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有什麼規矩儀式和禁忌嗎

天下事有定理,無定事,當以理定事,以事論理,俾合乎天理人情,則得之矣。孟子所謂,男女授受不親為禮,謂嫂溺不援為豺狼,當此之時,固不能依平常之禮為論也。孝子事親,無所違逆。

若親生毒瘡,猶須以針錐刀鎞刺割,又須狠力擠其膿,以至見血方止,此亦是孝之發露處。若畏其犯逆,則親命已矣。然不可見有如此行者,謂之為孝,乃於無毒瘡之父母,亦作如此刺割,則成大逆不道,天雷當殛。

女子經期,乃大半世之痼疾,發必數日,何可以因此遂停念佛乎。平時必須致潔致誠,至此雖身體不能致潔,當倍致誠。小衣內必厚襯布,勿令污血流於佛堂。凡手若摸下體,必須洗淨。禮拜若不便,當少禮。至於念佛,誦經,則固以志誠恭敬心行之,其功德與平常了無減少。以佛為一切眾生之大慈悲父母,當此病發時,能至誠念佛,則當倍生憐愍。

若如愚人所執,身有此不潔之病,則不可念佛。若兒女墮於圊廁之中,亦不可呼父母以求救援也,有是理乎。念佛人,宜行,住,坐,臥,心常憶念。平時須於潔淨處,衣冠整齊時,或出聲念,或默念皆可。唯睡眠,及大小便,倮體澡浴時,只可默念,不宜出聲。若遇刀兵水火災難,則任是何地,何種形儀,皆須出聲念,以出聲比默念更為得力故也。若女人生兒子時,當於未生前即念。及至臨盆,雖倮體不潔,亦宜出聲。此時有性命相關,如墮水火以求救援,不得論儀式不莊,污穢不淨等也。

女人難產,不是與所生兒女有怨,便是宿世怨家,障不許生,令其受苦。能念佛,並旁邊料理之人同為念佛,則彼等怨家聞佛聲,當即退避,不敢為礙矣。是以女子從小,便當令其念佛,以期預滅此難。若平時常念佛之人,斷不至有此危難。即平時不念佛之人,能志心念,亦必定易生。愚人執崖理,謂家中女人生子,家中都不可供佛,也不可念佛,否則得罪。此係執死方子醫變癥者,只知其常,不知其變,可哀也已。汝能將此義,與親鄰婦女說,其功德甚大,而毫無所費,可謂拯人於未危。但須詳為分別,切不可謂女人生子,倮體污穢皆無礙,平常亦了無敬畏,不須淨潔,則又獲罪不淺。

平常須依常理,月經來,及生產,乃是變理。詳審孟子,及光所譬,自可悉知。今為汝寄文鈔一部,安士書一部,觀音頌一部,壽康寶鑒二本,祈詳閱。文鈔,不但修持淨業有所依憑,即涉世守身,齊家教子等法,皆有發明。當今之世,必須認真提倡因果報應。教子固屬要務,教女更要於教子。以人之幼時,常在母邊,母若賢,則兒女自然會賢。以熏陶化育於平時,習已成性,及長而受父教,則順流而導,實為易易。今世之亂至如此,皆無上二種之善教所致。光挽劫無力,救世有心,故為此一上絡索。倘不以為老僧迂腐之談,則幸甚。(致自覺居士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