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嘉賓、各位佛教的護法信徒、各位法師,大家好!大家晚安!阿彌陀佛!

我們的佛學講座,一年一次,好像是香港佛教徒一起過年、過節一樣,大家都感到很高興。我到香港來,一年一次的講座,算起來,從小型開始,已經有二十年了,從沙田大會堂,十五年前到紅磡體育館,承蒙每年大家都這麼熱心的擁護,讓香港佛光普照,越來越深。感謝香港佛教聯合會的覺光法師、永惺法師以及我們國際佛光會嚴寬祜督導,還有理工大學的潘宗光校長、香港大學李焯芬副校長等很多人,大家合力,一直多少年對講座提供很大的貢獻。今天我要跟各位講的是:「佛教的生活學」。

我們人,從母親生下來,一直就是在學習生活。我想人生數十年歲月的生活,一直都在學習,從小到老,一直都沒有休息過。出生以後,就學習喝奶,學習讓爸爸媽媽抱我們,學習吃飯、學習走路、學習語言,甚至於長大了,到學校學習尊敬老師,學習各種知識;到社會,學習交朋友,學習好多的技能,一直都在學習。我有一位徒弟,從台灣大學畢業,到夏威夷大學讀碩士,到耶魯大學讀博士,花了好多年,好不容易得到博士學位,他很歡喜,這一天他回來了,拿到博士證,很高興的問我:「師父,我現在已經得到博士學位了,我以後再學習什麼呢?」我過去,每次見到他回來跟我見面,我都說:「我們的准博士回來了,大家鼓掌歡迎!」但是這一次不是這樣,他問我今後要做什麼,我說:「學習做人!」做人是學習一輩子的事,沒有辦法畢業的。

我覺得人生要學習,學習就有進步,不管你是什麼人,士農工商、各種人等,你不學習,就沒有進步。我今天利用這個時間,把學習的重要問題,給大家報告。人生要學習的第一點,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學習認錯。人不肯認錯,都是你一問,就是別人是錯的,我是對的。都是「你聽我說,你聽我說,你說的是錯的,做的是錯的。」總認為自己對,基本上這就是一個錯誤。我有一些徒眾,常常會來跟我投訴,什麼人不對、什麼人不好、哪個人對不起他,我聽了以後,真正要讓我對他講一句話:「你本身有問題了。」你如果本身沒有錯誤、沒有問題,別人不會給你壓力,不會對你那麼不好。認錯是一種美德,認錯會得到很多意想不到很好的效果。像美國的總統克林頓,他犯錯了,向全國人民認錯,大家也能原諒他。一個小孩子犯錯了,爸爸媽媽要打他,他趕快說:「爸爸媽媽,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可能爹媽要打他的手,就打不下來了。

我在台灣辦了一個普門高中學校,有一個老師,大概在這裡工作了二十年了,也在我們這個學校結婚,生了很多孩子。他說:「現在生兒育女很難,因為每次回到家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是說這個菜不好吃,這個東西不好、那個不好,做父母的好困難啊。」我就告訴他:「以後,你不必講爸爸很偉大,媽媽很偉大,你跟兒女認錯好了。」他就照我的話做了。吃飯的時候,兒女又嫌這個不好、那個不好,他就開口說:「孩子們,真對不起你們,爸爸沒有用,都不能賺很多的錢,給你們吃的好、住的好,很對不起你們。」哎,那些個小兒小女立刻說:「不,爸爸,你偉大!你偉大!好吃,好吃!」從此兒女們改過了。所以,我們向父母認錯,向朋友認錯,向社會大眾認錯,或者向佛祖認錯,都可以,甚至向兒女認錯,向對我不好的人道歉、認錯,不少什麼,反而顯得你很有修養,你更偉大。有兩個人家,張家的人,家裡一家人不和,都經常吵架;李家的一家都不吵架,很和睦。張家覺得好奇怪,他們家為什麼都不吵架,就來問李家:「你們家為什麼都不吵架呢?」李家的人回答:「你們家的人,都是好人,都是對的,沒有錯,所以會吵架;我們家不是,都認錯,都覺得自己不好,所以我們家就不吵架了。」「這是什麼道理呢?為什麼好人的家裡吵架,壞人的家裡反而不吵架?」李姓的人就說:「你們家的人,都要做好人,都認為自己對的」。舉個例子說,一盆花擺在這裡,不小心,你們家裡有個人把它打在地上摔壞了,打破的人即刻就大聲的講:「誰把這個花放在這裡?」他不認為自己打破這個花是錯的;另外一個人就說:「是我放的,誰叫你把它打倒呢?」就吵起架來。大家都認為自己有理,是對的;我們家不是這樣,這盆花一個人不小心打壞了,立即就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把這個花打壞了。」另一個人就說:「哎呀,不怪你,是我不應該放在這個地方。」我們家都是自己認錯,當然我們就不吵架了。我今天講的生活學,可能都很淺顯,但是內中深藏了另類一個想法,要有一個反思,可以說,比昨天講的生死學、前天講的生命學,還要難懂、難行!學習認錯,是真美好!這是一個大修行。

第二點,要大家學習柔和。這個柔和,你看稻穗成熟了,或者水果結實,豐收了,它都垂下來了;楊柳枝很可愛,楊柳樹--垂楊柳,很柔軟、很美。我們人的牙齒是硬的,舌頭是軟的,到了人生之最後,牙齒都掉光了,舌頭不會掉的。所以這個柔軟,人生能長久,硬,反而會吃虧。我近幾年來,在佛光山有一個很歡喜的事情,就是很多的出家人,常常都吵著跟我說:「我們要修行,要做參禪。」後來就建了一個禪堂,現在佛光山好多地方都有禪堂,我說:「好,你去參禪。」參了三個月、半年或者三年,出來了以後,我常常問他們:「有什麼心得嗎?」他們就說:「最大的心得,就是我的心,變得柔軟了!」心地柔軟了,這個實在是修行的一個最大的進步。一般的人,經常說,你的性格很冷啊,你的心很硬啊,甚至說,比石頭、比鋼鐵還硬,你怎麼那麼執著呢?假如我們在人生要求進步,禪門講調息、調身、調心,慢慢調伏像猴子、像驛馬的這顆心,讓它馴服,讓它柔軟,讓人生,活得更快樂,而且會活得更長久。有一些人的性格都很急躁、很固執。舉個例子說,中國五代的時候,有一個宰相叫馮道,他就是一個性格很急躁的人。有一次他讓人家給他買一雙鞋子,買回來的價錢是一千八百個銅錢,買回來了,他就接受了。可是另外的一個同事也買了同樣的一雙鞋子,馮道就問同事:「你那只鞋子多少錢?」那個同事就舉起一隻腳說:「九百塊錢」。馮道就說:「哎呀!你怎麼九百塊錢,我買的怎麼一千八?喂!把那個幫我買鞋子的人叫來,我要責備他、罵他。」他很生氣。後來那個同事又舉起另一隻腳說:「這一隻也是九百塊,都是一千八呀。可是,你問我這一隻鞋,當然是九百塊,兩隻鞋當然是一千八了。」性情太過猴急、粗魯,就是這樣容易出笑話了。明末有一位憨山大師,他有一首《醒世歌》:「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從來硬弩弦先斷,每見鋼刀口易傷,只從柔處不從剛」。我覺得人生要學習柔和,這個是做人處事最好的妙方。

第三點,要跟各位講的是,生活裡要學習生忍。在佛教裡面講「忍」,不是世間裡面說的那種,要忍苦、忍耐、忍氣呀!不是那麼簡單的,它這個「生忍」、「法忍」、「無生法忍」,有另外更深奧的意義。怎麼樣學習生忍呢?我倒覺得你們大家拜沒拜佛、念沒念經,這個不是很要緊的,你學習生活裡的「生忍」更重要。因為你要生活、要維護生存、要保持生命,這裡面有一個最大的力量是什麼呢?這就是「生忍」!「忍」的意思是:「我認識了,它是一種智慧。噢!我看懂了,我認識很清楚了,我明白了。」這是生忍的第一個意思。「忍」的第二個意思是「接受」。就是我認識了,這一句話、這個東西,我能接受、我肯接受。「忍」的第三個意思是「負擔」,象擔子一樣,三十斤、五十斤、一百斤,我挑得起。你能挑多少重呀,他能挑多少重呀,看他的力氣了,這個「忍」就是力氣。

有了「忍」,我會處理事情,我有智慧,我會化解問題,好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有這個能力。各位,你們要生活,要生存,要生命,你有了這個忍--生忍,我可以認清世間好壞、善惡、是非,甚至我可以接受一些不好的事情。過去古人常講「唾面自乾」,別人把口水吐到臉上,他都不要擦,因為我擦了,你會不高興,讓它自己幹了。這種接受!光榮容易接受,容易瘋狂;苦、侮辱,接受不容易,要有力量啊!要能負擔、負責,替人家擔代一點,我代你多做一些。你負擔不起了,我來!像觀世音菩薩的名號,有「圓通大士」、「觀自在」,還有一個叫「施無畏」,佈施給你無畏,讓你不要怕。「不要緊,有我,不要怕!不要怕!」「忍」可以負擔,也能可以化解,可以消除。許多不好的事情,讓它不著痕跡的,不傷害人的消失於無形。這個是力量嗎?是力量,一種忍的力量。這個是智慧嗎?是一種忍的智慧。所以,「生忍」是人的生命、生活裡的智慧。有了「生忍」,等於是第一步的功夫,還要學習「法忍」。「法忍」就是世間萬法,人也是一個法,房子也是一個法,花草、大地、地球都各是一個法;甚至喜樂、是非、歡喜、悲哀都是每一種法,具體的法、抽像的法,在這一切法上,我不能動不動就生氣,我不能動不動就起心動念,我應該對宇宙萬法,像一個旁觀者,不去計較,不去執著,坐在高山看馬騎。能以欣賞的態度,對待萬法,貧富貴賤,善惡好壞,你若不用一種旁觀者的立場來修這個法忍,被萬法左右,所謂「講時是悟,對境生迷」,這剗不來呀。從「生忍」開始,到「法忍」,再到「無生法忍」,那個境界就高了。「無生法忍」在世間上就等於了脫生死一樣,不生不滅,那叫無生法忍,那是一種很高的空慧,是一種很高的境界,是般若智慧。是一種不忍而忍,不有不空,什麼東西都不介意了。

好吧,就說世間上平常人講的,「要忍耐一點啦!要忍耐一點啦!」這個也很好,你不忍耐怎麼辦?就好像我們有一些學生,學生之間難免有一些不平的事情,有的同學受欺負了,一些同學對他說:「哎呀!忍耐一點嘛。」他說:「忍耐、忍耐,除了忍耐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報告老師。」老師聽了也說:「忍耐一點嘛!」「又是忍耐」。他不服氣,「去找師父」,就是來找我了,我也沒有別的辦法,我只有說:「忍耐一點嘛。」他聽了說:「為什麼要忍耐呢?」其實,世間上所有的事情,唯有忍一口氣風平浪靜,能忍,萬事都可消除。忍、忍,這個有什麼意思?哎,忍不吃虧,這個人笑我、罵我、侮辱我、傷害我......,彌勒菩薩說:「不要計較,不要認真,這種窮凶極惡的人,我鬥不過他,善有人欺,天不欺,再過幾年你再看他。」你就曉得,這個忍的利益有多大了。

第四點要跟各位講的,在目前這種複雜的社會裡確實是很重要的,就是學習溝通。有人說,現在時代進步,物質文明,科學發展,發明瞭飛機、大炮、輪船......我覺得,這些對世界都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人生最高明的,就像聯合國,要學習溝通。人和人之間因為溝通而相互了解,因為溝通才會互助和平。我覺得溝通,是我們現在每一個人要想求生於這種複雜的社會裡,是一個很專門的學問,我記得,這一次剛到香港,就有一個年青人問我一個問題,他說:「有時候兩個人,為了利益爭執起來,他叫我讓他,我吃虧,實在有些不服氣。雖是好朋友,為什麼你要得我那麼多利益?你說不讓他,對他、對我都不好,讓與不讓,很為難,請問有什麼辦法能兩全其美?」我說:「這種彼此利害關係,只有相互溝通,雙贏,皆大歡喜,那是溝通學裡最高明的一種。」

剛才講的,你能忍則忍,不能忍也讓他不吃虧,就像剛才說的生忍。在佛門裡面流傳一個故事,信徒到寺院裡來拜佛,香燈師都要敲大磬,噹,噹,噹。有一次信徒拜過後,就拿香花、果品去供養佛祖,大磬就生氣了,它就向佛祖抗議說:「你是銅做的,我也是銅做的,信徒都把香花、水量供養給你,卻來打我,說什麼:‘拜佛不敲磬,佛祖不相信!’這個太不公平了」。佛祖一聽,說的不錯呀!不過他是佛祖,很有智慧,他就安慰大磬說:「大磬呀,不要有什麼不平啦,你要知道,我雖然也跟你一樣是銅做的佛像,但是我當初受到的苦難,頭上多了一塊,被人敲呀、打呀;耳朵多了一塊,被人挖呀、刻呀,千錘百煉,種種的苦難我都熬過去了,現在做了佛祖,信徒當然就來拜我啦;你呢,就是忍耐不住,信徒才敲打你一下,你就不服氣,趕緊叫起來:‘吭,吭,吭,’當然你就不能跟我比啦!」

有兩個武士要比賽射箭,有一個盾牌,這個武士在這面看盾牌是黑色的,那個武士在那邊看盾牌是白色的,兩個人就爭執,一個說是黑色的,一個說是白色的,爭到最後,慢慢的互相交流、溝通,了解到盾牌的兩面,一面是黑色的,一面是白色的,本來都沒有錯,但是由於不知道,就有了很多的是非,很多的爭執。所以,這個世間上,誤會在溝通裡是很麻煩的障礙。現在,中國大陸、香港、台灣,所謂兩岸三地,彼此最重要的就是溝通,相互了解,相互體諒、相互幫助,因為都如兄如弟嘛!你要硬是把它執著是黑的、白的,互相爭執,不溝通,怎麼能和平呢?各位香港的同胞們!你們過去在英國的統治時候,不錯,經濟也繁榮,生活也很好,香港東方之珠,是「金雞蛋」。但是現在回歸到中國,也不差。就如同我這一次到香港來,聽到一個名詞叫作「自由行」。假如以後大陸開放自由行,多少人從中國大陸帶財富到香港來,所以香港和大陸的溝通,必定是前途無限。我很羨慕香港,我在台灣,也很願意祝福,海峽兩岸都如兄如弟,應該加強溝通。

第五點,學習放下。人生像一個皮箱,有用的時候,要把它提起;不用的時候,你要把它放下。應該提起的時候你不提起,不積極、不勇敢,就沒有生命力。應該放下的時候你不放下,拖著那麼重的行李、皮箱在手上,會很自在嗎?佛陀有一次在講經,有一個外道他想一想,還是信奉佛陀的教法比較好,他就帶了兩盆花,去見佛陀,供養佛陀。到了以後,佛陀就指著他說:「放下!」他趕快把手上的一盆花放下。佛陀說:「放下!」他趕緊把另一盆花放下。佛陀又說:「放下!」他說:「哎,佛陀!我都放下了!還要我放下什麼呢?」佛陀就跟他說:「我叫你放下你思想裡的執著、身心裡的執著,兩盆花放下太簡單了。你思想中的成見、執著不放下,我的佛法怎麼能灌注到你的身心裡去呢?」現在人類,一般我看最愚癡的就是說理,他對自己的道理一點都不肯放下。你看,一個人遲到了,會議遲到了,或者什麼事情遲到了,你就不必說理由了,直接就說:「對不起,我遲到了。」他不是這樣,他一定會說:「哎呀,我剛要出門,來了一個電話;又來了一個朋友;天又下雨了;車子又堵塞.......」他都有理,你的理,遲到,你都沒有理了。我們見到一個人,問他:「你吃飯了嗎?」很簡單地回答:「吃過了,或者沒吃過。」他不是這樣講,卻說:「剛才,十一點鐘,我正在準備要吃飯的時候,哎呀,忽然來了什麼事情......講了好半天。」到最後問他:「你究竟吃飯沒有呀?」他不肯說出來,為什麼?他要說出很多保護自己吃或者沒有吃的理由,他才肯說出來,他太過保護自己了。讓我們人生這麼多歲月白白過去了,我覺得這很無聊。理由不一定能保護自己,我剛才講的認錯、尊重、包容,才能讓人接受,放下才自在啊!很多佛教徒念阿彌陀佛,為什麼?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基督教徒祈禱,為什麼?讓上帝帶到天堂。假如是阿彌陀佛或上帝,真的到了這個人的面前說:「餵,我現在帶你到西方極樂世界;餵,我帶你上天堂。」你一定嚇一大跳,「哎呀,阿彌陀佛,上帝呀,我的兒子還沒有結婚呢,我的女兒還沒有嫁人呢,我現在還不行啊。」世間上的榮華富貴,人世間的你我他等,親族、愛情、金錢,不要當然不行,不過,君子取財,取之有道,就是愛情也要合理、合法。一些不當的,你不放下,為了一句話,氣得不吃飯;為了人家一個臉色,就把門關上不出來,這何苦呢?這麼一點點的小事都放不下,剛才講了,人一點擔當都沒有,沒有力量,這個人生多麼脆弱,不會很幸福快樂的。

第六點,要學習感動。你們看電影、電視的時候,很多悲歡離合的故事,你會感動的流淚嗎?見到別人的好人、好事,你會不歡喜嗎?還是很歡喜、很感動的。人有個劣根性,不容易感動。比方說,看到人跌了一跤,趕快說:「哎呀,跌痛了沒有?」他看到了,「哎呀,一個元寶!」很歡喜。人家跌倒了你歡喜什麼?他就是沒有感動的心。我們看到人家得到好處、幸福,我們也很歡喜;看到人家做好人、好事,都很感動。有感動啊,這就是一個愛心、一個菩提心。我自己本身,一生幾十年的歲月,就想到,多少人的事情、語言讓我感動,那怎麼辦呢?我也要努力,一定要想方法,讓別人感動。所以,見到別人的好人、好事感動,不會嫉妒、不會幸災樂禍,在人格上會有成長、會有進步。感覺到自己要給人家感動,就努力呀、勤勞呀、犧牲呀、奉獻呀,也覺得自己的修行、道德在成長。所以,人和人相互感動,都要彼此學習。不少的青年人問我:「為什麼每次聽到梵唄、誦經,唱‘南無觀世音菩薩’,我就要流淚呢?」我說:「很好呀,有感動,表示你有佛性、你有佛心呀!」假如沒有佛性、沒有佛心,再有什麼東西都不會感動,別說音樂、藝術不感動,就是什麼好事他都如如不動。除了感動,我也在想,從生長以來,宇宙之間,世界之上,所有的士農工商、所有的人等,都跟我結緣。比方說,我要買面包、燒餅、油條,住旅店、坐計程車,他們都跟我結緣,那怎麼樣報答呢?我也要跟人結緣!這世間上,最美好的就是:我跟你結緣,你跟我結緣,彼此是緣起緣滅,有緣才能生存。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像我們大家,過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在佛世或者哪一位祖師前面必定結過善緣,今天能在紅磡體育館聚會,所以,因緣不可思議!什麼因緣都能感動,什麼感動都可以結緣。因此,學習感動,這也是提陞我們人格的進步、昇華!

第七點,要跟各位講的是:學習生存。生活中最重要的是,學習生存下去。為了要生存,要維護身體的健康,不但對自己有利,假如身體不健康,讓家人、朋友都不放心,那何苦呢?所以維護自己的健康,也是孝親、安慰家人的很好的行為。為了生存,當然要學習勤勞、學習積極、學習待人的禮貌,因為這樣大家才能接受我。前不久,我到歐洲去,忽然台灣大雨、水災氾濫,我就打電話,到受災的地方問:「你們安全嗎?」他們就說:「哎呀,一點水災,一點颱風,都習慣了。」為什麼?因為要生存,對於大自然給予我們的幫助、利益,我們當然很感謝。但是每一種東西不都完全是美的,有好的,有不如意的,為了生存,我們都習慣於防震、防泥石流、防水災等等,甚至於防盜、防壞人,因為要生存,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人,為了生存,你一定要知道:你所相處的因緣很重要,你要讓人家接受,就是要有好因好緣;假如你的所行、所作,讓人都不接受,都變成不好的因緣,那你的生存就有了障礙了。所以,怎麼樣能生存的順利?大家都希望要順利、如意,那你給人家順利、如意了嗎?你有改善自己的行為嗎?所以,在世間上要生存,先必須得到別人的歡喜,對別人的認同,別人對我們欣賞,你必然會獲得自在。我覺得做一個人,先要讓我們全家的老少、三代、四代、親族接受我,然後,再怎麼樣製造我們這個家庭、讓整個社區,也喜歡我們這一家。我自己是很努力這樣做的,不僅是居住的社區,而且遠處的人,只要跟我來往,讓他們也能接受我。當然,人也不能做的太好,太好人也嫉妒、障礙,不客氣說,我一生為了求好,遭遇的麻煩也很多,不過沒有關係,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像我每年到香港來,做一次講座,我住的大樓那個地方,香港的警衛很森嚴,他都要鎖門、開門、關門,我們每一次到,還有很多的警衛,從很遠的地方跑步,來替我開門,看到我下來了,他們都怕我不會開門,也在我前面給我開門,真感謝,香港人這麼好,我應該更好好的待香港人。

第八點要學習靈巧。靈巧就是隨機應變,在一種環境裡能製造大家的和諧,大家的歡喜,能把很困難的事,會化解,這些都需要靈巧。現在的社會,知識是爆炸的時代,五光十色,太多了,多得讓人感到不快樂。我記得多年前到香港來,那時香港只有三、四家電視台,現在香港的電視台很多了,但是在過去十幾年前,偶爾還是會打開電視看一看,現在不會了,為什麼?太多了,很麻煩,不知要看哪一家才好,乾脆就不看了。過去在台灣白色恐怖時代,不自由,偶爾會偷偷的跑到香港來,因為香港的報刊、雜誌言論很自由,翻一翻,看一看,覺得很痛快。現在香港的報刊雜誌那麼多,不知道看哪一本才好,乾脆不看算了。年青的時候,看呀、聽呀,覺得好幸福,到了像我這樣老年的時候,覺得不看、不聽也很幸福呀!人在現在這個社會裡,壓力、很多的干擾、忙碌,確實增加心煩意亂,尤其迷亂的生活,在緊張當中,有時候緊張忙亂,哪裡有什麼靈巧呢?

有一個笑話說:一個軍隊營房裡,一個小兵,從外面買了兩隻鴨子回來了,被團長看到了。軍隊很嚴格,不能隨便拿東西,要很威武整齊,團長看了小兵拿了東西,就問:「你拿了什麼?」小兵很緊張,平常大概訓練壓力也很重。「報告鴨子,拿了兩個團長來了。」緊張會出錯,靈巧能化解很多難題而不出錯。在佛教裡也有這樣類似的事,有兩個寺廟,東面的寺廟和西面的寺廟,每天都派沙彌到市場去買菜,兩個沙彌常常在市場的門口遇到。東寺的沙彌不靈巧,西寺的沙彌比較靈巧,每次見到面,東寺的沙彌就問西寺的沙彌說:「餵,你今天到哪裡去呀?」西寺的沙彌回答:「我的腿跑到哪裡去,我就到哪裡去。」東寺的沙彌一聽,下面再怎麼問?不會問了。回去告訴師父,師父說:「哎呀,你好笨呀,你可以接著問,假如沒有腿,你要到哪裡去呢?這不就有禪機了嗎?」東寺的沙彌一聽,噢,師父指導的很對。第二天他們在路上又遇到了,東寺的沙彌又問西面的沙彌:「餵,你今天要到哪裡去呀?」西寺的沙彌說:「風,吹到哪裡,我就到哪裡去。」東面的沙彌一聽,糟糕,變了,下面又怎麼問?還是不會問。回去告訴師父,師父說:「哎呀,你好笨呀,他說風吹到哪裡就到哪裡,你可以繼續問,假如沒有風,你要到哪裡去呢?」東寺沙彌一聽,師父指示的對呀!第三天,兩個沙彌又在路上遇到了,東寺的沙彌又問:「今天你要到哪裡去呀?」西寺的沙彌回答:「我要到市場買菜去。」東寺的沙彌一聽,很茫然,為什麼?缺少靈巧,不容易應變。

我今天跟各位講的這八點,都好像不是什麼深奧道理,但是在人生的生活裡面,都是很重要的,都是需要明白的事情。第一點學習認錯,第二點學習柔和,第三點學習生忍,第四點學習溝通,第五點學習放下,第六點學習感動,第七點學習生存,第八點學習靈巧。我另外還有八點,因為沒有時間,就簡單的說明,讓大家了解。生活究竟要怎麼過?第一點,人要靠物質來生活,在物質生活裡要學習簡朴,簡單朴素。第二點,在生活上,要學習技能,中國有句古話:「家財萬貫,不及一技隨身」。學習一點專長、特長,這是生存的要領。第三點,在語言上,倒不是要學習廣東話、英文、法文,主要在語言上要學習幽默,因為幽默也是生活的情趣。生活上最重要的,就是學習做人!第四點在做人上要學習藝術,有藝術的人生,藝術的做人。人在生存中,當然要工作,在工作上,要學習勤勞、誠實,中國有一句古話:「三歲看到老。」最重要的要立志,佛教講,要發願。有志、沒志,就看燒火、掃地。所以在工作上,勤勞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人要有志向,要有志願。我不知道每一個人的想法,但不要憑空妄想,志向要能實踐,重要的是要學習奮起、飛翔、擴大、發展,人生才有生命力!最後一點,我們在學佛上,要學習發心!你吃飯,若發心吃飯,一定吃的很飽;你要睡覺,若發心睡覺,覺一定睡的很甜蜜;你要做事,發心做事,發心寫文章,事也做得好,文章也寫得好。「發心」兩個字很微妙!心在我們的身體裡,心是地一樣,心地;心好像田一樣,你要開發土地、開發田地,地上就能起高樓、地上就能長五穀。海鋪新生地、山坡地,不都是開發出來的嗎?我們心內的寶藏、菩薩、佛祖、七寶,都是靠我們發心,才能開採出我們自己用不完的內心寶藏。

三天以來,不盡的感謝大家!我講了生命學、生死學、生活學,我希望明年,能有更好的佛法來供養大家!生命也好,生死也好,生活也好,我們現在香港人最關心的還是發財,我今天為各位向諸佛菩薩祈願,讓香港進步,大家發財!要為大家念消災延壽藥師佛。消災延壽也是我們所祈願的,因為能消災、能延壽,當然就會發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