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如是:一時,佛在拘深國,王號曰優填。拘深國有逝心,名摩回提,生女端正華色,世間少雙。父睹女容一國希有,名曰無比。鄰國諸王,群僚豪姓靡不娉焉。父答曰:「若有君子容與女齊,吾其應之。」

佛時行在其國,逝心睹佛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身色紫金巍巍堂堂光儀無上,心喜而曰:「吾女獲匹。」歸語其妻曰:「吾為無比得婿,促莊飾女將往也。」夫妻共服飾,其女步瑤華光,珠璣瓔珞莊嚴光國,夫妻共將女至佛所。

妻道見佛跡相好之文光彩之色,非世所有,知為天尊,謂其夫曰:「此人足跡文理乃爾,非世所聞,斯將非凡,必自清淨無復淫慾,將不取吾女,無自辱也。」

夫曰:「何以知其然?」

妻因說偈言:

「婬人曳踵行, 恚者操指步,

 愚者足躘地, 斯跡天人尊。」

逝心曰:「非爾女人所知,汝不樂者便還歸。」乃自將女詣佛所,稽首佛足白佛言:「大人勤勞教授,身無供養,有是粗女願給箕帚。」

佛言:「汝以女為好耶?」

答曰:「生得此女,顏容實好,世間無雙,諸國王豪姓多有求者不以應之。竊見大人光色巍巍非世所見,貪得供養故,宜自歸耳!」

佛言:「此女之好為著何許?」

逝心曰:「從頭至足週徧觀之無不好也。」

佛言:「惑哉肉眼!吾觀之從頭至足無一好耶!若頭上有發,但是毛象馬之尾亦皆爾也。發下有髑髏,但是骨屠家豬頭骨亦爾也。頭中有腦者,如泥腥臊送。鼻下之著地莫能蹈者,目者是脆決之純汁,鼻中有涕,口但有唾,腹藏肝肺皆亦腥臊,腸胃膀胱但成屎尿腐臭難論,腹為幃囊裹諸不淨,四支手足骨骨相拄筋連皮韜,但恃氣息以動作之。譬若木人機關作之,既畢解列其體,節節相離,手足狼藉,人亦如是,有何等好而雲少雙?昔者吾在貝多樹下,第六魔天王莊飾三女,顏容華色天中無比非徒此論,欲以壞吾道意。我為說身中穢惡,即皆化成老母形壞不復慚愧而去。今是屎囊,欲何所戀?急將還去,吾不取也。」

逝心聞佛所說,忽然慚恥無辭復言,又白佛言:「若仁不取者,更以妻優填王可乎不?」佛不答焉。

逝心即送女與優填王。王獲女大悅,拜父為太傅,為女興宮,伎樂千人以給侍之。王正後師事佛,得須陀洹道。此女讚之於王,王惑其言以百箭射其後,後見箭不懼都無恚怒,一意念佛慈心長跪向王,箭皆繞後三匝還住王前。百箭皆爾,王乃自驚暢然而懼,即駕白象金車馳詣佛所。未到下車,避從步進,稽首佛足,長跪自陳曰:「吾有重咎在三尊,所以彼婬妖從欲興邪,於佛聖眾每一惡念,以箭百枚射佛弟子,如事陳之睹之心懼。唯佛至真無量之慈,白衣弟子慈力乃爾,豈況無上正真佛乎!我今首過歸命三尊,唯佛弘慈原赦其咎。」

佛笑曰:「善哉王!覺惡悔過,此明人行也,吾受王善意。」王稽首,如是至三,佛亦三受之。

王又頭面著地,退就坐曰:「稟氣凶頑,忿戾自恣,無忍辱心,三毒不除惡行快意,順女妖邪不知其惡,自惟壽終必入地獄。願佛加哀,廣說女惡魑魅之態,入其羅網少能自拔,吾聞其禍必以自誡,國民鉅細得以改操。」

佛言:「用此問為且說餘義。」

王曰:「餘事異日說之不晚,女亂惑意凶禍之大,不聞其禍何緣遠之?願佛具為吾釋地獄之變,及女人之穢。」

佛言:「具聽!男子有婬之惡卻睹女妖。」

王曰:「善!願受明教。」

佛言:「具聽!男子有四惡急所,當知世有婬夫,恆想睹女思聞妖聲,遠舍正法疑真信邪,婬網所綶沒在盲冥,為欲所使如奴畏主,貪樂女色不覺九孔惡露之臭穢,渾沌欲中如豬處溷不覺其臭,快以為安不計後當在無澤之獄受痛無極,注心在婬啖其涕唾玩其膿血,珍之如玉甘之如蜜,故曰欲態之士,此為一惡態也。又親之養子懷妊生育,稚得長大勤苦難論,到子成人,擢家竭財,膝行肘步,因媒表情致彼為妻,若在異域尋而追之,不問遠近不避勤苦,注意在婬捐忘親老,既得為妻貴之如寶,欲私相娛樂惡見父母,信其妖言,或致斗訟不惟身所從生,孤親無量之恩,斯謂二惡態也。

又人處世勤苦疲勞,躬自致財本自誠信,敬道之意尊戴沙門,梵志之心覺世非常佈施為福,取妻之後,情惑淫慾愚蔽自擁,背真向邪專由女色,若有佈施之意,雖欲發言相呼女色,絕清淨行更成小人,不識佛經之戒、禍福之歸,苟為婬色投身羅網,必墮惡道終而不改,斯謂三惡態也。又為人子不惟養恩,治生致財不以養親,但以東西廣求婬路,懷持寶物招人婦女,或殺六畜婬祀鬼神,飲酒歌舞合會之後,至求方便更相招呼,以遂姦情,及其獲偶,喜無以喻,婬結縛著無所復識,當爾之時唯此為樂,不覺惡露之臭穢、地獄之苦痛,一則可笑,二則可畏,譬若狂犬不知其非,斯謂四惡態也。」

佛言:「男子有是四惡用墮三塗,當審遠此態免苦耳!復聽說女人之惡。」佛便說偈言:

「已為欲所使, 放意不能安,

 習施於非法, 將何以為賢?

 欲為畜生行, 以欲還自殃,

 溷蟲在臭中, 不知為處難。

 如蟲在冥中, 不知東以西,

 結著於淫慾, 惡此亦蟲論。

 婬既不見道, 日夜種罪根,

 現世君臣亂, 上下為迷昏。

 王法為錯亂, 正法為迷焚,

 農夫舍常業, 賈人為彌連。

 現世更牢獄, 死復入太山,

 當受百種毒, 其痛難可當。

 洋銅灌其口, 山連笮其身,

 此輩有百數, 難可一一陳。

 常在三惡道, 宛轉如車輪,

 若世時有佛, 而已不得聞。

 女人最為惡, 難與為因緣,

 恩愛一縛著, 牽人入罪門。

 女人為何好? 但是屎尿囊!

 何不諦系視, 為此而狂荒。

 其內甚臭穢, 外為嚴飾容,

 家有含毒蠍, 劇如蛇以龍。

 譬如錦韜牟, 羅縠綶鋒鋩,

 愚者睹其表, 玩之以自殃。

 智者覺而舍, 癡者致死傷,

 淫慾亦如是, 抱刃以自喪。

 睹新即厭故, 所樂亦無常,

 言為刀斧截, 笑為棘以荊。

 內懷臭穢毒, 飾外以華香,

 癡人貪其味, 不惟後受殃。

 譬若鴆毒藥, 以和甘露漿,

 所向無不壞, 飲之皆仆僵。

 亦如薪得火, 草木被重霜,

 睹表不計裡, 是為最非詳。

 女毒甚於是, 草乃見形傷,

 絕欲以求道, 故有淫慾情。

 其形甚易見, 癡人情不絕,

 羅網四面張, 去道如絲發。

 人本清淨種, 如魚處深淵,

 智者乃自覺, 著網不得還。

 欲網甚於是, 結縛甚欲堅,

 投身置荊棘, 可得脫其身。

 譬若饑猿猴, 望見熟甘果,

 專心投色慾, 是輩百向墮。

 亦如魚食鉤, 飛蛾入燈火,

 愚者見歡喜, 不惟後受禍。」

佛說如是,優填王歡喜即以頭面著地,白佛言:「實從生以來,不聞女人之惡乃爾!男子悖亂隨之墮罪,但不知故不制心意。從今已後終身自悔,歸命三尊不敢復犯。」為佛作禮,歡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