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但我們的一生,與其說使用身體來為我們的學習工作服務,不如說,我們在很多時候都做了身體最忠實的奴僕:忙於它的吃,忙於它的穿,忙於它的住,忙於它的享樂,忙於滿足它的種種慾望……甚至忙了幾十年還嫌不夠,希望能永遠地忙下去。在古代忙於煉製丹藥,到現代又忙於病體的冷凍,為了長生不老的幻想,忙出種種匪夷所思的花樣,結果自然是徒勞。因為世上的一切都是無常的,地球尚有毀滅的一日,何況我們脆弱的色身?

佛經告訴我們:「有生無不死。」若是我們把色身執為永恆不變的實體,就難以面對它的衰老,面對終將來臨的死亡。

我們還對身體的色相執著不已。尤其是女孩子,對容貌的珍視更甚。不惜將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用於身體的裝修,塗脂抹粉、變換髮型,搞得全身細胞不得安寧。其實,我們的身體遠不如自己以為的那麼乾淨,不必說腐爛的死屍,就是青春妙齡的少女,體內又有些什麼呢?皮肉下不過是骷髏般的骨架,骨架裡不過是無法美化的五臟六腑,至於臟腑間的內容,就更是污穢不堪。每天,我們正是帶著這些自己所不喜歡的內容四處走動,不但不嫌棄,還要將它們套上華麗的包裝,百般珍愛。雖然我們的身體「九孔常流不淨」,但眾生卻認識不到這一點,反而執身為淨、為常,才引起了許多無謂的煩惱。因而佛陀在經典中告訴我們,要「觀身不淨」、「觀身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