假有。

無無諦實無,寂滅第一空,諸法因緣有,有無義如是。

有無本自二,譬若牛二角,照解見無二,二諦常不即。

解心見不二,求二不可得,非謂二諦一,非二何可得?

於解常自一,於諦常自二,通達此無二,真入第一義。

世諦幻化起,譬如虛空華,如影三手無,因緣故誑有。

幻化見幻化,眾生名幻諦,幻師見幻法,諦實則皆無,

名為諸佛觀,菩薩觀亦然。

「大王,菩薩摩訶薩於一義中,常照二諦化眾生。佛及眾生,一而無二。何以故?以眾生空故,得置菩提空;以菩提空故,得置眾生空;以一切法空故,空空。何以故?般若無相,二諦虛空,般若空,於無明乃至薩婆若,無自相、無他相故。五眼成就時,見無所見,行亦不受,不行亦不受,非行非不行亦不受,乃至一切法亦不受。菩薩未成佛時,以菩提為煩惱;菩薩成佛時,以煩惱為菩提。何以故?於第一義而不二故,諸佛如來乃至一切法如故。」

白佛言:「云何十方諸如來、一切菩薩不離文字而行諸法相?」

「大王,法 輪者,法本如、重誦如、受記如、不誦偈如、無問而自說如、戒經如、譬喻如、法界如、本事如、方廣如、未曾有如、論議如,是名味句音聲果、文字記句一切如。若取文字者,不行空也。

「大王,如如文字,修諸佛智母。一切眾生性根本智母,即為薩婆若體。諸佛未成佛,以當佛為智母,未得為性,已得為薩婆若。三乘般若,不生不滅,自性常住,一切眾生以此為覺性故。若菩薩無受,無文字,離文字,為非文字,修無修為修。修無修者,得般若真性般若波羅蜜。

「大王,若菩薩護佛、護化眾生、護十地行,為若此。」

白佛言:「無量品眾生,根亦無量,行亦無量。法門為一?為二?為無量耶?」

「大王,一切法觀門,非一非二,乃有無量。一切法亦非有相,非非無相。若菩薩見眾生,見一見二,即不見一,不見二。一二者,第一義諦也。大王,若有若無者,即世諦也。以三諦攝一切法——空諦、色諦、心諦,故我說一切法不出三諦。我、人、知見、五受陰空,乃至一切法空。眾生品品根行不同,故非一非二法門。

「大王,七佛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我今說‘般若波羅蜜’,無二無別。汝等大眾,受持讀誦,解說是經功德。有無量不可說、不可說諸佛,一一佛教化無量不可說眾生,一一眾生皆得成佛,是佛復教化無量不可說眾生,皆得成佛。是上三佛,說《般若波羅蜜經》八萬億偈,於一偈中,複分為千分,於一分中,說一分句義,不可窮盡,況復於此經中起一念信!是諸眾生超百劫、千劫十地等功德,何況受持讀誦解說者功德,即十方諸佛等無有異!當知是人,即是如來,得佛不久。」

時,諸大眾聞說是經,十億人得三空忍,百萬億人得大空忍、十地性。

「大王,此經名為《仁王問般若波羅蜜經》。汝等受持《般若波羅蜜經》,是經復有無量功德,名為《護國土功德》,亦名《一切國王法藥服行無不大用護舍宅功德》,亦《護一切眾生身》。即此‘般若波羅蜜’,是護國土,如城壍牆壁、刀劍鉾楯。汝應受持《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

佛說仁王般若波羅蜜經卷下

護國品第五

爾時,佛告大王:「汝等善聽,吾今正說護國土法用,汝當受持《般若波羅蜜》。當國土欲亂、破壞劫燒、賊來破國時,當請百佛像、百菩薩像、百羅漢像,百比丘眾、四大眾、七眾共聽,請百法師講《般若波羅蜜》,百師子吼高座前燃百燈,燒百和香,百種色花以用供養三寶,三衣什物供養法師,小飯中食亦復以時。

「大王,一日二時講經。汝國土中,有百部鬼神。是一一部,復有百部,樂聞是經。此諸鬼神,護汝國土。

「大王,國土亂時,先鬼神亂;鬼神亂,故萬民亂,賊來劫國,百姓亡喪,臣、君、太子、王子、百官共生是非,天地恠異,二十八宿、星道日月失時失度。多有賊起。

「大王,若火難、水難、風難、一切諸難,亦應講此經,法用如上說。

「大王,不但護國,亦有獲福,求富貴、官位、七寶、如意,行來求男女,求慧解名聞,求六天果報、人中九品果報,亦講此經,法用如上說。

「大王,不但獲福,亦禳眾難。若疾病苦難,杻械枷鎖檢系其身,破四重罪,作五逆因,作八難罪,行六道事,一切無量苦難,亦講此經,法用如上說。

「大王,昔日有王釋提桓因,為頂生王來上天,欲滅其國。時,帝釋天王即如七佛法用,敷百高座,請百法師,講《般若波羅蜜》,頂生即退。如《滅罪經》中說。

「大王,昔有天羅國王,有一太子,欲登王位。一名班足太子,為外道羅陀師受教,應取千王頭,以祭家神,自登其位。已得九百九十九王,少一王。即北行萬里,即得一王,名普明王。其普明王白班足王言:‘願聽一日,飯食沙門,頂禮三寶。’其班足王許之一日,時普明王即依過去七佛法,請百法師,敷百高座,一日二時講《般若波羅蜜》。八千億偈竟,其第一法師,為王而說偈言:

「劫燒終訖,乾坤洞燃,須彌巨海,都為灰颺,天龍福盡,於中凋喪,二儀尚殞,國有何常?

生老病死,輪轉無際,事與願違,憂悲為害,欲深禍重,瘡疣無外,三界皆苦,國有何賴?

有本自無,因緣成諸,盛者必衰,實者必虛,眾生蠢蠢,常如幻居,聲響俱空,國土亦如。

識神無形,假乘四蛇,無明寶養,以為樂車,形無常主,神無常家,形神尚離,豈有國耶?

「爾時,法師說此偈已,時普明王眷屬得法眼空,王自證虛空等定,聞法悟解,還至天羅國班足王所眾中,即告九百九十九王言:‘就命時到,人人皆應誦過去七佛《仁王問般若波羅蜜經》中偈句。’時班足王問諸王言:‘皆誦何法?’普明王即以上偈答王,王聞是法,得空三昧。九百九十九王亦聞法已,皆證三空門。時班足王極大歡喜,告諸王言:‘我為外道邪師所誤,非君等過。汝可還本國,各各請法師講《般若波羅蜜》名味句。’時班足王以國付弟,出家為道,證無生法忍,如《十王經》中說:‘五千國王常誦是經,現世生報。’

「大王,十六大國王修護國之法,應亦如是,汝當奉持。天上、人中、六道眾生,皆應受持‘七佛名味句’。未來世中,有無量小國王欲護國土,亦復爾者,應請法師說《般若波羅蜜》。」

爾時,釋迦牟尼佛說《般若波羅蜜》時,眾中五百億人得入初地;復有六欲諸天子八十萬人,得性空地;復有十八梵,得無生忍,得無生法樂忍;復有先以學菩薩者證一地、二地、三地乃至十地;復有八部阿須輪王得一三昧門,得二三昧門,得轉鬼身,天上正受。在此會者,皆得自性信,乃至無量空信。吾今略說,天等功德,不可具盡。

散華品第六

爾時,十六大國王聞佛說十萬億偈《般若波羅蜜》,歡喜無量,即散百萬億行華,於虛空中變為一座,十方諸佛共坐一座,說《般若波羅蜜》。無量大眾共坐一座,持金羅華散釋迦牟尼佛上,成萬輪華蓋,蓋大眾上;復散八萬四千般若波羅蜜華,於虛空中變成白雲台,台中光明王佛,共無量眾說《般若波羅蜜》;台中大眾持雷吼華,散釋迦牟尼佛及諸大眾;復散妙覺華,於虛空中變作金剛城,城中師子吼王佛共十方佛、大菩薩,論第一義諦。

時,城中菩薩持光明華,散釋迦牟尼佛上,成一華台。台中十方佛及諸天人散天華,於釋迦牟尼佛上、虛空中成紫雲蓋,覆三千大千世界。蓋中天人散恆河沙華,如雲而下。

時,諸國王散華供已,願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常說《般若波羅蜜》;願一切受持者比丘、比丘尼、信男、信女所求如意,常行「般若波羅蜜」。

佛告大王:「如是,如是,如王所說,《般若波羅蜜》應說應受,是諸佛母、諸菩薩母、神通生處。」

時,佛為王現五不思議神變:一華入無量華,無量華入一華;一佛土入無量佛土,無量佛土入一佛土;無量佛土入一毛孔土,一毛孔土入無量毛孔土;無量須彌、無量大海入芥子中;一佛身入無量眾生身,無量眾生身入一佛身,入六道身,入地水火風身。佛身不可思議,眾生身不可思議,世界不可思議。

佛現神足時,十方諸天人得佛華三昧,十恆河沙菩薩現身成佛,三恆河沙八部王成菩薩道,十千女人現身得神通三昧。

「善男子,是‘般若波羅蜜’,有三世利益,過去已說,現在今說,未來當說。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法修行。」

受持品第七

爾時,月光心念口言:見釋迦牟尼佛,現無量神力;亦見千華台上寶滿佛,是一切佛化身主;復見千華葉世界上佛,其中諸佛各各說《般若波羅蜜》。白佛言:「如是無量‘般若波羅蜜’,不可說,不可解,不可以識識。云何諸善男子,於此經中明瞭覺解,如法為一切眾生開空法道?」

大牟尼言:「有修行十三觀門諸善男子,為大法王。從習忍至金剛頂,皆為法師,依持建立。汝等大眾,應如佛供養而供養之,應持百萬億天華、天香,而以奉上。

「善男子,其法師者,是習種性菩薩。若在家婆蹉、優婆蹉,若出家比丘、比丘尼,修行十信,自觀己身地、水、火、風、空、識,分分不淨;復觀十四根,所謂五情、五受、男、女、意、命等,有無量罪過故,即發無上菩提心;常修三界一切,念念皆不淨故,得不淨忍觀門;住在佛家,修六和敬,所謂三業、同戒、同見、同學,行八萬四千波羅蜜道。

「善男子,習忍以前,行十善菩薩,有退有進。譬如輕毛,隨風東西;是諸菩薩,亦復如是。雖以十千劫行十正道,發三菩提心,乃當入習忍位,亦常學三伏忍法,而不可字名,是不定人。是定人者,入生空位,聖人性故,必不起五逆、六重、二十八輕;佛法經書作返逆罪,言非佛說,無有是處。能以一阿僧祇劫,修伏道忍行,始得入僧伽陀位。

「復次,性種性,行十慧觀,滅十顛倒及我、人、知見分分假偽,但有名,但有受,但有法,不可得,無定相,無自他相故。修護空觀,亦常行百萬波羅蜜,念念不去心。以二阿僧祇劫,行十正道法,住波羅陀位。

「復次,道種性,住堅忍中,觀一切法無生、無住、無滅。所謂五受、三界、二諦無自他相,如實性不可得故,而常入第十、第一義諦,心心寂滅而受生三界。何以故?業習果報未壞盡,故順道生。復以三阿僧祇劫,修八萬億波羅蜜,當得平等聖人地,故住阿毗跋致正位。

「復次,善覺摩訶薩住平等忍,修行四攝念念不去,心入無相,舍滅三界貪煩惱,於第一義諦而不二,為法性無為;緣理而滅一切相故,為智緣滅,無相無為;住初忍時,未來無量生死,不由智緣而滅故,非智緣滅,無相無為。無自他相、無無無相故,無量方便皆現前。觀實相方便者,於第一義諦不沉、不出、不轉、不顛倒;遍學方便者,非證非不證,而一切學;迴向方便者,非住果,非不住果,而向薩婆若;魔自在方便者,於非道而行佛道,四魔所不動;一乘方便者,於不二相通達眾生一切行故;變化方便者,以願力自在生一切淨佛國土。如是,善男子,是初覺智,於有無相而不二,是實智照;巧用不證、不沉、不出、不到,是方便觀。譬如水之與波,不一不異,乃至一切行波羅蜜、禪定、陀羅尼,不一不二故,而一一行成就。以四阿僧祇劫行行故,入此功德藏門;無三界業習生故,畢故不造新;以願力故,變化生一切淨土;常修舍觀故,登鳩摩羅伽位,以四大寶藏,常授與人。

「復次,德慧菩薩以四無量心,滅三有嗔等煩惱,住中忍中。行一切功德故,以五阿僧祇劫行大慈觀,心心常現在前,入無相闍陀波羅位,化一切眾生。

「復次,明慧道人常以無相忍中行三明觀,知三世法無來、無去、無住處,心心寂滅,盡三界癡煩惱,得三明一切功德觀故,常以六阿僧祇劫,集無量明波羅蜜故,入伽羅陀位,無相行,受持一切法。

「復次,爾焰聖覺達菩薩修行順法忍,逆五見流,集無量功德,住須陀洹位,常以天眼、天耳、宿命、他心、身通,於念念中滅三界一切見。亦以七阿僧祇劫,行五神通,恆河沙波羅蜜,常不離心。

「復次,勝達菩薩於順道忍,以四無畏,觀那由他諦、內道論、外道論、藥方、工巧、咒術,故‘我是一切智人’。滅三界疑等煩惱,故‘我相已盡’。知地地有所出,故名‘出道’。有所不出,故名‘障道’。逆三界疑,修習無量功德故,即入斯陀含位。復集行八阿僧祇劫中,行諸陀羅尼門,故常行無畏,觀不去心。

「復次,常現真實,住順忍中,作中道觀。盡三界集因、集業、一切煩惱故,觀非有非無、一相無相而無二,證阿那含位。復作九阿僧祇劫,集照明中道故,樂力生一切佛國土。

「復次,玄達菩薩十阿僧祇劫中,修無生法樂忍,滅三界習因業果。住後身中,無量功德皆成就,無生智、盡智、五分法身皆滿足。住第十地阿羅漢梵天位,常行三空門觀,百千萬三昧具足,弘化法藏。

「復次,等覺者,住無生忍中,觀心心寂滅而無相相、無身身、無知知。而用心乘於群方之方,憺怕住於無住之住。在有常修空,處空常萬化,雙照一切法,故知是處、非是處,乃至一切智。十力觀故,而能摩訶羅伽位,化一切國土眾生。千阿僧祇劫,行十力法,心心相應,常入見佛三昧。

「復次,慧光神變者,住上上無生忍。滅心心相,法眼見一切法、三昧、色空見。以大願力,常生一切淨土。萬阿僧祇劫,集無量佛光三昧,而能現百萬恆河沙諸佛神力,住婆伽梵位,亦常入佛華三昧。

「復次,觀佛菩薩住寂滅忍者,從始發心至今經百萬阿僧祇劫,修百萬阿僧祇劫功德,故證一切法解脫住金剛台。

「善男子,從習忍至頂三昧,皆名為伏一切煩惱。而無相信,滅一切煩惱,生解脫智,照第一義諦,不名為見;所謂見者,是薩婆若。是故我從昔以來,常說惟佛所知見覺,頂三昧以下至於習忍所不知、不見、不覺,唯佛頓解,不名為信。漸漸伏者,慧雖起滅,以能無生無滅——此心若滅,則累無不滅,無生無滅入理盡金剛三昧,同真際,等法性——而未能等無等等。譬如有人,登大高台,下觀一切,無不斯了;住理盡三昧,亦復如是。常修一切行,滿功德藏,入婆伽度位,亦復常住佛慧三昧。

「善男子,如是諸菩薩,皆能一切十方諸如來國土中化眾生,正說正義,受持讀誦,解達實相。如我今日,等無有異。」

佛告波斯匿王:「我當滅度後,法滅盡時,受持《般若波羅蜜》,大作佛事,一切國土安立,萬姓快樂,皆由此《般若波羅蜜》。是故付囑諸國王,不付囑比丘、比丘尼、清信男、清信女。何以故?無王力故,故不付囑。汝當受持讀誦,解其義理。

「大王,吾今所化百億須彌、百億日月。一一須彌,有四天下。其南閻浮提,有十六大國、五百中國、十千小國。其國土中,有七可難。一切國王為是難故,講讀《般若波羅蜜》,七難即滅,七福即生。萬姓安樂,帝王歡喜。云何為難?

「日月失度,時節返逆。或赤日出、黑日出、二三四五日出,或日蝕無光,或日輪一重、二三四五重輪現。當變恠時,讀說此經,為一難也。

「二十八宿失度,金星、慧星、輪星、鬼星、火星、水星、風星、刀星、南斗、北斗、五鎮大星、一切國主星、三公星、百官星,如是等星各各變現,亦讀說此經,為二難也。

「大火燒國,萬姓燒盡,或鬼火、龍火、天火、山神火、人火、樹木火、賊火,如是變怪,亦講說此經,為三難也。

「大水漂沒百姓,時節返逆。冬雨夏雪,冬時雷電霹靂,六月雨冰霜雹。雨赤水、黑水、青水,雨土山、石山,雨沙礫石。江河逆流,浮山流石。如是變時,亦讀說此經,為四難也。

「大風吹殺萬姓,國土、山河、樹木,一時滅沒。非時大風、黑風、赤風、青風、天風、地風、火風。如是變時,亦讀誦此經,為五難也。

「天地國土亢陽,炎火洞燃。百草亢旱,五穀不登,土地赫然,萬姓滅盡。如是變時,亦讀說此經,為六難也。

「四方賊來侵國,內外賊起:火賊、水賊、風賊、鬼賊。百姓荒亂,刀兵劫起。如是怪時,亦讀誦此經,為七難也。

「大王,是《般若波羅蜜》,是諸佛、菩薩、一切眾生心識之神本也,一切國王之父母也。亦名《神符》,亦名《闢鬼珠》,亦名《如意珠》,亦名《護國珠》,亦名《天地鏡》,亦名《龍寶神王》。」

佛告大王:「應作九色幡,長九丈;九色華,高二丈;千支燈,高五丈;九玉箱;九玉巾。亦作七寶案,以經置上。若王行時,常於其前足一百步。是經常放千光明,令千里內七難不起,罪過不生。若王住時,作七寶帳,帳中七寶高座,以經卷置上,日日供養散華燒香,如事父母,如事帝釋。

「大王,我今五眼明見三世,一切國王皆由過去侍五百佛,得為帝王主。是為一切聖人、羅漢而為來生彼國,作大利益。若王福盡時,一切聖人皆為舍去。若一切聖人去時,七難必起。

「大王,若未來世國王受持三寶者,我使五大力菩薩往護其國:一金剛吼菩薩,手持千寶相輪,往護彼國;二龍王吼菩薩,手持金輪燈,往護彼國;三無畏十力吼菩薩,手持金剛杵,往護彼國;四雷電吼菩薩,手持千寶羅網,往護彼國;五無量力吼菩薩,手持五十劍輪,往護彼國。五大士、五千大神王,於汝國中,大作利益。當立像形,而供養之。

「大王,吾今三寶,付囑汝等一切諸王,憍薩羅國、毘舍離國、舍衛國、摩竭提國、波羅奈國、迦夷羅衛國、鳩尸那國、鳩睒彌國、鳩留國、罽賓國、伽羅乾國、乾陀衛國、沙陀國、僧伽陀國、揵拏掘闍國、波提國,如是一切國受持《般若波羅蜜》。」

時,諸大眾、阿須輪王,聞佛說未來世七可畏,身毛為豎,呼聲大叫而言:「願不生彼國!」

時,十六大國王即以國事付弟,出家修道,觀四大四色勝出相、四大四色不用識空,入行相、三十忍初地相、第一義諦九地相。是為大王舍凡夫身,入六住身;舍七報身,入八法身,證一切行般若波羅蜜。

十八梵天、阿須輪王,得三乘觀,同無生境。復散華供養,空華、法性華、聖人華、順華、無生華、法樂華、金剛華、緣觀中道華、三十七品華,而散佛上,及九百億大菩薩眾。

其餘一切眾,證道跡果。散心空華、心樹華、六波羅蜜華、妙覺華,而散佛上,及一切眾。

十千菩薩念來世眾生,即證妙覺三昧、圓明三昧、金剛三昧、世諦三昧、真諦三昧、第一義諦三昧,此三諦三昧是一切三昧王三昧。亦得無量三昧、七財三昧、二十五有三昧、一切行三昧。

復有十億菩薩,登金剛頂,現成正覺。

囑累品第八

佛告波斯匿王:「我誡敕汝,吾滅度後,八十年、八百年、八千年中,無佛、無法、無僧、無信男信女時,此經三寶,付囑諸國王、四部弟子,受持讀誦、解義,為三界眾生開空慧道,修七賢行、十善行,化一切眾生。

「後五濁世,比丘、比丘尼四部弟子,天龍八部,一切神王、國王、大臣、太子、王子,自恃高貴,滅破吾法,明作製法,制我弟子比丘、比丘尼,不聽出家行道;亦復不聽造作佛像形、佛塔形;立統官制眾,安籍記僧;比丘地立,白衣高坐;兵奴為比丘;受別請法;知識、比丘,共為一心親善;比丘為作齋會求福,如外道法。都非吾法!當知爾時,正法將滅不久。

「大王,壞亂吾道,是汝等作。自恃威力,制我四部弟子,百姓疾病,無不苦難,是破國因緣。說五濁罪過,窮劫不盡。

「大王,法末世時,有諸比丘、四部弟子、國王,多作非法之行,橫與佛法眾僧,作大非法,作諸罪過。非法非律繫縛比丘,如獄囚法。當爾之時,法滅不久。

「大王,我滅度後,未來世中四部弟子,諸小國王、太子、王子,乃是住持護三寶者,轉更滅破三寶。如師子身中蟲,自食師子,非外道也!多壞我佛法,得大罪過。正教衰薄,民無正行,以漸為惡,其壽日減。至於百歲,人壞佛教,無復孝子,六親不和。天神不祐,疾疫惡鬼,日來侵害。災怪首尾,連禍縱橫。死入地獄、餓鬼、畜生。若出,為人兵奴。果報如影如響,如人夜書,火滅字存。三界果報,亦復如是。

「大王,未來世中一切國王、太子、王子、四部弟子,橫與佛弟子書記制戒,如白衣法,如兵奴法。若我弟子比丘、比丘尼,立籍為官所使,都非我弟子。是兵奴法,立統官,攝僧典,主僧籍,大小僧統,共相攝縛,如獄囚法、兵奴之法。當爾之時,佛法不久。

「大王,未來世中,諸小國王、四部弟子自作此罪,破國因緣,身自受之,非佛法僧。

「大王,未來世中流通此經‘七佛法器’。十方諸佛,常所行道!諸惡比丘多求名利,於國王、太子、王子前,自說破佛法因緣、破國因緣。其王不別,信聽此語,橫作法制,不依佛戒。是為破佛、破國因緣。當爾之時,正法不久。」

爾時,十六大國王聞佛七誡所說未來世事,悲啼涕出,聲動三千。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失光不現。

時,諸王等各各至心受持佛語,不制四部弟子出家,當如佛教。

爾時,大眾、十八梵天王、六欲諸天子嘆言:「當爾之時,世間空虛,是無佛世。」

爾時,無量大眾中,百億菩薩——彌勒、師子月等,百億聲聞——舍利弗、須菩提等,五百億十八梵王、六欲諸天、三界六道、阿須輪王等,聞佛所說護佛果因緣、護國土因緣,歡喜無量,為佛作禮,受持《般若波羅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