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在極樂綻放——肺癌少女往生故事

我今天把《淨土》雜誌去年的第五期找出來,給大家介紹一個我們本寺助念團助念的一個小女孩往生的公案。

這篇文章題目叫《花季在極樂綻放》。花季就是她只有十四歲,這個小女孩就死亡了,然而她在東林寺助念有往生的瑞相,所以她這個十四歲的花季是在極樂世界綻放了她的芬香。這個小女孩笑得非常燦爛,看到這個照片的時候我心裡都很感動。

為什麼呢?她是去年三月十九號來東林寺,第二天她就到了方丈寮,是她父母推著輪椅,中午去的。我一看到這個小女孩,當時她的性格特點是非常的孤僻,非常的冷漠,什麼話都不講。她的父母也是表述她的性格孤僻,不喜歡跟人來往,學習成績也不好。她父母是甘肅蘭州榆中縣青城鄉瓦窯村普通的農民。

從她的遭遇來看,也能夠折射出中國這三十年經濟發展在農村的一個困境。她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就把她寄養在她的奶奶家,直到她六歲的時候才把她接回來。所以這個小女孩對她父母非常的冷漠,不說話。又由於她學習成績不好,父母還常常打她。

就在這樣的心態當中,這樣的環境當中,她得癌癥是有原因的。所以到了2012年,就發現她有肺癌,已經不能手術了,晚期了,回去做保守療法,吃點中藥,還是不斷地惡化。身體每況愈下,不能行走了,就是雙腿自膝蓋以下沒有知覺,而且大小便失禁,還要靠藥物來排泄,發展到大腿也沒有知覺了。所以全家就心情非常沉重。

她的母親是在一個保險公司做清潔工的。這個保險公司有一個姓趙的女居士,就幫助她,跟她講淨土法門。但是這些他們都很陌生,都不信。但是這趙居士還很熱心,她看到這個小女孩肯定也沒得救了,她就說我跟東林寺助念團聯繫好了,你是不是把她送到東林寺助念團去助念?

所以他們是在什麼情況下過來的呢?實在是沒有辦法。因為她家鄉還有一個風俗,只有壽終正寢的老人才能土葬,小孩子夭折的,認為是一個不吉祥的很忌諱的事情,屍體不能在家裡停放,也不能夠土葬,所以他們就決定來東林寺。

這個小女孩的父親還不答應,直到火車要開動的時候還想不來。小女孩的母親還是下定決心,說你不想去就回家好了,我就一個人帶小孩去,就這樣她的丈夫也跟著來了。

助念團,開著車到火車站去接他們,讓他們一下子感到很慈悲,很溫暖。來到助念團的重癥監護室裡面,很多師父和居士都去幫她助念。開始他們沒有信心,尤其是這個小孩子的性格。這小孩子叫萬珈彤,她一直很孤僻,雖然大家都來好心地看望她,她一臉冷冰冰的樣子。別人跟她怎麼問候她也不搭話,就是這麼一個性格。好在大家也都是菩薩心,不跟她計較。

但是轉變在什麼時候呢?大家都讓她看光盤,跟她講極樂世界,慢慢她在這裡熏習,觀念上在改變。有一天這個小女孩就問她的媽媽,她說:西方極樂世界真的有嗎?小孩子也能去嗎?去了以後還能回來看你們嗎?她開始問問題了。那她母親就很肯定地說:極樂世界真的是有,別說是小孩子可以去,就是小動物都可以去,去了馬上就能回來看我們,幫助我們。

有一天好像病情又很緊張,大家又趕緊幫她助念。助念了一個晚上之後有一個轉捩了,雖然那個晚上沒有往生,但是她的身體狀況居然又大有好轉了,而且心態上有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就是她能夠對自然界美好的景色有欣賞力了。看到下雨都用手去接,而且放在手上擦臉上了,這是原來沒有的。然後對別人的態度也變得主動了,能夠雙手合十說感恩師父、謝謝姐姐之類的話了。她有一點感恩心了。你看這個佛號在她的靈魂深處改變她的氣質。

就這樣到了七月十五和七月十六,這可能是她非常危險的時候,大家就幫她助念。她有時候在昏迷狀態當中都會說:哎呀!媽媽,我好像看到很多公交汽車,還有黑色的車開過來了,但是車上擠滿了人,上不去怎麼辦呢?大家都在告訴她:什麼車來你都不要上去,只有等著阿彌陀佛拿蓮台你才能去。一次一次跟她來介紹極樂世界的莊嚴,阿彌陀佛的慈悲方便。

最後這位小女孩堅定地點頭說:我知道了,也記住了,一定要等著阿彌陀佛拿大蓮台來接我,我才去。這樣在七月十六號的晚上八點四十五分,在大家的助念聲中,而且這個小女孩自己也清晰地念著佛號,安詳往生了。

安詳往生之後,助念團又給她念了三十六個小時,再來探試,探試她的頭頂是暖的,而且全身非常的柔軟。尤其她得癌癥,腹腔都有腫瘤,但是都沒有破,那破了就有很多的膿流出來,那味道是很難聞的。但是她全身很乾淨,身上很柔軟,頭頂是暖的。所以大家都很歡喜,都堅定地相信她往生到了西方極樂世界。

尤其是這個小女孩往生之後,她家鄉眾多的親友都趕來了,趕來之後看到她歡喜的面相——那種往生的瑞相,大家都生起信心。她的姥姥、大姨、表姐原來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也沒有念過佛,她們看到這種情形,都要求三皈依,而且她的爸爸也對淨土法門產生了決定的信心。

所以她的往生還帶動了她的全家來信佛念佛。所以這個小女孩是挺了不起的。從開始一個非常冷漠的表情變成了笑得這麼燦爛的表情,真的只有念佛法門,阿彌陀佛的慈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