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幼年期的宗教薰習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星雲大師 發佈時間:2012-2-18 22:37:14 简体字 

我出生在江北一個神佛信仰混合的家庭裡,大概從我三、四歲,略懂一些人事開始,就受到濃厚的宗教薰陶。

我的外祖母十八歲就開始茹素,和我外祖父結婚以後,仍然精進不息。每天清晨就起床做早課,她原本目不識丁,但是卻能背誦《阿彌陀經》、《金剛經》等經文,並且有一些奇異的生理反應,她自以為修得神通,更是努力修持。我和姐姐從小就受到外婆的影響,三、四歲起,就和姐姐比賽持齋。當時年幼無知,不了解中國佛教之所以注重素食的道理,只是為了討外婆的歡喜罷了。

我的童年,是和外婆同住的。每到半夜三更時分,她就起床靜坐,打坐時,肚子就發出翻江倒海似的嘩啦嘩啦的響聲。雖然童稚好睡的小孩,經常從睡夢中被吵醒。於是就問:

「外婆!外婆!您肚子的叫聲怎麼如此大呢?」

「這是功夫,是修煉以後的功夫。」

我也深信這是功夫,後來也常常接觸到普遍於民間信仰的巫術,譬如神道、扶乩、觀亡靈、走陰司等等。我有一位三舅母還參加大刀會、花蘭會,並且持咒、講法術,雖然表面上是參加宗教活動,實際上卻是抗日組織。聽說咒語一念,就能刀槍不入,只要拿木棍、鐵棒,就能夠抗拒敵人。我們這些小孩子,基於好奇心,對這位具有超人能力的舅母特別恭敬,整天跟隨她,希望她傳授功夫給我們。她告訴我們:要學習神明附體,自然有神奇的力量。如何才能神明附體呢?她自稱有法術,只要咒語一念,神明就附於身上了。對於這一點,我始終無法相信,尤其我的三舅父,最反對她這種神奇怪異、故弄玄虛的舉動,常常呵責她。我們小孩子不懂事,有時也學三舅父的口氣揶揄她。

記憶中,有一次吃晚飯的時候,大人們都外出不在,我們一群小孩,圍繞著她說:「舅母!您常說有神明來附體,到底是什麼神明呢?還不是草頭神!」她莞爾一笑,沒有回答。但是過了一會兒,忽然把擺碗筷的桌子一翻,全身抖動起來,口中發出異於平日老嫗的語調說:「我是梨山老母,下了凡塵,你們觸犯了我,快跪下來懺悔!」

三舅父是民兵大隊長,是我們小孩子心目中的英雄好漢,從小我也以小英雄自許,心想這一跪,就失去了英雄的威武,但是心中又害怕這個神明,想跪又不願意跪。正在進退維谷的時候,三舅父回來了,看到這個情形,拿根棍子就要打三舅母:「什麼神明又來了?」他們夫妻於是搶那根棍子。神明一來,力量很大,說也奇怪,平常柔順謙和的三舅母,忽然力量很大,健壯的三舅父幾乎搶不過她。如此僵持了一段時間,三舅母突然打了一個呵欠,悠然醒來,若無其事地說:「啊!發生了什麼事?」這時候,任憑三舅父數落,都非常溫和賢淑,毫無怨言。我從小就在這種民間信仰濃厚的家庭之下長大。後來我出家了,對這種奇異的行徑,雖然有一點不以為然,但是也不激烈地加以全面否定。

我十二歲出家,一直在各處叢林參學,過了七、八年才再度回到家鄉,當時已經抗戰勝利,回到家裡,外婆正坐在一棵樹下做針線,我坐在她的旁邊,不由憶起兒時情形,心想:外婆的功夫是肚子能發出巨響,但是幾年來,我徧參不少才德兼備的高僧大德,卻不曾聽說肚子會叫的,今天要借此機會向外婆說法。於是,我打開話題說:

「外婆!您的肚子還會發出響聲嗎?」

「這種功夫怎麼可以缺少呢?」老人家信心十足地回答。

「這肚子的叫聲,究竟有什麼用呢?譬如汽車的引擎、飛機起飛的聲音,比起您肚子的聲音還大,它們也只不過是機器發動的聲音而已。您肚子的聲音對於人類的道德,並不能提陞;對於生死的解脫,並沒有助益!我在外參學,見過不少有修行的高僧,可是從來沒有人肚子會叫的呀!」

年過古稀之齡的老外婆,聽了之後,很嚴肅地愣了半天,才說:

「那麼,修行應該怎樣才正確呢?」

「修行應該從人格完成、道德的增長做起;修行是明心見性的功夫,而不在於肚子是否能發出聲音。」

她聽了這一席話之後,以慈祥的眼光,靜靜地注視我良久,但是我心裡卻難過起來。唉!老人家勤奮修行了數十年,甚至修煉到具有異人功夫的境地。肚子會叫,對生命的昇華雖然於事無補,但是因此使她對宗教產生堅定的信仰,是不容否認的。我這一番話,使她對自己數十年的修持,產生了動搖,失去了信心。我看她若有所失的樣子,實在於心不忍,後來雖然又談了不少話,但是外婆那悵然若失的神情,至今猶存腦際。就在那一天,她當面囑咐我:她過世以後的百年大事,兒、媳不得過問,一切交給我處理。外婆在她有生之年,最後仍然選擇了正確的信仰。

後來,大陸山河變色,我隨緣來到台灣,關山遠隔,家鄉的音訊杳渺,外婆委託過我、而我親口承諾的事,也無法盡一份為人子孫的心意,對於老外婆,我一直深深地感到歉疚。因此我初到台灣,對於神道教瀰漫充斥、信仰複雜不純的社會,雖然有心去淨化、匡正,但是不極力去破壞深植於民間的神道信仰,因為那是初信的基礎,不失為引導初機者入信的方便。舉例說,二十多年前,我到宜蘭弘法,宜蘭的南方澳、北方澳,從來沒有出家人去佈教,是佛教沒有傳播的地方。不過,那裡有一間小廟宇,供奉著媽祖,當地的老百姓經常去燒香膜拜,香火不斷。老百姓沒有接觸過佛法,不知道正信的佛教是什麼,他們認為自己是拿香拜拜的,都以佛教徒自居。因此基督教去傳教也好、天主教去請他們入信也好,大家都不接受,雖然他們所信仰的並不是純正的佛教,但是他們的內心卻對佛教產生堅定不移的信念,因此不輕易改變自己的宗教信仰。

當佛教的教理,尚未普及於社會,提陞民間信仰層次之前,初機入門的神道教也不必過份地加以排斥。當然信仰要選擇正信的宗教,但是在正信尚未確立的真空狀況之下,雖然迷信,總比沒有信仰好,也可以填補人類心靈的空虛。因此我對於接引初機的神道教信仰,其對社會安定人心所付出的價值,非常的重視,而這種想法,是從小受到老外婆的影響使然!

自從近代科技文明抬頭以後,凡事講究拿出證據來,一談到因果,則嗤之以鼻說:「二十世紀的科學時代,還迷信因果!」一談到宗教,則認為是落伍的思想。翻開每天報紙、電視等報導,姦殺盜竊的犯罪案件,層出不窮,並且年年增加,而警察局、法院,到處林立,但是不良份子,仍然不怕身系囹圄之苦,鋌而走險,作奸犯科。

過去在我的故鄉,幾百里路也看不到一個治安人員;幾縣相連也沒有法院,但是社會民風純樸,犯案很少。老百姓如果有什麼糾紛,就相約到城隍廟、土地廟。燒香、發誓、甚至賭咒,誰是誰非,問題自然迎刃而解。城隍廟、土地廟,在他們的心目中,比法院、警察局還值得恭敬,宗教的力量,使他們心悅誠服地接受裁決。這種被某些人譏諷為迷信的信仰,對於安定人心,維持社會安寧等方面,卻提供了不可忽視的貢獻。

當然,現在台灣的邪教過份猖獗,神壇斂財、蠱惑民眾;都需要糾正。但是,信仰的過程有如小學、中學、大學,要一步一步、循序漸進,才能奏效。

我的童年受到這種濃厚的宗教信仰的薰習,當時雖然不能接觸真正的佛教,但是宗教敦風易俗、勸人向善的思想,深深地影響了我,在我小小的心田中,種下了日後出家學佛的因緣種子。我不知道各位過去如何,但是今天大家發心來參加「佛學研討會」,我相信各位和宗教一定有一段因緣,才會放下工作來參加這個勝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