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師弘法的三個約定

1937年5月初,夢參法師持青島湛山寺倓虛法師之函,到廈門萬石岩萬石禪寺邀請弘一法師赴青結夏安居,講律弘法。弘一應允,但有三約:一、不為人師;二、不開歡迎會;三、不登報吹噓。

5 月中旬,弘一法師攜傳貫、仁開、圓拙等弟子啟程,乘船北上。船在上海停留時,弘一一行拜會了葉恭綽居士。葉恭綽曾任交通總長、鐵道部長,上世紀30年代初與青島市長沈鴻烈等倡議、讚助興建青島湛山寺。葉氏在法寶館設午齋招待,席間問弘一法師乘何船赴青,席後為法師預訂了較舒適的艙位。不料,法師聽說後,遂改乘他船。

5月20日,弘一一行到達青島大港碼頭時,湛山寺住持倓虛法師領僧俗二眾前往迎接。別人都帶好些東西,弘一隻帶一破麻袋包,麻繩紮口,裡面一件破衲衣、破褲褂,一雙半舊不堪的軟幫黃鞋,一雙補了又補的草鞋。一把破雨傘,上面纏了好些鐵條。另有一竹提盒,放了些破報紙,還有幾本關於律學的書。弘一出家二十年,苦修南山律宗,無日不埋首律藏,探討精微,到處以弘律講律為事,為元明清七百餘年來南山律宗復興之祖,也是倓虛法師最羨慕的一位大德高僧。倓虛法師稱讚弘一說:「性格外倜儻而內恬醇,凡做事都與人特別。可是他一生的成功,也就在他這個特別性格上,做事很果敢,有決斷,說干什麼就干什麼,說不干什麼就不干什麼。」

弘一住在法師宿舍東間。因他持戒,寺裡也沒另備好菜飯。頭一次給弄四個菜送寮房裡,他一點沒動;第二次又預備次一點的,還是沒動;第三次減成兩個菜,仍然不吃;末了盛去一碗大眾菜。他問送飯的人,是不是僧眾都吃這個。是的話,他就吃,不是他還是不吃。他一日兩餐,過午不食。屋子都是他自己收拾,不另外找人伺候,窗子地板都弄得很乾淨。

他見客是有選擇的,愈是權貴人物他愈不見。平常學生去,誰去誰見。你給他磕一個頭,他照樣給你磕一個頭。倓虛法師的老友朱子橋將軍有事到青島,欲拜見弘一法師。朱子橋生於山東長清,陸軍上將銜,曾任署理黑龍江巡按使、廣東省長、中東鐵路護路總司令等,上世紀20年代中期離開軍政兩界,皈依印光大師,成為佛教居士,慈善賑災甚力。「九一八」事變後組織民眾後援會,支持東北義軍抗日。倓虛知會後,弘一很樂意見,他平素也知道朱將軍之為人。

同時來的還有青島市長沈鴻烈,他不見,讓人回答說,已經睡覺了。第二天,青島市長沈鴻烈請朱子橋吃飯,朱說:「可請弘老一塊來,列一知單,讓他坐首席,我作陪客。」沈鴻烈很同意,把知單寫好,讓倓虛去給弘一說。弘一笑笑沒言語。第二天臨入席時,又派人去請他,只帶回一張字條,上寫宋代惟正禪師辭卻金陵知州葉清臣宴請的一首《謝筵詩》:「昨日曾將今日期,短榻危坐靜思維。為僧只合居山谷,國士筵中甚不宜。」朱子橋倒是挺高興,說這是清高。沈鴻烈卻很不樂意,認為折了面子。弘一法師曾對傳貫法師說:「餘平生對於官人及大有名稱之人,並不敢共其熱鬧親好。怕墮名利養故,又防於外人譏我趨名利也。」

弘一法師到湛山寺不久,大眾就要求講開示。他講開示的題目是《律己》,意思是學律的人先要律己,不要拿戒律去律人。又說平常「息謗」之法,在於「無辯」,否則,越辯謗越深,倒不如不辯。他平素持戒的功夫,就是以律己為要。口裡不臧否人物,不說人是非長短。就是他的學生做錯了事,他也不說,唯一的方法就是「律己」不吃飯。幾時等你把錯改正過來之後,他才吃飯。他的講律課本是唐道宣律師刪訂的《隨機羯磨》,他說:「我研究二十多年的戒律,這次開講頭一課,整整預備了七個小時。」他戒行精嚴,以持戒念佛為正行,曾手書「戒是無上菩提本,佛為一切智慧燈」的聯語,表達自己的佛學見解。弘一法師在湛山寺講律半年,寫成一部《隨機羯磨別錄》和《四分律含注戒本別錄》。講律之餘,屏處一室,謝絕酬應,禮佛靜坐而已。

這是他第一次到青島,也是19歲後第一次回到北方。他出生在天津,在南方生活久矣。他在致弟子劉質平的信中說:「此次到青島後,如入歐美鄉村,其建築風景,為國內所未見也。」他還說:「此間風光清勝,可以忘憂。」他喜歡青島,也喜歡青島的海,每天要出山門,經後山,到前海沿,站在海邊的礁石上極目瞭望。

「七七」事變,抗戰爆發,青島已成軍事上的爭點,形勢十分緊急,有錢的人都紛紛南下,輪船滿員,買不到票子。弘一的友人和弟子都擔心不已,催他早日南下。弟子蔡冠洛寫信請他早到上海,上海有安靜的地方,可以卓錫。弘一覆信卻說:「惠書誦悉,厚情至為感謝。朽人前已決定中秋節乃他往;今若因難離去,將受極大之譏嫌,故雖青島有大戰爭,亦不願退避也。」他還在給友人的信中表示:「今居東齊湛山,復值倭寇之警。為護佛門而舍身命,大義所在,何可辭耶?」

湛山寺本來是預備留他久住的,過冬的衣服也都給置辦了。可是,弘一法師的身體不適於北方的嚴寒,當年10月,他要按預定的歸期離開。此時,形勢發生很大變化,上海陷於大戰的炮火之中,青島卻相對平靜。友人夏丏尊從上海來信,勸他暫住青島。他不為所動,迎著炮聲踏上黃埔灘。臨走前幾日,他給同學每人寫一幅 「以戒為師」的小中堂,作為紀念。末了,又給大家講最後一次開示,反覆勸人念佛。臨走時,與倓虛法師告別說:「老法師,我這次走後,今生不能再來了。將來我們大家同到西方極樂世界再見吧!」臨上船時,弘一法師從肘窩下拿出厚厚的一疊手寫經典,笑容滿面的低聲向夢參法師說:「這是送給你的。」夢參法師喜不自禁,此《華嚴經淨行品》約有四十多頁,末幅有跋云:「居湛山半載,夢參法師為護法,特寫此品報之。」

從青島經上海回到廈門,他寫了許多條幅送人,內容是:念佛不忘救國,救國不忘念佛。並加跋語云:「佛者,覺也。覺了真理,乃能誓舍身命,犧牲一切,勇猛精進,救護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