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去,其實很殘酷

有因緣去福利院看望了那裡的老人。

大家都要老,但是,心裡卻不容易生出自己將來也會老的認知來。通常就會覺得,老人是老人,而我離老還很遠,好像我是不會老的。

也許是在寺裡用功久了,漸漸也能體會到一些自己也會老去的事實。

老去,其實很殘酷,年輕時,不管自己多高的地位,多麼風光,多少的財富,人一老,就都蔫了。現在有些福利院物質條件都不錯,飲食、安全、醫療各方面都很好,但是,隱隱地還是有更深刻的悲傷。

我見過一個老人,住在一個很好的福利院裡,我去的時候,他正坐在電腦前搜索著門戶網站的新聞,見到我,很認真地說,這裡一切都好,什麼都好,就是在等死。

還有更加不幸的老人,他們的肉體還活著,但是意識卻不行了,我只能用「意識不行了」這個詞,否則,便不知道如何表達。

他們躺在床上,接受著很好的護理,每半個小時就要翻一下身,以免長褥瘡,我見過最長的,已經躺了九年。

呼吸還有,意識不夠清醒,有微弱的反應。我不知道,老人在想什麼,心理活動是怎樣的。

還有一位是曾經比較有權勢的人,如今也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有微弱的意識,需要很複雜和高規格的護理。人,已經骨瘦如柴,躺在那裡的人,很容易讓人想到屍體,只是還有一口氣。

他旁邊還有一位,年輕時也不一般,現在一樣不能動了,靠別人照顧,手裡還攥著一坨衛生紙,那是為了防止他自己的手指甲掐傷自己的手心而特意塞的。

老人半張著嘴,微閉著眼睛。能感受到死亡隨時都會到來。

一般人不太有機會見到這樣的情景。生命要落幕的時候,就是這樣。不管我們有多麼的不情願。

我在醫院裡見過很瘦很瘦的人,無法想像,人可以瘦到那樣,骨瘦如柴,真的很形象。之前,我都不太敢正視。感到很恐怖。

物質條件差一點的,就是環境比較髒,一位長期做慈善的居士告訴我,她們一直幫助農村留守的孤困老人,屋裡實在是髒,如垃圾堆一樣。

我沒有親眼見過。但可以想像的到。這些居士們很了不起,親手幫老人們收拾了房間,清理垃圾,粉刷牆壁,購置床鋪,留下必備的生活物資。

更重要的是,他們帶來了信仰,我們可以不再害怕死亡,我們可以認識和了解生命的真相。

在養老院,我見過沒有臥床的老人,有的滿臉愁雲,有的很光彩、很慈祥,有的充滿了疑惑,有的是無奈、糾結,也有面帶怒氣、怨氣等等。其實,看面目,還是覺得愁苦的佔大多數,有的來自過往生活的苦難,也有來自對衰老、死亡的恐懼和未知。

不管如何,總是要結束了。這一生。

我開始確鑿地相信,真的有三寶的加持力,真的。作為一個出家人,走到這些老人們的面前,我看到那些慈祥的老人會變得更加慈祥,疑惑、怒氣、怨氣開始慢慢瓦解,彼此的目光開始溫和,開始充滿信任,有的人會有淚水。他們真心的接受出家人的每一個問候和祝福,真心地接受哪怕微不足道的一個小禮物。真誠地接受你念出的那句:「阿彌陀佛」。

我完全相信,三寶的功德,是真實的。並不完全在於語言,也不完全在於你帶去多少物質的幫助,僅僅是因為,一個出家人,就有這樣的力量。

也許,這種信任和祥和並不能保持太久,畢竟衰老的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但是,這種交流確實是一個好的開始,善根好的,可能從此就打開了一扇覺悟的門;善根不夠的,至少也是一個很好的機緣。

生命,如果沒有佛法,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那些無法預知的苦難。

師父也會讓我去參加一些養老院組織的活動,目睹和耳聞了很多暮年的故事。有一位年輕時聲名顯赫、風流倜儻的達人,面對衰老和死亡的時候,是那樣的無奈、悲傷和絕望,萬幸的是遇到了佛法,老人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通過念佛,平靜而從容地接受了死亡,很豁達,很瀟灑。

我可能理解了古來出家人為什麼豁出命去弘法。

因為生命需要。光靠物質是肯定不行的,還得需要正信的精神力量。有條件和因緣的,真的是要修行。不然,以後怎麼辦呢?

衰老,是無法逃避的苦難。老話說,人老是個寶。還是要看是什麼人老,我見過有的老人,人老了,身體需要照顧,一般世間的善人都可以做到。但是,攤上一個老人整天罵人,還打人,這個就不太好辦了。哪裡找到那麼多心寬似海的世間人來照顧他們呢?

師父跟我們講過,出家人老了真的就是寶,越老越是寶,哪個廟有個八、九十歲的老和尚,就是鎮寺之寶了,一百歲的,那更是寶上加寶了。而且,就我的觀察,非常多的出家人越老越清醒,越老越有修為,越老越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