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十二種特點

作為人的特點,安士居士在這裡,概述了十二種特點:

首先是談人的一種尊貴性,「萬物皆備於我」,「仁義禮智」本身具足,世間和出世間一切善法,在我們當下一念當中完整具足,我們具足如來的全體的智慧德相,你說人性是多麼的尊貴。

「人為萬物之靈」,人能夠頂天立地作為三才之一,天之「廣大」、地之「厚載」、萬物的功能,都要借助人的德能才能實施,所以「萬物皆備,人何其尊」。這是第一個特點。

第二個特點就是「貴」。這樣的人性的這樣的德能,你能顯發出來,就能統理大眾,就能做領導,做領袖,做國王。所以「可帝可王,人何其貴」啊。

所以你能做帝王的人,一定能與天地之心相符合,與我們的仁義禮智心相脗合,你的道德智慧的能量才能起來,你才有領袖大眾的能力,大家就會擁戴你做帝王,那你的生命是多麼的高貴呀!

第三個,人之「貧」。前面談的尊貴,但也要談他的貧賤,因為人性的多樣性、複雜性,就看我們選擇什麼把它顯發出來。你的尊貴是要你體合天地之心,你的仁義禮智你才能尊貴,但是我們又是受業力的牽引來到這個世間,你投生在這個世間當中,你沒有帶來一分錢,你離開這個世間也是兩手空空離開的,縱然你是億萬富翁也帶不走一塊錢,所以人又「何其貧」,貧窮啊。

那你看再好的美味佳餚通過我們的喉嚨到了我們的腸胃裡面,很快就成為糞便了、大小便了,所以人又「何其賤」,低賤,污穢呀。每天早上我們都要思惟你不洗臉就是粘呼呼,不刷牙口裡就發臭啊,再一大小便就掩鼻而過呀。我們身體是這樣的肮髒,「人何其賤」啊。

那麼,生命是怎麼來的?每個人都要十月懷胎,坐在那個胎獄裡面,每天被那個母體的五臟六腑所壓迫呀,蹲在那個地方,蜷縮著身體,在那裡蜷縮十個月,然後從狹窄的產道出來,非常痛苦,人又「何其卑」,這是卑賤啊。

然後一出生在這個世間上,他就要貪戀自己的生命,他就要掠奪,掠奪的本性就出來了。首先,把那些海陸空的生命,這些魚、蝦、豬、雞,水裡的魚蝦、陸地行走的這些雞羊豬狗,這些諸多的眾生的生命都要宰殺供他享用,來滋補他的身體。而且貪得無厭,比老虎還厲害,老虎吃飽了再怎麼樣它也動不了念頭再去捕殺,帶有儲存的慾望,沒有;人把這些吃完了他還要屠宰,他還要把它儲藏起來,所以人又何其的殘酷。

那麼,人還有他的虛偽的一面,外面穿的是名牌的綢緞錦衣,中間這個滿肚子都是屎尿,還要天天梳妝打扮,人又何其的「偽」,虛偽。

那麼每個人又有很深的慾望,大了就要戀愛、就要結婚、就要娶妻子,然後這個妻子就要……,常常就會做「妻管嚴」了,這個妻子拿著鞭子天天抽著他去賺錢,去當官,去要這個去要那個,每天甘心被妻子所驅遣,去奔波這些功名利祿,人又何其的「奴」啊,奴性,做奴才呀。

把自己住的一個地方「藏身之處」,就指為這是我的家。這個小品當中很渴望:《我想要個家》,有個地方這就是愛得不得了,這是我生命的避風之港,念念都想著家,人又「何其小」啊,心那麼小啊。實際上哪是你的家呀?就是你暫時住幾年、住幾十年的一個地方、一間屋子而已啊,你的家在什麼地方都搞不清楚哇,真正的家在什麼地方都搞不清楚。

如果碰到冤家對頭見面,這是你的家,天天在這罵呀打呀。甚至有個人都說:我現在天天很害怕,我那個老婆常常手上拿著把剪刀要殺我。你跟拿著剪刀的所謂的妻子睡在床上,這就是你的家嗎?

白天滿口子仁義道德,講得天花亂墜,到了夜晚呢,就什麼丑惡的事情都敢作,人又「何其羞」,何其地羞恥啊。

每個人都想長命百歲甚至永遠活在這個世間,就是活了九十多歲的人你跟他討論死這個問題,他都不跟你討論。你九十多歲了,你說「祝你長命百歲」,他還不高興,啊,你還巴不得我早死啊!他認為長命百歲還不行。

但是他不知道今日的生命是不能保證明天的你是不是能活在這個世間的。一個地震來了,一個海嘯來了,一個核電站泄漏了,一個火災了,你就一命嗚呼啊。乃至於你今天晚上睡下去,忽然有個猝死,你就起不來啊。今晚脫了鞋和襪,未知明朝穿不穿哪,所以生命是何其的脆弱呀。

閻王爺一呼,你就去了,閻王爺叫你三更走哇,你想送個大紅包想留到五更走都不行,他不留情面啊。派兩個小卒來把你的魂一勾走,那不管你在什麼地方,魂一勾你撲通一下就倒在地上,你就死了。所以人又何其的「懦」啊,怯懦。

你看看,這就是我們生命的現象、本態。我們有尊貴的一面,我們也有這種貧賤的一面,也有虛偽的一面,也有怯懦的一面。所以生命該何去何從,我們要認識清楚,不能糊塗生,不能糊塗死啊。

我們常常對這些東西都沒有思惟,每天想到的就是所謂的事業、賺錢。一問這些「人」本身的一些學問、一些智慧,他都茫然。甚至他會嘲笑:你問這些干嘛呀?他都不需要考慮這些問題,覺得我賺錢都來不及,哪會考慮這些沒有用的事情呢?實際上這是最有用的!你連自己都搞不明白你還去搞什麼東西呀?

所以聖人的教化,是要我們認識你自己。認識了我們的尊貴的一面,我們才能夠充滿自信自肯把好的一面張揚出來;認識了自己卑賤的一面、殘酷的一面、這個怯懦的一面,我們才會去止惡。

在佛性和魔性的兩軍對峙當中我們增援什麼力量?我們看重什麼?我們的心放在哪裡,我們的行為表達在什麼地方,我們的生命才能夠張揚成什麼樣的東西出來。「一心具足十法界」 ,這一定要認識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