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之而震撼,所以我永不殺戮

我曾見過一場異常悲壯的死亡,正是那次死亡深深的震撼了我,我從此不願再傷害哪怕再微小的生命……

那是在一次圍獵班羚的過程中。班羚又名青羊,形似家養山羊,善於跳躍,每頭成年班羚重約30多公斤,性情溫馴,是獵人最喜歡的動物。

那次,我們狩獵隊嚴密堵截,把一群60多隻羚羊逼到布朗山的斷命岩上,想把它們逼下岩去摔死,以免浪費子彈。約莫相持了30分鐘後,一頭大公班羚突然吼叫一聲,整個班羚群迅速分成兩群;老年班羚為一群,年輕的為一群。我看得清楚,但弄不明白它們為什麼要按年齡分出兩群?

這時,從老班羚群裡走出一隻公班羚來。這只班羚頸上的毛長及胸部,臉上褶皺縱橫,兩支羊角已殘缺不全,一看就知道它已非常蒼老。它走出隊列,朝那群年輕的班羚「咩」了一聲,一隻半大的班羚應聲而出。一老一少兩隻班羚走到斷命岩邊,又後退了幾步。突然,半大的班羚朝前飛奔起來,差不多同時,老公班羚也揚蹄快速助跑。半大的班羚跑到懸崖邊緣,縱身一躍,朝山澗對面跳去。

老公班羚緊跟在後,頭一勾,也從懸崖上跳躍出去。這一老一少,跳躍的時間稍分先後,跳躍的幅度也略有差異,老公班羚角度稍偏低些,等於是一前一後,一高一低。我吃驚地想,難道自殺也要結成對子,一對一對去死嗎?這兩隻班羚,除非插上翅膀,是絕對不可能跳到對面那座山岩上去的。

果然,半大班羚只跳到四五米左右的距離,身體就開始下墜,空中劃出了一道可怕的弧線。我想,頂多再有幾秒鍾,它就不可避免地要墜進深淵。突然,奇跡出現了,老公班羚憑著嫻熟的跳躍技術,在半大班羚從最高點往下降落的瞬間,身體出現在半大班羚的蹄下。老公班羚的時機把握得很準,當它的身體出現在半大班羚蹄下時,剛好處在跳躍弧線的最高點。就像兩艘宇宙飛船在空中完成對接一樣,半大班羚的四隻蹄子在老公班羚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如同借助一塊跳板一樣,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墜的身體奇跡般地又一次升高。

而老公班羚就像燃料已輸送完了的火箭殘殼,自動脫離宇宙飛船。它甚至比火箭殘殼更悲慘,在半大班羚的猛力踢蹬下,像只被突然折斷了翅膀的鳥筆直墜落下去。可是,那半大班羚的第二次跳躍力度雖然遠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從地面跳躍的一半,但足夠跨越剩下的最後兩米距離了。瞬間,只見半大班羚輕巧地落在對面山峰上,興奮地「咩」叫一聲,轉到磐石後面不見了。試跳成功!

緊接著,一對一對班羚凌空躍起,山澗上空劃出一道道令人眼花撩亂的弧線,一隻隻老年班羚全摔得粉身碎骨。我沒有想到,在面臨家族滅絕的關健時刻,班羚竟然能想出犧牲一半挽救一半的辦法來贏得家族的生存機會。我更沒想到,老班羚們會那麼從容地走向死亡,心甘情願地用生命為下一代開通一條生存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