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禪修法門》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星雲法師 發佈時間:2011-4-14 19:20:22 简体字 

永惺長者、各位法師、各位嘉賓,很感謝佛陀的慈悲光明,幫我們集合在香港紅磡體育館,來共結法緣!有人問我:到香港來的目的是什麼?香港的各位大家,在物質上的金錢財富都非常的具備,我希望能再贈送給各位一些精神、佛法上的財富。金剛經上說:「若人以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佈施,不如以四句偈--精神、佛法佈施,這種財富是用不完的。」所以,我要把這樣的財富送給香港的各位大家,使之能更加的充實你們的生活!在這三天晚上,我要講的題目是:禪、淨、律三修法門,今天晚上先講「禪」,就是講我們的心;明天講「淨」、講我們居住的環境,就是佛土,從佛心到佛土,到後天我要跟各位講「律」,講到行為,就是佛行。我想從心,到我們居住的國土,再到行為,有一連貫的關係。

講到禪的修行法門,我分四段向各位介紹,第一,什麼是禪?常常有人問我:什麼是禪?禪是什麼?說到禪,跟我們非常的親近,原來就是我們每一個人自己的本來面目啊!禪是自我,禪是我們的生活,禪是一種大自然, 禪是我們生活的藝術,是一種幽默;禪是我們自己的真心、真如自性啊!禪是什麼?就等於我們在家庭桌子上擺一盆花,有了花,我們客廳裡的氣氛就不一樣了;禪好像是一幅畫,如果我們的客廳裡掛一幅畫,客廳裡就更加美麗呀!禪,好像你很美麗,再有一點花粉化妝一下,會更美麗;禪好像我們吃的味素,吃的鹽,你放到菜裡面,菜就會更好吃了。所以禪原來跟我們這麼密切,就像我們家裡的一盆花,一幅畫,會把我們的人生帶到更高層的境界,更超越、更解脫了。禪不是佛祖的,也不是佛教所有的,是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眾生自己所有的財富、自己所有的寶貝,只是我們不知道。我今天想把禪告訴大家,告訴各位,尤其在香港這樣忙亂的生活裡面,有了禪,會給我們定力;在這種是非、迷失的社會裡面,有了禪,很容易讓我們找到自己;在現在的生活裡面,有人經常的感受到苦惱、煩悶,有了禪會給我們智慧、給我們安寧!

禪原來是自己的本來面目,但我們不能認識我有這個寶貝,那我現在就用各種方法,讓大家來認識自己所擁有的禪心。原來這個禪,他是有彩色的,好像這個花,有紅色的、綠色的、白色的,有了彩色,就會美麗。在佛經裡面說:青青翠竹無非般若,鬱鬱黃花皆是妙諦!你懂得,一花、一草、一木,無限的生機,無限的內容,無限的因緣。那個一朵花,一片葉子,都是宇宙世界所有的力量集中合和而成的。你看,一朵花,是由陽光、水分、空氣、肥料,結合了宇宙萬有,才結合成一朵花。所以,你要懂得,原來宇宙不是我心外的呀!是我心內的,宇宙就是我的心,我的心就是宇宙。從顏色上,可以看得出來,不但禪是由彩色,禪也有聲音的,我們可以用靜下來的心,聽到禪的聲音。什麼是禪的聲音?經典裡面說: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小河的流水,溪溪有聲;你家裡的自來水,叮叮嘀嘀的聲音,如果你能懂得,那就是諸佛如來在跟我們說法呀!汽車的聲音,飛機的聲音,工廠的聲音,媽媽打小孩子的聲音,甚至人和人相罵的聲音,殺豬、殺雞叫的聲音,你懂得,那個裡面都有無限的禪味呀、無限的警覺。

王陽明先生是一個佛教徒,他是學禪的,有一天帶領學生到外面去教學,在街頭,看到兩個婦女在吵架,一個婦人罵對方:「你呀,不講天理」;另外一個說:「你呀,不講良心」。王陽明先生聽了後,就和學生們說,你們來聽,他們是在講道啊!在講禪呀!學生們說:老師,不是呀,他們在相罵呀?老師就說了:「講天理、講良心,不是講道,在講什麼呢?」學生們聽老師說,這也對呀!但是老師補充說:「講天理、講良心,要求自己的,就是講道;要求別人的,就是相罵呀!」我們要來認識禪,禪裡面沒有異物、沒有東西,禪就是自己,頂天立地,直下承當。我們平常要從靜的當中,從定的當中慢慢來聽到禪的聲音,禪的呼喚!禪不但有色彩,有聲音,還有香氣的。比方說:心香一柱,遍暖十方;心香一瓣,供養大家。所謂禪,就是心。心香一柱靜中禪,在靜的當中,可以參出自己是什麼;禪也有味道,經裡面講:「禪悅為食」。你如果在禪裡面感覺到忘我的歡喜,在禪裡面如果超越了對待的解脫。「禪悅為食」呀,禪可以當飽的。過去虛雲老和尚在廣東,他一坐,多少天,多少月。在禪裡面他也能飽餐。禪不是一定要我們老僧入定,眼睛閉起來,不動、不作、不說。禪也有動作的,所謂擔柴、運水無非是禪,行、住、坐、臥,都可以參禪。行也禪,坐也禪,語默動靜體安然,一切都可以有禪的呀!你懂得禪,所謂:參禪何需山水地,滅卻心頭火也涼!參禪不一定要在山水安靜的地方,只要你心能夠安然、安靜,就是在大火裡面焚燒,火都是很清涼的。

有一個寺院,在長河邊上,面對滾滾江水,有一個信徒就問老禪師:怎麼樣能讓長江中的船,在我的眼中、心中消失?老禪師朝右面的侍者徒弟看一看,你回答他的問題呀。右面的侍者把窗戶關起來,這不是沒有船了嗎?老禪師又看看左面的侍者,左面的侍者窗戶都不用關,把眼睛一閉,不就是沒有船了嗎?老禪師更徹底,眼睛一閉,不動,不動心,世界又能耐我何呢?所以,紛擾的世間,種種變化的社會,我們生存其中,總是被人牽著鼻子走。假如有了禪,能夠不動心,外面的榮辱毀譽、是非煩惱又能怎麼樣動搖我呢?

有一個人,用了一個瓶子,養了一隻小鵝在裡面,小鵝慢慢長大,沒有辦法出來了,就拿來問南全禪師:「不要把瓶子打壞,怎麼能讓小鵝出來呢?」問話的是培休宰相。南全禪師聽了以後,就大叫一聲:「培休」。培休聽了以後,就答應了一聲:「哎!我在這裡」。南全禪師就哈哈一笑,說:「你不是出來了嗎?」就是說:「為什麼把你很解脫的心,跑到瓶子裡面,關閉起來呢?」想到我們在世間上,被很多的金錢、愛情、人我是非,束縛的緊緊的,動彈不得,每天在這些東西裡面感覺很煩惱,你為什麼不把你的心出來,當下不就解脫了嗎?有一位普化禪師,向他的老師臨濟禪師(臨濟宗的祖師)說:「您能給我一件衣服嗎?我沒有衣服穿了。」臨濟老禪師就買了一個棺材給他,普化禪師心想:想不到我心裡的秘密被師父知道了。他就說:「既然師父送了一個棺木給我,有了衣服了,我要死了,告訴大家,我明天要到城的東門去死。」第二天很多人好奇,聽說普化禪師要在城的東門死,怎麼個死法呀?就都到東門去看熱鬧。普化禪師第二天到了東門一看說:「哎呀!你們這麼多人看我的熱鬧,我怎麼死呢?我今天不要死了,我明天到南門去死。」第二天,大家還是到南門去看熱鬧,普化禪師又說:「哎喲,這麼多的人我怎麼死呢?我今天也不要死了,我再過一天,我到西門去死。」大家覺得這個老禪師大概跟我們開玩笑,老是無賴,說話不算數,有的就不去了,但仍還是有一部分人到西門去看熱鬧,普化禪師又說:「噢,還是這麼多人,我今天還是不要死,我明天到北門去死。」大家一想:這個老和尚在跟我們開玩笑,第二天就再也沒有人去北門看熱門了,這個時候,竟然沒有人看到普化禪師怎麼去的。棺材留存北門口,人們把棺材打開來一看,裡面只有一雙鞋子,我們就說:有了禪的人,他對於生死都那麼兒戲了,都那麼逍遙,那麼解脫了。生死都不計較,這個世間上他還有什麼會計較的呢?善慧大師他有一首很有趣的詩:「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用現在的國文老師來看這一首詩,一定不通順:明明是空手,怎麼又說抓了鋤頭呢?既然是步行,怎麼又說騎在水牛上呢?人從橋上經過,為什麼又說橋在流動,水沒有流動呢?這個是非常不合事實、非常矛盾的說法。禪,就是要割斷我們思想上的認識、思想上的分別,有、無,動、靜,在禪裡面,沒有這樣的。禪裡面把現象和本體,通通都融合在一起,所謂:從矛盾裡面去參悟出一個統一的、平等的世界!禪師們一有了禪,他的一切人生,就非常的風趣起來。

第二點,要跟各位講禪的生活趣談。有了禪,人沒有煩惱了,沒有是非了,完全在一種非常的幽默風趣裡生活。有一位圓瑛法師,過去在上海,大陸解放後,他還做過中國佛教協會會長。有一次講經,前面都有一些儀式,講經結束後也有儀式,就是由維那師講一句:「打引磬,送老法師回寮。」因為緊張,維那師講話有錯誤了,把「打引磬送老法師回寮」這一句話說成是:「打老法師,送引磬回寮。」若是我們一般人聽到人家這麼講,就會朝講話的人看一下,意思是:你怎麼講的話?而圓瑛老法師也是學禪的,他有禪味呀,聽到維那師這麼講話了,他就說:「不要打,我自己會走。」這不是很幽默,大家哈哈一笑,就化解了尷尬嗎?

一休禪師還是個小沙彌,但他有了禪,也很調皮。一個信徒送給他師父一罐蜂蜜,很甜、很好吃,師父恰好要出門,心中想:哎,我一出門,一休一定會把我的蜂蜜偷吃了,於是就把一休叫過來,對一休說:「這個罐子裡面裝的是毒藥,你可不能動呀!」有了禪的一休是何等的聰明,等到師父出門了以後,他就把罐子打開來,把蜂蜜都給吃了。師父若是回來了,那怎麼應付呢?他就把師父非常心愛的花瓶給打碎了,師父一進門,他痛苦流涕說:「師父,我犯了嚴重的錯誤,把你心愛的花瓶打碎了。」不過師父還是沒有很計較。一休又說:「我因為打壞了花瓶,向師父謝罪,只好自殺,就把師父您的‘毒藥’吃了。」禪,就是智慧,就能解決問題。

有一個青年人,在那裡打坐,老禪師從身邊經過,就說:「餵,我從這裡經過,你這個學生怎麼都不站起來迎接我呢?」那個學生就用禪門的話來說:「我坐在這裡迎接你,就是站起來迎接你呀?」老禪師上去一個耳光,學生說:「你怎麼打我呢?」老禪師說:「我打你,就是沒打你呀?」禪,還沒有參的好、參的透,隨便講話,講的不好,也麻煩啊!一個老禪師在打坐,小偷進來偷東西,摸摸這裡,摸摸那裡,沒有什麼東西偷,不得己,就悄悄的退走了。當他要出門的時候,老禪師就說:「喂!替我把門要關好啊。」小偷最初愣了一下,隨後就不客氣的說:「這麼懶惰,門都不自己關,難怪沒有東西讓我偷。」老禪師說:「哎,你這個年青人,難道讓我這麼一個老和尚,出去賺錢給你偷嗎?」所以,有了禪的人,在生活裡,對什麼問題都能那麼樣的風趣。一個信徒,訪問一位年青的住持和尚,在談話的時候,年青的住持就分付身邊一位年老的和尚說:「去倒茶來,給客人渴。」老和尚倒茶來了,年青的住持又說:「去切一盤水果來,給客人吃。」老和尚又去切了盤水果來。信徒心中暗想,怎麼年青的住持對老和尚那麼樣命令、那麼不尊敬?談了一會以後,年青的住持又對老和尚說:「等一會陪客人吃飯。」住持就走了。信徒就問老和尚說:「剛才那位年青的住持是你什麼人?」老和尚說:「他是我的徒弟呀。」「徒弟怎麼能這樣老是命令你呢?」老和尚說:「你不可以這樣講,我的徒弟對我很好呀?」客人說:「他命令你去倒茶,怎麼還說對你很好呀?」老和尚說:「他讓我去倒茶,沒有讓我去燒茶,燒茶就比較辛苦啦。」「他還讓你去切水果呀?」「他讓我去切水果,沒有讓我去種水果,種水果就更辛苦啦?他還讓我去陪你吃飯,你看,我又有好的菜吃啦,徒弟對我很好呀!」各位大家,你們看,有了禪的老和尚,是這樣的生活。假如你們在生活裡,對一些問題也能有這樣的看法,也有一些禪味的話,老年人和年青人之間的帶溝不是會消除很多嗎?禪的時空有普遍性;禪的人生有平等性,禪的尊嚴有規範性,禪的生活有朴實性,禪的智慧有幽默性。禪者與禪者之間,講究的是即心,就是見解一致,思想統一,精神相依。人與人之間講究的是甘苦與共,甚至生死都不變異,榮辱也不離開,心心相印。懂得了禪,懂得了即心,人我是一如的。因此,我們重要的是在生活裡面,要有一點禪的幽默、禪的風趣。

第三點,給大家講實用的,士、農、工、商之間應該怎麼樣有禪?讀書裡面有讀書的禪,做工的有工禪,做農的有農禪,經商的也有商禪。我先用好懂一點的話來說,我自己從小長在禪門臨濟宗的寺院裡面,我自己有沒有禪,自己也不知道。從一些人生的行為、語言裡面,慢慢的感覺到,我也得到一些禪的利益。

有一個人,做出家人穿的僧鞋,他要賣僧鞋給大家,也勸我,叫我也買一雙。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我問他,多少錢?他說三十塊錢一雙,我當時很自然的就說:「三十塊錢不行,我要五十塊錢買一雙鞋子。」他一聽很驚訝說:「三十塊錢人們都嫌貴,都還價二十五塊、二十塊,你怎麼還要五十塊錢買一雙呢?」我說:「我五十塊錢買一雙,不是為了你,是為我自己。三十塊錢一雙,你又賺不了多少錢,品質也不能改進,不賺錢將來倒閉,我就沒有鞋子穿了?」那時做僧鞋的人很少,所以,我要五十塊錢一雙,不僅它的品質會改進,賺錢了,他就會開很大的店,那樣我這一生買鞋就很方便了。告訴各位大家,我一生當中,從買鞋的事例裡面,得到好多、好多的利益。有禪心、有慈悲,來跟社會大眾處事,我想,自己會得到的利益、效果,更大、更多。士、農、工、商都有禪,甚至競爭、打仗裡面也有禪味。

美國的總統林肯,在南北戰爭時候,他要解放美國的黑奴、黑人,解放奴隸制度,在前線,傷亡很重,死人很多。在這個時候,林肯在前線卻看到一個小貓在那裡叫,他趕緊把小貓抱起來,叫部下帶回營地,接著他還把自己的牛奶給小貓吃,安慰它說:「貓兒,為了人類平等、種族平等,要解放黑奴,這個戰爭,讓你的母親死了,你在那裡哭呀,叫呀,請你要原諒我呀。」林肯在那個戰爭激烈的時候,會對一個貓生起愛心,他這是什麼心?是禪心。所以有禪心的人,戰爭都是很仁慈的呀!在兩個月前,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右面的大腿跌斷了,掟了四根鋼釘,我很掛念今天的講座,不知能不能如期到場?當時在醫院裡面開刀手術後,睡在床上,沒有躺過這麼長時間,感到很不自在。佛光山現在的住持和尚--心平法師,他在夜裡就坐在沙發上看護我,我在半夜裡,身體一動,他就起來看我有什麼事。我也不忍心他一夜都那麼坐著,我就說:「心平呀,你來睡在床上,讓我坐在沙發上,坐一下好不好?」他一向都很聽我的話,師父這樣講,好了。我到沙發上,他就睡到床上。但是他睡了一下以後,忽然坐起來跟我講:「師父,不行呀,護士若是來打針、打我,打錯了怎麼辦?」我們兩個人就在夜裡,在病房裡面哈哈大笑。意思是:有了禪,什麼時候都很快樂,士、農、工、商所求如意,就是生病了,病中都很安然、都很快樂。在士、農、工、商當中,有一種人,很煩惱,每天有錢,有洋房,有汽車,有事業,就是很煩惱。就去找一個老禪師問:怎麼辦呢?老禪師用四張紙寫了幾個字,把紙卷起來,告訴他:「你現在不要看,明天早上起來,打開第一張,中午下班回家打開第二張,到了下午上班打開第三張,下班回家後,打開第四張」。這個人第二天早上起來,打開第一張一看,寫了兩個字:「上山」。於是,他就起來上山,看到山裡面那種寧靜,樹木、鳥叫、花香,他就大叫,原來大自然這麼美麗,我都不知道呀!好快樂啊。中午回到家裡,打開第二張,上面寫了兩個字:「微笑」。吃中午飯時,看到家里人好多,吵呀,鬧呀,他只好裝著跟大家微笑,煩惱也減少了一些。吃過飯以後,就去上班了,在辦公室裡面,打開第三張,上面寫著:「愛語」,就是講好話。他只好跟同事說:你很好啊,很能幹呀,大家都很歡喜。大家歡喜,他也得到一些安慰。下班以後,打開第四張,上面寫著:「到海灘,在海灘上寫兩個字--煩惱」,到了海灘,寫了兩個字「煩惱」,這時海灘正在漲潮,寫完的「煩惱」兩個字,海水一沖,「煩惱」沒有了,他就悟到:「原來一切放下就會快樂!」老禪師講的就是:人要和大自然接觸,人生不能失去歡喜,要微笑。人生要散佈歡喜給人間,不是金錢能解決的。要講好話,要微笑,下班以後,到海邊,縱然有煩惱,讓海水給埋葬。你放下,就自在了。有了禪,就很逍遙、自在!

參禪要有五種心來參:

第一種,要帶著大心,廣大的心來參禪。所謂的大心,就是你住在家,家是我的;香港,香港是我的;我在這個世界上,世界也是我的,這個心就大起來了。

第二種,就是老婆心,我這幾天住在這裡,大家都打電話關心我,愛護我,這不就是老婆心嗎?

第三要有喜心,人生沒有什麼難過,一定要參禪,先把自己歡喜起來。有了禪,什麼時候都很快樂,士、農、工、商,所求如意;就是生病了,假如平常有一點禪味的話,病中都很安然、快樂!我記得過去多少次,我到香港來,有些計程車都不肯拉我到哪裡去,他們一定不歡喜,當然我也不歡喜。可是,這一次到香港來,竟然有一個計程車很歡喜要帶我,我也很歡喜坐他的計程車,我說,你們現在香港的計程車怎麼對人這麼好?他說,上一次帶了你們以後,我發財了,賺錢好容易呀!我現在想你們就像財神一樣,帶你們能發財啦!我說,我一會到了目的地,下去就給你錢,不就是財神爺嗎?我覺得香港現在的計程車司機,有這樣的歡喜心,這種歡喜心不但能參禪,也能發財呀!我在兩個禮拜前,又到日本去,日本一個日中問題研究會,也是請我去做了三天講演。我也坐計程車,那個計程車好乾淨呀!我說:「你的計程車好乾淨呀!」他說:「要愛惜我的車子,要愛惜我的客人,要讓他歡喜。」有愛心,這個社會、這個國家會好,人有愛心能參禪!

最後,參禪要有舍心。上一次大陸的水災,香港人捐助了好多錢,有舍心!我聽到,到香港來的出家人,偶爾會跟我講:師父,我們現在到素菜館裡吃飯付錢,有人提前給我們付了;我們去買東西,他們說八折,香港人的舍心很了不起。所以,香港你們大家有大心,有老婆心、有喜心、有愛心、有舍心,有這麼多的好心,這都是財富呀,你們最有資格參禪。

參禪怎麼個參法,我把禪的修法--毗盧七支修法傳授給你們。學密宗,要富貴的人;參禪,沒有錢、貧窮都不要緊,也不需要非得在寺廟裡參禪,甚至也不需要有什麼固定的場所。參禪第一要兩個腿要盤起來,一個在上,一個在下,這個叫作單盤,兩個腿在上叫雙盤。也不一定要雙盤,單盤就行。但是如果兩個腳都在下面交叉,這個不行;腿盤起來才精神集中,意志統一,念頭才不往外跑,才能回歸,慢慢這個心就容易找到。

第二,脊背要直,不必依靠到椅子上,也不必彎曲。下巴要收起來,上下垂直就好。

第三,兩肩要平,不要有高低。

第四,舌頭要頂在上鄂,嘴唇要把它暋起來。

第五,頭要正,眼睛要垂下。

第六,兩個手要結三昧印在胸前,當然,把兩個手放在膝蓋上,也是可以的;在寒帶的地方,把兩個手繡起來,也很好。

第七,坐下來後,讓心息慢慢收起來,不讓它往外跑;呼吸時,吸氣要到丹田,慢慢的再呼出來,最好要慢慢的,越慢越吸,越能減少煩惱。

心好像猿猴一樣,跳呀,跳呀,你用禪定,用一個正見的問題,把心扣在上面,就等於把猴子扣到,但是它還是要跳呀、蹦呀,不過跳跳、蹦蹦,逐漸就會溫順了,甚至到最後,把繩子解開,它也不跑了,這時心就能聽話了。你在早晨起來,不要下床,坐五分鐘;晚上睡覺,不要立即躺下來,在床上一般坐五分鐘。有一個小墊子,墊在下面。夏天不要貪涼,不要坐在窗口,不要有冷風吹。牛仔褲、西裝、短褲、短裙,都不適合參禪,凡是有束縛身體的東西都應該把它解開,要寬鬆的衣服,坐禪比較好。你如果每天坐五分鐘,甚至吃過飯,也沒有時間休息,你在那裡坐五分鐘,比你睡兩小時還受用。有時間,十分鐘、二十分鐘更好了。這樣子坐,你說我不會用心呀,不會參禪,不會用功,只少這叫健康禪,身體會健康。你只少會體會到寧靜裡面的曠大,寧靜裡面的安樂,進而可以做到明心見性,真正的坐禪也不是很難呀:你觀光明,在頭腦裡面讓光明不要解散;觀佛像,讓佛像樣子不要變化;想一個問題:念佛是誰?父母沒有生我之前,我是什麼?當然你不懂,但你一直參,一直問,問、問、問......會有一個豁然大悟時刻的來臨。

會打坐,一坐下來,世界都是我的,宇宙都是我的,都在我的當下。坐的妙味,如一位禪師說:「老僧一柱香,能消萬斤糧」。有一個賣豆腐的人,一直想往參禪是什麼味道?有一天,到禪堂裡面坐了一支香,開始參禪了,大家不講話,都是坐在那裡,他就東看西看,這是幹什麼呀?但是看了一會兒,沒什麼好看的,自己的心也就靜下來了,一支香就是一個小時。過後,他就告訴人:「參禪好啊!好啊!好的不得了」!有人問他:「有什麼好呀?」他說:「我想起來了,三十年前,有個老王,買了我十塊豆腐,錢還沒有給我,我忽然記起來了。」當然,參禪不是豆腐禪,不過從豆腐禪裡面,也可以想到:連三十年前的豆腐帳都能記起來,再參下去,人在父母沒有生我之前,什麼是我?還不能找到嗎?所以,我們用疑可以探禪,用思想去參禪,用問去學禪,用心來悟禪。

各位大家,在你們物質的生活裡面,假如有一點禪,有一點禪心,你們的大樓,你們的汽車,你們的商業、事業、工作,會更有意思了,更好了。

「平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平常一樣的月亮,再有一點梅花,就是生活中再有一點禪,那就更美好了。

今天,我給各位講禪心,明天給各位講居住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