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的懺悔和積集資糧,是為了臨終時用的

業果的輕重有三段:第一個,約心;第二個,約境;第三個,約相續。我們講到第二個,約外在的環境來說明業果的輕重。

當我們在建立佛教的思想、建立正見時,就是開始在做因緣的觀察。佛教的因緣主要有兩個重點:一個是業力;一個是思想。我們的生命是由思想跟業力結合起來,才有今生的果報。

我們今天的主題——業果的道理,偏重在業力這一塊。所以學佛人剛開始要改造自己的業力,因為業力影響到生命的快樂跟痛苦,它跟解脫沒有直接的關係,卻有間接的關係。它主要主導我們生命的苦樂。

我們明白業果的道理,主要的修學只有兩個重點:一個是懺悔業障;一個積集資糧。第一個,懺除過去所造的罪業,在死亡之前趕緊懺悔;第二個,就是在生命當中,盡可能地積集善業。

懺悔業障、積集資糧,在聖道門跟淨土門的目標不一樣。聖道門的目的是為了追求來生安樂的果報,比方說善得人身、六根具足等等。但是淨土宗的目的,在斷惡修善,偏重在臨命終時沒有障礙這部分。

雖然臨命終時往生淨土是靠正念,但是,這個正念是要有條件的。古人說「願我臨終無障礙」,所以「阿彌陀佛遠相迎」。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在臨命終到來時,要為自己準備一點臨終的資糧。

一個沒有經過佛法訓練的人,一輩子就做一件事情,就是把過去的善業盡情享受,死命地花他的福報。花到臨命終時,大概福報花得差不多了。所以,現在善終的人很少,就是沒有病痛折磨,安安穩穩往生的非常少,因為他福報都花得差不多了,甚至透支了。

所以,淨土宗認為:既然臨終的正念很重要,我們一定要儲存一點資糧力讓臨終來受用。臨終的正念(明瞭的心)要現前,身心世界必須在一種沒有很大傷害、沒有很大干擾的安穩狀態下才可以生起正念。

淨土宗的懺悔業障、積集資糧,大部分的目的是為了準備臨終時用的。從臨終的角度來說,懺悔業障比積集資糧更為重要。因為我們臨終不一定要很快樂,但起碼不能有障礙。這時就必須要注意你的身、口、意當中有沒有很強大的業力,就是我們說的增長業。

我們會來到娑婆世界,每個人都有盲點。有些人喜歡造身業,做殺生、偷盜、邪婬的罪業;有些人殺盜婬做得不多,但口業很重,兩舌、綺語、妄言、惡口;有些人貪、瞋、癡熾盛等等,所以必須要在死亡到來之前,把自己的盲點抓出來。修行跟治病的道理一樣。醫生治你的病,你有十幾種病,他先治你最重的。我們對治自己的問題也是一樣,要把你的盲點找出來,就是所謂的增長業。

就是說,在你的日常生活當中,要滿足兩個條件:第一個,數數現行;第二個,深生好樂。這個行為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幾乎每天都會出現這個過失的,你要小心了。第二個,你要做這件事情時,心就像石頭一樣堅固,誰勸你都沒有用,深生好樂,用猛利的心來數數現行。這時在你的生命當中,這個業已經形成了增長業。

這種業在臨命終時,一定會起現行,它就變成臨終正念最大的阻力。如果我們沒有懺除這種罪業,就變成臨終時正念起現行,罪業也起現行。這時就很難從罪業裡面扭轉出來,因為我們薄弱的正念,是抗拒不了罪業的干擾的。所以,為什麼淨土宗人要盡量地去淨罪集資?因為我們必須要去創造一個安穩的臨終環境——所謂的善終。

在中國歷史上有一個公案,我們把它作一個例子來說明。宋朝的曹彬將軍,他是宋太祖打天下時一個很重要的大將軍。他年輕時讓人家算命看相,看相的陳先生說:「你的額庭飽滿,眼神炯炯有神,年輕時一定飛黃騰達。但是晚運,這個下巴,這個地閣,有凶煞之氣,有凶相,你很難善終,要麼生重病而死亡,要麼有殺身之禍。」

曹彬對算命看相這事很相信,就自我反省。他說:「我這個人脾氣暴躁,沒什麼耐性,個性刻薄,所以我要開始自我調整。」後來有一天,接到軍令,要去攻江南。那時江南守得很緊,他知道像這種死力抵抗的,一旦攻下城,一定是大屠殺,所以他就裝病。其他的將軍就來看他,慰問他說:「你得什麼病?情況怎麼樣?」他說:「我這個病非常嚴重,只有一種情況可以救,就是你們向我保證,一旦攻破城以後,不要濫殺無辜。」

這些將軍都是他帶出的子弟兵,就對天盟誓。對天盟誓,在古時候是很重要的。他們向上天歃血盟誓,這件事情就傳出去了。傳出去以後,江南老百姓聽了:喔!他把我們打下以後不殺我們,那我們乾脆投降好了。所以就投降了。他因為這一念的慈悲心,就用平和的方式把整個江南征服了。

這一念的慈悲心,他的相貌就改變了。他回到家鄉以後,又遇到那位相士。相士說:「你的相貌改變了,以前下巴的凶相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種慈悲的光明。你肯定造了一個很大的陰德。」古人在這段公案裡作一個批註說:一念慈悲心趨吉避凶。

我們從佛法的因果道理來探討這個公案。相由心生,他有這個凶相肯定就有劫難,他的業障跑哪裡去了?消失了嗎?沒有消失!諸位要知道,業力必須有煩惱的念念支持才能相續。他的個性改變了,思想改變了,所以「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

其實我們不可能在短時間把一個業障改變了,不可能!這樣子「願我臨終無障礙」就變成不可能了。我們的生命有限,無始劫來留的問題太多,生生世世留的業障太多了,但是有一點很重要:改變你的心態!就是不要用心去刺激你的業障,就像《楞嚴經》說的,你可以讓業障沉澱下來。所以,懺悔業障真正的意思,就是改變思考模式。

我們在造業時一定有一個煩惱在活動,你把那個煩惱停下來,雖然過去的業還在,但是它沒有煩惱的滋潤,就不能起現行,那個業就沉到大海去,這叫帶業往生。帶業往生簡單地說就是:你有業障,但是不要去刺激它。這叫「帶業往生」。

我們大家都有業障,為什麼有些人臨命終時,業障不起現行,有些人業障起現行?因為你去刺激它。這個地方有地雷,你不去碰觸,它不會爆炸的。所以懺悔,更重要的就是改過,要斷相續心,否則這種「數數現行、深生好樂」的煩惱,一定會觸碰你的罪業,到時候會破壞佛號的正念。

所以,整個因果的道理,其實就在講怎麼樣去創造一個臨終安穩的環境,就是你要減損這種惡念的勢力,是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