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破曉,朱友峰居士興沖沖的抱著一束鮮花及供果,趕到大佛寺想參加寺院的早課,誰知才一踏進大殿,左側突然跑出一個人,正好與朱友峰撞個滿懷,將捧著的水果,撞翻在地,朱友峰看到滿地的水果忍不住叫道:「你看!你這麼粗氣,把我供佛的水果全部撞翻了,你怎麼給我一個交待?」

這個名叫李南山的人,非常不滿的說道:「撞翻已經撞翻,頂多說一聲對不起就夠了,你干嘛那麼凶?」

朱友峰非常生氣道:「你這是什麼態度?自己錯了還要怪人!」

接著,彼此咒罵,互相指責的聲音就此起彼落。

廣圄禪師此時正好從此經過,就將兩人帶到一旁,問明原委,開示道:「莽撞的行走是不應該的,但是不肯接受別人的道歉也是不對的,這都是愚蠢不堪的行為。能坦誠的承認自己過失及接受別人的道歉,才是智者的舉止。」

廣圄禪師說後接著又說道:「我們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必須協調的生活層面太多了,如:在社會上,如何與親族、朋友取得協調;在教養上,如何與師長們取得溝通;在經濟上,如何量入為出;在家庭上,如何培養夫妻、親子的感情;在健康上如何使身體健全;在精神上,如何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能夠如此才不會辜負我們可貴的生命。想想看,為了一點小事,一大早就破壞了一片虔誠的心境,值得嗎?」

李南山先說道:「禪師!我錯了,實在太冒失了!」說著便轉身向朱友峰道:「請接受我至誠的道歉!我實在太愚癡了!」

朱友峰也由衷的說道:「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不該為點小事就發脾氣,實在太幼稚了!

廣圄禪師的一席話,終於感動了這兩位爭強好鬥之人。禪,有高調,也有低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