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觀的四個層次

人生觀,本是哲學名詞,是指對於人生抱持的看法,以及個人對於處世的態度。可因各人所受的教育程度、文化背景、宗教信仰、人格修養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意見,也就形成了不同的層次。今天我用六個段落進行主題的說明。

何謂人生觀

一、人生觀感對於人生的看法:

首先,肯定人類與礦物及植物有別。人類屬於動物的一種,略帶動物的性格和特質,卻又異於一物般的動物。人性之中,既可比美動物的馴良可愛之處,也有較之於猛獸更凶殘可怕的一面。古人以「人面獸心」、「人形獸性」等比喻,作為劃分人的心性與獸的心性之區別,也代表了一般人對人生的看法。

二、人生包括了人的生活、人的生命、人的生存等三部份:

「人的生活」,是人在空間環境中的活動現象。例如我們每天上班辦公、到學校做家務等,一切在空間中的活動。除了基本的物質生活之外,還有精神生活,如娛樂、信仰和欣賞藝術等的需求。

「人的生命」,是人們在時間過程中的延續現象,從過去到現在,今天到明天,以至無盡的將來。人的一生,是從出生到死亡,然後走進歷史,成為歷史的一部份。人類的生命與動物差異之處,是動物沒有歷史的生命觀,人生與歷史相結合,故有對歷史負責,以有及活在歷史上的生命價值觀,便是世間聖賢豪傑之士的人生觀了。

「人的生存」,是指人類存在於時間及空間環境中的事實。人類生存於時間中的階段,一般人只局限於從出生到死亡為止,一期的生命結束,便不存在。而人類生存於空間的活動範圍,因人而有大小不等,但也極為有限。個人的生存,對全體的時空而言,實在微不足道,如果通過宗教、哲學等的奉獻和菩薩的願心,便可成為無限。例如,中國的孔子、老子、莊子,西方的耶蘇,雖然他們生存的年代已成為歷史,他們思想的影響力卻是源遠流長,將與人類的文化同垂不朽,超越了他們肉體生命存在於時空中期長。另一個例子,是印度的釋迦牟尼佛,他的色身的生存,僅僅八十年壽命的時間,和印度恆河中游游化的空間;他的影響,卻將於全宇宙同時存在,通過他的悲願,那就是豈窮三際橫遍十方了,乃是超越於時空觀念的在存在。

三、人生是什麼?人行的目的、意義、價值是什麼?

如果人生而沒有目的,生活便顯得十分空虛。如果生命欠缺意義,便會像行尸走肉一般,何必要生活著受苦。假使生存而沒有價值,不僅生存的本身變成多餘的嗸物,而且也白白地浪費了世界的許多資源。人生的目的,凡夫是來受報還債,菩薩行者是來修道還願;人生的意義,則因人的身體難得,而又能夠知善和惡,能夠為善去惡;人生的價值,是在能夠自利利人,成己成人,多積功德,增長福慧。

我曾聽到一位母親歡著氣說:「像我這種女人,出身寒微,目不識丁,存活在世上,既沒有用處也沒有意思。」當時,她有一個不到十歲的男孩,聽到之後,似乎覺得有點恐懼,馬上對他的母親說:「媽媽,千萬不要說這種話,我很需要你,對我來說,這世界上你是最重要了!我不能夠沒有媽媽!」母親聽後便體會到,她在小孩的心目中,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轉念間便感到雖苦猶樂,非常安慰,這也就是她對人生價值的確定。

動物本能形能態的人生觀

告子曰:「食色性也。」也就是說,飲食、男女,乃是人的本能。不論是文明人或野蠻人,都會有其求生的本能,便是飲食;也都會有傳宗接代的本能,便是生兒育女。渴望自己的生命得以延續,不能沒有飲食,同時在生理成熟之後,渴望得到配偶,便有男女的夫婦生活。這被稱為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因為跟其他動物如狗、貓、老鼠甚至魚類等均十分相似。所以,人類生活的目的,若止於此,便是最層次的人生觀,那跟一般動物的本能相同。

很多人對人生的目的感到茫然,認為人生是件無奈的憾事,既然接受了生命,便唯有凡事聽天由命,苟且偷安地活下去;基本上,這還是屬於動物本能層次的人生觀,一般人往往也曾產生這些念頭而不容易察覺,當然誰也不喜歡承認,自己是屬於這個動物本能形態的層次。但是,我經常會被問及:「我為什麼要在這世界上活受罪?」「我為什麼這樣苦?」「我前輩子欠的債究竟有多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還清?」許多人知道自己有苦惱,卻找不出為什麼要生活的根源,但也無法擺脫生命的負擔,既不能心甘情願地活下去,又不得不無可奈何地活下去。

癡迷的人生觀 

很多人誤解地認為,人生就是為了無止境的追求滿足感而打拼,所以只有亂打瞎拼,懵懂一生。

一、為了保障自我的安全而打拼:

許多人由於缺乏安全感,渴望獲得保障,紛紛用積蓄金錢、投資房地產、購買股票等以作為安全的保障,以為擁有的財產越多,便越有保障。為了自己的將來,或者是兒孫們的生活無虞,花費一生的時間,努力打拼,汲汲營營,以至終老。然而,有形的財產及權位,能否真正為人帶來最可靠的安全保障,卻大有疑問。

唐朝時候,有一位大詩人白居易,官居太守,慕名道林禪師(人稱鳥窠禪師)住於秦望山中的樹上,因而前往拜訪,當他見到禪師高居樹上,便喊道:「小心啊!禪師住處太危險了!」禪師卻不以為意,倒劫白居易自己小心保重,而說:「太守的危險更甚於我哪!」白太守心中詫異,自己身居高位,是一位地方首長,所到之處均受到保護,不明白禪師的用意,故問禪師:「弟子位鎮江山,有什麼危險?」禪師答道:「應當小心地、水、風火四大所成的身體天天跟人搗蛋,行老病死隨時輪候,貪瞋癡慢疑,經常與你作對,豈不危險?」白居易聽後,十分同意禪師的說法,因為只要是在無常生死的範圍,便不會有安全保障。

二、為了追求名、利、權、位、勢而奮鬥:

每當人在貧窮的時候,極渴望獲得財富。當一朝擁有家財萬貫之後,便又希望得到名氣,隨後是追求勢力、權力、社會地位等的增長。如果能夠達到一呼百應、望重一方的地步,便認為是不枉此生。但是,俗望的標準不斷地提高,難以滿足。由望重一方而盼能夠望重一國,乃至望重世界,擁有越多的同時,越渴望得到更多。於是,一生的時間,便投注在這無窮無盡的追求之中,不斷拚命奮鬥,只是為了滿足永遠不以滿足的慾望。

三、為滿足虛榮心而爭奪:

許多人的另一種煩惱,是時常與人比高低、爭長短。由於好勝心的驅使,每當自己的成績不如別人時,便心生懊惱,不斷地鞭撻自己,強迫自己拚命努力,以至於疲於奔命,為的就職是要跟人家一較高下。一旦失敗,便自怨自艾,痛苦不堪,一生陷於自我的煩惱之中而無法自拔。得勝之時,狂傲驕傲;失敗之後,怨天尤人。不論成敗,都是在煩惱中打滾。

也有人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盼望得到別人的另眼相看,雖然收入不太富裕,卻不惜花費大量金錢購買名牌衣服,坐名貴的轎車,戴貴重首飾,以作炫耀;也有些人,富得窮不得,贏得輸不得,明明已處因境,還在死要面子,這叫做打腫了臉來冒充胖子,那又何苦來哉!

四、像一隻愚笨的狗:

總括以上所說的,都是癡迷的人生觀,事實上,很多人身陷於這一層次,竟然不能自知自救;情形恰似一隻愚笨的狗,圍繞著一株直徑尺把粗的樹斡打轉,發現樹身那邊有條狗尾巴,本來是它自己的,卻誤以為是來了一隻野狗,於是不斷地追逐,心想非得逮住它不可,結果卻把自己很可憐地累死了,更可憐的是,尚不知道它是為什麼就這般累死了。

智者的人生觀

智者是指有原則、有目標、有理想的人。例如大藝術家、大科學家、大政治家、大哲學家、大宗教家等。

一、藝術家的人生觀:

藝術家把生命投注在美的時空之中,既美化自己,同時也美化環境和世界,從內心的體驗到環境的改善及改變,內外渾然一體。他們體會到整個宇宙,無非是一件完整的、完美的藝術創作。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往往嘔心瀝血,極盡難辛。每當作品守成後,或在欣賞藝作品的時,完全投入於一種乎近完美的境界,十分陶醉。但是,由於仍然未能離開貪瞋等煩惱的困擾,故當回到現實世界裡,面對人事的紛爭,情感的紛爭,情感的糾纏,他們的心靈便馬上變得跟丑陋的煩惱相結合,往往難以接受現實人間的生活,甚至無法與別人相處。

台灣曾有一位武藝及書藝非常傑出的高人,但是他的家庭不美滿、事業不順利、生活並不愉快。當他在練武作畫的時候,能夠渾忘我,淋漓盡致,浸潤於寧靜、和諧、優美聯社境界中;但總不能老是練武作畫,所以這種經驗是時常間斷而不永恆的,也無法以此來排除內在的煩惱。因此,除了藝術生活,便終日以酒為伴,直到他生命的結束。可知藝術家眼中的世界雖然美麗,卻是幻起幻滅的美麗。

二、科學家的人生觀:

科學家將生命投入在萬物現象的分析和以察之中。能夠觀察到極大的宇宙是無邊際的存在,同時,亦觀察到極小的質與量也是空無邊際的存在。這種無內無外的全體,便是整體的存在。科學家的理論,指出我們這世界都是物質世界,往大看,大至宇宙,浩瀚無邊,是無限的;往小看,細微的質量與能,細小得幾乎並不存在,也是無限的,整個地球的生命,便由這一切的無限結合而成。與佛法所講「諸法空相」、「色即是空」是理論十分接近,但仍不足以代表佛法所見的世界真相。因為,如單純以科學的角度看,仍未能解釋為何人類要投生這個物質世界和死後將往何處,也無法徹底解釋因果不可思議、因緣不可思議。因此,很多科學接觸到佛法就比較容易接受佛法和親近佛法。

三、政治家的人生觀:

在政治家可以為了救國救民而奉獻時間、財產,乃至自己的生命。為了政治理念的實現,可以全心全生命的投入。他們不考慮個人的安危,只想到人民的幸福,他們已能放下自私的小我而為成全全民的大我。可是,政治理念的不同,便是政敵,往往會拚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政治理想跟現實世界的總有距離。

四、哲學家的人生觀:

哲學家把生命紮根於他們所發明和堅持的理念。理念是通過邏輯的思惟而證明其合理可信。哲學家的發現,例如唯神、唯心、唯物、人文主義、存在主義、現象論,如今又有後現代主義的理論,均能與哲學家自己的生命結合為一。換言之,他們的哲學理念就是他們的人生觀及宇宙觀。他們為了自己的理念而生存,他們的理念仍能留存於世上,繼續推動下去,那就等於是他們的生命,進入了宇宙的不朽。

可是,自古以來,偉大的哲學家們,雖然豐富了人類生命的價值,但由於受到時間的考驗,哲學家的理論也不斷的被改進,甚至彼此否定,以至逐漸演變成為僅是歷史上的哲學名詞。

五、宗教家的人生觀:

一神論的宗教家是以生命來迎接永恆全能的神,並把生命與對於神的信仰結全為一;人生是由於神的恩賜而來,也當服從神的意旨及安排,期待神的寵召而生天國,永遠與神生活在一起;神是創造者,人是創造物,起於神而是歸於神,人與神既是彼此合一的,也是互相個別的,在人世間總是殘缺的,唯有回到天國,才是完美永恆的。此即彌補了藝術家、科學家、政治家、哲學家等生命觀的缺點。一神論的宗教家認為,人雖與神人在一起,卻仍應各有其永恆的獨立人格,否則不免失之個別價值的失落及自我立場的空虛。正因為如此,偉大藝術家、科學家、政治家們,多會接受宗教信仰偉大的哲學家們除了唯物論者,多不也會有其宗教信仰的傾向,縱然不信特定人格的神,也會相信泛神。

踏實的人生觀

踏實的人生觀,也可以說是禪的人生觀。此當先從肯定自我開始,然後提陞自我,到達消融自我。

一、肯定自我:

這是說明我們的人生必有一定的目的、意義、價值,也就是自信、自知、自我的立場肯定。人生何為?生命何用?很多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疑問:為什麼要到這世界來走一趟?人生為什麼會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事實上,若能承認我們既是為了受報而來,也是為了還願而來,就會發覺到人生本身就是原因的事實,是很有內容的,是值得珍惜的。

受報的意思,是我們除了這一生之外,過去還曾有過很多的一生又一生、一段又一段的生命過程;從過去無量世業所累積的種種罪報及福報,來到今生,然後延續下生,再到來生又來生。跟許多的過去世相比,我們於這一生之中的所作所為,非常有限。同樣地,所接受到、遭遇到的也極為有限。在現在生中,接受過去帶來的罪報及福報,同時又製造了不少的惡業及善業,準備繼續受報。

當我們知道了今生是由於許多過去世果報的累積,便能解釋為什麼我們在這短短的一生之中,所付出的與所接受的,並不一定稱、相等、相平衡了。有些人,雖然付出的努力不多,卻能榮華富貴,集於一身;相反地,有些人雖然不斷努力,勤奮不懈,為善不在人後,才智不在人下,卻是命途多舛,身世坎坷,甚至潦倒一生。因為,這一生的受報,不論好壞,都是為了對其過去多世以來的一切行為,盡著回收及補償的任務,有的是你還他人的債,有的是人家還你的債。

小時候,我心中曾有疑問:「為甚麼在眾多兄姐之中,中有我一個天生的體弱多病?到底是媽媽不公平還是另有原因?」學佛之後,我知道,這都是自己帶來的。當我在一九八八的回中國大陸探親,與家人團聚時,我的三哥對我很羨慕,認為我是全家人之中,最有福氣和最了不起的一個。後來,我告訴他有關我的生活:每天喝的是白開水,吃的只是青菜豆腐;每天只能有四、五個小時的睡眠,沒有假期,乃至生病之時,也得抱病工作;我沒有私人的錢財。三哥聽了便又覺得他比我更有福氣。因我相信,無量世來,我積欠眾生的一定很多,有力償還時能夠及時償還,也是一大福報。

人生一生之中,總會為某一件事,或向某一些人,作出若干許願和承諾,也有一些是沒有特定對像的許願和承諾,類似的許諾從無量生以來,不知已有多少。因此,人生在世,除了是受報,也是為了還願;受報是為了克盡責任,還願是為了實踐承諾。償債比較痛苦,還願是心甘情願的;償債是被動的受到逼迫,還願是主觀的慷慨施舍。有人處處佔你的便宜,時時纏著你不放,你便可通過佛教的觀念,最好是作還願想,其次也作還債想;還願是踐諾守信,還債是負責盡責;有悲願救濟眾生是菩薩行者,有擔當償還宿債是有德的賢者。能作如此觀想,遇到逆境現前時,心中便不會自怨怨人了。

二、提陞自我:

這是教我們如何從一個普通人,提陞成為一個賢者和一位菩薩。在提陞的過程當中,首先當放下自利益而提起眾生的利益。普通人在不甘願的情況下吃虧,往往感到煩惱痛苦。假使我們能以菩薩的心行為榜樣,或是以自身來學習著修行菩薩道,便會知道菩薩為了眾生,會作無限的付出,而不執著回饋;菩薩為了眾生的利益,便不計較自己為何吃虧,也不在乎自身為何受苦受難。無限制地付出自己的時間和金錢,乃至付出了寶貴的生命,也在所不惜,這就是菩薩的慈悲了。把一切利於眾生的事提起,且不在乎自己的損失,了不會引直起煩惱,那便是菩薩的智慧。當你全心乃至全生命的付出之後,便已增長了菩薩的慈悲與智慧,豈不就是自我的提陞嗎?

三、消融自我:

這是從有修有證,有施有受的層次,更進一步,做到完全沒有「自我中心」的存在。從佛法的立場說,稱為「空、無相、無願的三解脫門。「空」是三轉體空:無施者、無受者、無施的事物;「無相」是無四相: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無願」是無四願:無眾生可度、無煩惱可斷、無佛法可學、無佛道可成。這是八地菩薩以上的境界,叫做無功用行,雖其度盡眾生,不以為有眾生可度、已度者。

此於一般人而言,很難做到,但何妨心存嚮往,試著練習,當你付出之時不是為求回饋,付出之後不再掛在心上。對社會大眾作了任何多大的貢獻,要想像著那是社會大眾共同的福報所感;相反地,由於有了讓你奉獻的機會,應感激社會大眾成就了你的道業。

雖然這是道業,也不要覺得這是你做的一項功德;若能如此,雖尚未實證「無我」的境界,卻是有助於自我的消融。

四、超越的人生觀:

超越的人生觀,指的是已經徹底得到解脫的聖人。現舉出如下的一則禪宗公案來說明。

洞山良价禪師曾說:「直須向萬里地寸草處去始得。」接著又問:「祗如萬里寺寸草處,什麼生去?」後來有人將此告知石霜楚圓禪師,石霜便云:「何不道,出門便是草。」萬里無寸草處不離處處都是草,超越了有草及無草,才能脫離執著的煩惱。

《維摩經》云:「非凡夫行,非聖賢行,是菩薩行。」又云:「非垢行,非淨行,是菩薩行。」又云:「罪、福為二,若達罪性,則與福無異,以金剛慧決他此相,無縛解者,是為入不二法門。」既不落於左,也不落右,即左即右,非左非右,才能不受束縛而左右逢源。

《六祖壇經》云:「從前念、今念及後念,念念不被愚迷染。」心念不受外境所污,每一念都能明爭無染,離主觀也離客觀,心中無一物牽掛,便是超越的人生境界。正如《心經》所說:「無智亦無得,以無所行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心無所求亦無所得,才有大智慧的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