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有這種情況,趕快給他念經做好事

【復次普廣。若未來世。有男子女人。久處床枕。求生求死。了不可得。或夜夢惡鬼。乃及家親。或游險道。或多魘寐。共鬼神遊。日月歲深。轉復尪瘵。眠中叫苦。慘淒不樂者。此皆是業道論對。未定輕重。或難舍壽。或不得愈。男女俗眼。不辨是事。】

「復次普廣,若未來世有男子女人」,假使不論男女,在未來世,在床上害病,好也好不了;病是不好的,想死也死不到——輾轉纏綿地病,求生求死都辦不到。活不下去,就死吧?死又死不了,又不能自殺。

在這個病難當中,常時夢見惡鬼,或者他的親戚眷屬來纏繞他,夢中所去的地方都是陰險的。受魘寐,就是鬼神纏著,經常跟惡鬼惡神遊,就是他的病這種幻化境界相。這就是過去造的業現在受報、過去的業報現在論對,就是受報。

為什麼死不了?陰間把他的罪判輕判重還沒定刑。像咱們在人間的審訊時,沒有定他死罪,判他幾年,或是長短,他就定了。那人間能知道?這種病在床上纏綿不歇的,沒定他罪的輕重,想死、舍壽,不容易。他想求死,求死不得;求活,活著很不自在——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

一般的人不認得,「男女俗眼,不辨是事」,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如果碰見這樣事,勸他念念《地藏經》吧。他就好起來了,或者就死掉了。念《地藏經》死掉他不受罪,不會墮地獄了。

【但當對諸佛菩薩像前。高聲轉讀此經一遍。或取病人可愛之物。或衣服。寶貝。莊園。舍宅。對病人前。高聲唱言。我某甲等。為是病人對經像前舍諸等物。或供養經像。或造佛菩薩形像。或造塔寺。或然油燈。或施常住。如是三白病人。遣令聞知。】

在這個時間,「但當對諸佛菩薩像前」——只要有佛像、菩薩像都可以,不論哪尊佛、哪尊菩薩都可以,「高聲轉讀此經一遍」,把《地藏經》誦一遍。還有一個方式,或者把這病人他自己喜歡的東西、「可愛之物」,衣服也好,寶貝也好,珠子、瑪瑙或者他最喜愛的,或者莊園,或者舍宅,把它給他舍掉,供養人家。

「對病人前,高聲唱言」,讓病人得知道;「我某甲等」,為這個病人,對《地藏經》、或者地藏像,或者其他的經、其他的像,把這些供物供養給眾生。

「舍諸等物」,或者供養經,印經,或者供養佛像、菩薩像,或者造塔寺,或者點上油燈,或者供養寺廟、常住——大眾僧人住處的。凡稱常住的,必須得二十個僧眾,不到二十個僧眾算不上常住。有三、五眾,那算個小廟,也算眾生。五人以上,能做懺悔的。但是要作大懺悔必須得二十個人,這才算眾生之物。

「如是三白病人」,或者把他所愛的東西、或值錢的,對他說三遍,讓他知道,耳根能聞得到。

【假令諸識分散。至氣盡者。乃至一日。二日。三日。四日至七日以來。但高聲白。高聲讀經。是人命終之後。宿殃重罪。至於五無間罪。永得解脫。所受生處。常知宿命。何況善男子善女人自書此經。或教人書。或自塑畫菩薩形像。乃至教人塑畫。所受果報。必獲大利。】

現在他這個人神識已經昏迷了,他分辨不出來,怎麼辦?大家給他迴向,乃至一日、二日、三日至七日以來,對他大聲地念、大聲地讀經。就是聲音高一點,能夠使這個命終的人、要死的人,他過去的重罪,或者犯了五無間罪,就是前頭講下阿鼻地獄、無間地獄的,這麼一念經,給他這麼一迴向,不下地獄了,免離那個地獄苦難。等他受生了之後,有宿命通,能知道過去生自己做的業、做錯的事。

這個是佛一再囑託,如果你家裡有這類情況的話,趕快給他念經,做好事、做善事,能可免難。這是佛對普廣菩薩說,地藏菩薩就有這麼大的力量,你念經也好,造像也好,求地藏菩薩加持。

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自書此經」,自己去印或者是寫《地藏經》;或者叫人家去做、叫人家去寫;或自己能畫地藏像,乃至你自己不能畫,出錢請人家給你畫;或是塑像,乃至拿泥巴塑,拿塑料、金銀銅鐵都可以——「必獲大利」,你一定能得到很大的利益。

【是故普廣。若見有人讀誦是經。乃至一念讚歎是經。或恭敬者。汝須百千方便。勸是等人。勤心莫退。能得未來。現在千萬億不可思議功德。】

「是故普廣,若見有人讀誦是經」,你要看見有人讀誦《地藏經》,「乃至一念讚歎是經」,就很短時間、一念間讚歎地藏經,他並沒讀也沒誦,讚歎這個經的功德;或者遇見《地藏經》了,非常恭敬,非常誠懇,那你就勸這個人,用許多方法勸這個人。

勸他干什麼?別退,常時受持、常時念,能得到未來、現在——現在生就能得到,那未來更能不斷的了——「千萬億不可思議功德」,不是一件兩件事,功德的力量有千萬億那麼多,言其你讀誦《地藏經》的功德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