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達的人心大、心寬

對一個污垢太多的心靈送上一輪明月最合適不過。讓明月照亮蒙塵的心靈,這是怎樣的恢宏大度,怎樣的胸無芥蒂呀。大肚能容,吐納百川。豁達的人心大、心寬,不但自己的人生道路會越走越寬,也給別人指明了一條寬闊的路。

聒噪不如沉默,息謗得於無言

飽經風霜的人,任憑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的反覆變化,都懶得再睜開眼睛去過問其中的是非;看透人情世故的人,對於世間的一切譭謗讚譽都無動於衷。白隱禪師也許不是這兩種人,他對毀譽褒貶一任世情的心胸是何等曠達。

生活中,當我們被別人冤枉時,如果費盡心機地去解釋,白也會黑。聒噪不如沉默,息謗得於無言。無端的攻擊沒有必要去理會,事情總會有真相大白的時候。

要真正幫助一個人,就要有容忍庸俗的氣度

一杯難以入喉的鹹水,如果注入一滴甜美晶瑩的泉水,也可以成為清涼的甘露。放下內在的屠刀,也能蛻變為一朵純白柔軟的白雲。要真正幫助一個人,最好應該有容忍庸俗的氣度和寬恕他人的雅量,絕對不可因自命清高隨便懷疑、排斥他們,不跟任何人來往而陷於孤獨。

有些事要認真、有些事不必太認真

人海茫茫,人際關係錯綜複雜,許多非原則的事情不必過分糾纏計較。凡事都去認個真、較個勁就會得罪人,就會給自己多設置一條障礙、多添加一道樊籬。所以,認真需要去仔細權衡。雞毛蒜皮的繁瑣無需認真,無關大局的枝節無需認真,劍拔弩張的僵持則更不能認真。

養心勝於治病

在追求事業的時候,要留一點空間,留一些餘地,關注自己的身心健康。心生則種種病生。我們的心,有時候心浮氣躁,有時候妄想紛飛,有時候憤怒不止。身體病了,可以用醫療治療;心生病了,如何醫治?「心藥方」精要在於養德。

只要寧靜處世,不為世俗勢利所動,身心處於淡泊寧靜的良好狀態之中,必然有利於健康長壽。對症下藥,自能藥到病除。

征服別人不能靠拳頭,要靠智慧

生活中,許多人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傷害。不管傷害你的人是無意識還是蓄意向你挑釁,心胸寬闊的人都應該採取不和他一般見識的態度。暫時巧妙的躲開,就可以避免兩敗俱傷的悲劇。

批評你的人。是你的親人和朋友

不論是在工作還是生活中,要想把自己的產品或自己推銷出去,大可不必在乎別人的態度。在生活中批評指責我們的,往往是我們最親近的人和最好的朋友,他們的話對我們也是最有益的。最重要的是分清厲害,認清自我,完善和提陞自我。

你的心是怎樣的,你就會看到怎樣的人生

客觀事物的存在不會盡善盡美,盡如我意。關鍵是自己心中要有與人結緣的願望和熱情。你的心是怎樣的,你就會看到了怎樣的人生。你想尋找敵人,你就會找到敵人;你想尋找朋友,你就會找到朋友。不善於與人相處的人,到了哪裡,都會認為別人難以相處。善於與人相處的人,見到任何人,都會融洽相處。

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傷害別人就是傷害自己

極端性格的人,不懂得把握分寸,人生就會失去目標。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傷害別人就是傷害自己,只要我們豁達一些,彼此都會得到利益,難道損人又不利己好嗎?不一定非要採取極端不理智的行為,不能生存又何談發展?

不念舊惡,以德報怨

在一些固有的思維模式中,總認為要幫助別人,自己就要有所犧牲;別人得到了,自己就一定回失去了,更別提去幫助那些曾經非議自己的人。

可是,人終究是有情感的動物,你幫助了別人,比人肯定會在心底保留著這份感恩,說不定在日後你陷入困境的某個關鍵時刻,他就會挺身而出來回報你。再說,即便你未必得到回報,但那種人性的光芒也會深深地留在別人心裡。

學會把美好的事物與人一起分享

縱觀古今中外,每一個成就事業的人絕非自私自利之徒。因為只顧念自己的人同樣也得不到別人的顧念。把美好的事物與別人分享,心心相傳不都擁有美好了嗎?反之,你若對別人心懷歹念,且不說交不到真正的朋友,就連最起碼的生存問題都很難解決。

自製是一種境界,忍辱才能負重

成功源於自制。有大度心者才能自制。只有自製才能心安理得,集中精力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能自制的人是令人佩服的,那是生命中至高境界的顯現。

不慮飢寒,不知名位

在一般人看來,追求名譽和官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豈不知沒有名聲和官位的人生是真正實在的。別人給名聲也不要,做到「心如大海無邊際」,沒有患得患失的精神折磨是怎樣的灑脫和曠達啊!

生死成功,一任自然

為了正義的事業,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視死如歸的人,把浩然正氣還給大自然,留一個純潔高尚的美名還給天地,是英雄的胸襟,自然能夠贏得別人的敬仰。

放下架子,坦誠做人

對於許多人來說,生活中的許多關口和障礙並非他人所為,都是自己設置的,都是由於放不下架子、心有罣礙而產生的,都是在「作繭自縛"。如果能以純真質樸的態度來看待生活,那麼一切"關口"也就成為坦途了。

眼盲心不盲,助人即助己

人們做事總是習慣於從自己考慮,首先看是否對自己有益。在我們常人眼裡,盲人打著燈籠走路就好像「瞎子點燈白費蠟」一樣。可是並非如此!雖然他看不見,卻能照亮別人,使自己也安全。這樣兩全其美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一個眼盲心不盲的人心胸之曠達讓明眼人汗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