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理想與現實之間

在理想與現實之間

理想與現實之間究竟有多遠?世間人懷揣高學歷文憑步入社會,發現自己竟然成了房子和車子的奴隸;修行人懷著成聖成賢的心願奮鬥幾年後,發現自己仍舊處處煩惱。一次次失敗,一次次反省,我們懷著美好的理想,卻在現實中矛盾。當下與理想越來越遠,很多人放棄了。

然而師父說,修行就是讓自己生命的狀態,不可能成為可能。一般認為不可能做到的,我們能夠做到。不可能有這種成就,變成可能有。這需要改變自己,修改自己的行為,只有改變自己才能夠有理想的未來,才能夠有理想的自己。感恩師父的鼓勵!

當自己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時,非常容易埋怨別人,責怪社會,但是通過一段時間的修行,我漸漸發現:不圓滿的只有自己的心,外在哪有不圓滿的呢?當我困惑於未來道路不明,埋怨人都太精明時,是自己智慧不夠;當我嘆息世間太冷漠,事事無人支持時,是自己福報不夠;當我沮喪於修行進步不大時,是自己的善巧和努力不夠。所以,理想和現實的橋樑,就是修行自己。不是改變社會,命令別人,而是自己通過努力,不斷提陞自己的境界,從而實現理想。

當然,並不是一切虛幻的理想都能夠實現。比如我要即生成佛,這雖是個好的想法,但並不現實。這是對自己善根和增上環境不加考慮,對到底什麼是佛,對佛道的長遠根本不了解,而錯會經義,急功近利。但是通過這一生,讓自己生命品質提陞一大步,讓師法友的因緣增上,這是很可能實現的。所以師父說,我們學佛修行,必須要非常清醒,哪些是不能的,哪些是可能的,哪些是能夠的。

別守著自己的業障不放

學佛後,修行不得力,就會說一句話:「我業障很重。」於是大家都希望哪天業障完全淨除了,自己就可以好好修行了。然而師父說,我們過去做錯的事是非常多的,要懺悔也是懺悔不完的。但是懺悔不完,不一定說這個惡業的力量就會出現。只要我們沒有煩惱去引發惡業,那業的力量就不會現起。

這是修行的大善巧!

別盯著自己的業障不放,給自己一些光明的空間。先讓心充滿善法的光明,充滿覺悟的力量,現起觀照的力量,不讓煩惱現行持續。就像家裡雖然放著幾大捆柴火,但我們不去點燃,就沒有事,照常生活。我們的心也是,雖然過去有業障,只要現在煩惱輕,天天想著善良、開心、光明的事情,自然就會感召來善緣好事,業障就不會發揮作用。

因為對於我們凡夫而言,業是斷不了的,但是煩惱是可以把握的。如同家裡的柴火堆積如山,靠現在自己的力量,根本搬不出去,就別抱著柴火不放。弄不好,反而把柴火點著了。我們主要對治的是煩惱,不是業障。如果不懂修行的善巧,整天想著業障,但自己消不掉,內心又缺乏善的力量,不斷生起煩惱,反而更容易引發業障現前。

讓內心生起善法,是遠離業障最好的辦法。

靠環境點燃我的熱情

師父將人的發心分為三種:自覺、他覺、不覺。自覺的人,內心善法力量強,煩惱輕,不論做事、工作、生活都會很有熱情,很有興趣,動力十足。所以他可以自我燃燒,照亮別人。他覺的人,需要有外緣的提策,要靠別人來點燃。不覺的人,怎麼講怎麼幫忙都沒用。

我們一般人,自我燃燒,自我奉獻的力量都不強,就需要有環境的保護和提策。師父舉例說:我們在寺廟裡,大家互相幫助就很自然,但是到了社會上,彼此競爭,你去幫助別人,他就會覺得很奇怪。所以,環境對我們人的影響是很大的。在某種程度上,一個人處於怎樣的環境,就會塑造出怎樣的心靈。

對孩子的教育與對我們自己的教育是一樣的。讓人善良起來的最好方式,不是為他講述多少道理,而是讓他與一群善良的人在一起。因為佛法在心,是心與心的傳遞和影響,是氛圍對心的熏陶。甚至可以說,培養一個好的氛圍,比面對面教育一個人更重要。也可以說,有了一個好的氛圍,自然就能夠培養出一批批優秀的人才。

一個人若是缺少善緣,即便有善心也是會被淹沒的,就連初發菩提心的菩薩也如此。《大智度論》中說:「敗壞菩薩者,本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遇善緣,五蓋覆心,行雜行,轉身受大富貴,或作國王,或大鬼神王、龍王等。以本造身、口、意惡業不清淨故,不得生諸佛前,及天上、人中無罪處,是名為敗壞菩薩。」由此可見,環境對於我們成就的重要性了。

所以,讓自己多在寺廟清淨的氛圍裡熏修,就是在愛護自己的心;多依靠善師善友的力量,來點燃我們勤奮工作、奉獻他人、持久修行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