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五條根,財為第一

財色名食睡,地獄五條根。為什麼把財放在第一位,因為這五樣屬財最難捨。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由此可見,財在我們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

世俗之人普遍為了家庭和個人私慾,穿梭於各個階層之間,奔波勞碌。不惜用盡機關,損人利己。只要能賺到錢,則不顧一切。最後惡報來時,或是身患多病,或是遭遇水火,或是深陷牢獄等等。可嘆,這時候誰都幫不了你!平日辛辛苦苦、費盡心思所賺的錢財都會捨你而去。平時最親的家人,沒有一個可以替你分擔一點痛苦。這一輩子所造的惡業全都得自己背負,真是可憐至極啊。

《安士全書》上說:「世人之所蓄積,有人奪得去,吾帶不去者。有人奪不去,吾亦帶不去者。又有我帶得去,人奪不去者。金銀財寶、家舍田園,此人奪得去,吾帶不去者也。博學鴻才、技藝智巧,此人奪不去,吾亦帶不去者也。若夫吾帶得去,人奪不去者,唯有修善與福耳。修善到極處,能使七祖超升,百神擁護。修福到極處,能使火不能焚,水不能漂。善者福之基,福者善之應。」

這話是說,世人的積蓄,有他人奪得去,我帶不去的。有他人奪不去,我也帶不去的。又有我帶得去,他人奪不去的。金銀財寶、家舍田園,此是他人奪得去,我帶不去的。學識淵博、才能卓越、技藝高超,此是他人奪不去,我也帶不去的。至於我帶得去的,他人奪不去的,只有修善與修福了。修善達到極處,能使七世祖先俱得超升,所在之處有百神擁護。修福達到極處,能使火燒不著,水漂不沒。修善是修福之基礎,得福是行善之回報。

如果一味地只知道賺錢,而不知道佈施,最後定會被財所迷而落入深淵,不能自拔。有很多學佛的居士可能會說,我賺錢都是為了學佛啊!為什麼呢?因為我賺的錢都是用於建寺院、造佛像的,又有什麼不好呢?但是如果只是一味地做善事,而不把重點放在念佛求生極樂世界上,就是本末顛倒。最後還是會被善法所迷,將來最多得到人天福報,享完福報,又墮入三惡道受無量苦,又有何用?

錢財著實可怕,末學是深有感觸。只是善根淺薄,雖有感觸,但是還是不能徹底放下。前幾年,自己做生意虧了很多錢,生活也隨之過得比較拮据。那時候的想法就是早點賺錢把債務還掉,夠吃夠用就可以了,也沒有什麼其他貪多的想法。到後來生活開始改善了,債務也慢慢還得差不多的時候,想法開始改變了。嫌舊車的各方面功能不如新的好,就換了輛新車。然後也希望生活品質能夠好一點,要好的衣服,好的生活用品等等。之前還願意和同事一起合租房子,但是現在就不願意了,想著還是自己一個人租一個小套房比較舒服,當然價格也會高很多。這說明我已經開始邁向深淵了,已經被財所迷了。

幸好末學還沒有小孩,有小孩的人,就更加要辛勞奔波了。因為他們不光為自己的貪慾而求財,還要為自己的小孩做一系列的打算。有條件的人在自家小孩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為他準備新房了。條件一般的人剛開始的想法可能是,一家人合住一套房就夠了,以後把這套房留給自己的小孩。但是隨著錢慢慢多起來後,就開始想著要再買一套房子,以後可以單獨給兒女結婚用。如果錢再多起來,又會想著,在外地景色比較好的或是具有陞值空間的地方買房。以後不但可以賺錢,還可以度假養老。就這樣一迷再迷,迷得不能自拔。甚至有人為了賺錢太勞累辛苦,而導致身體出現嚴重病癥,盡管如此也還要堅持去賺錢。有時候想想,人確實很可悲、很矛盾!年輕的時候用生命去換錢,老了的時候用錢去換生命。不知道究竟有什麼意義?

這裡末學隨便再提一下關於小孩的事情,因見多有學佛居士對於自己的小孩都牽掛的不得了。「一切都以孩子為主,一切都為了孩子」這樣的話經常聽到。殊不知生生世世之輪迴下來,我們曾經多少世被「孩子」所害,又有多少世因「孩子」而使自己墮入三惡道,今生又開始為孩子忙碌。學佛之人,多少知道父母和小孩之間是有宿世因緣關係的,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反省和深思這種因緣呢?

《法句喻經》裡面有則公案談怨親顛倒:「舍衛國有婆羅門,富而慳貪,每逢食時,堅閉其戶。一日烹雞作饌,夫婦同食,中間夾坐一小兒,數取雞肉納小兒口中。佛知此人,夙福應度,乃化作沙門,現其人前。婆羅門見而怒曰:‘道人無恥,何為至此?’沙門曰:‘卿自愚癡,殺父娶母,供養怨家,如何反謂道人無恥?’婆羅門問故,沙門曰:‘案上雞者,是卿前世之父,以慳貪故,常墮雞中。此小兒者,往作羅剎,宿生常被其害,以卿夙業未盡,又欲來相害耳。今此妻者,乃卿前世之母,以恩愛深固,還作汝妻。此種輪轉,愚人不知,惟有道人,了了皆見。’

佛於是即現威神,令識宿命。婆羅門懺悔受戒,佛為說法,得須陀洹道。」這話是說,從前舍衛國有一婆羅門,家境富有而慳貪。每當吃飯時,緊閉門戶。有一天,烹雞作食,夫婦同吃,中間坐一小兒,他們輪番夾肉送進小兒口中。佛知此人過去世之福德因緣已成熟,今當得度,即化作沙門,出現在此婆羅門面前。婆羅門見而大怒說,道人真是無恥,為何闖進我家。沙門說,你自己愚癡,殺父娶母,供養怨家,怎麼反說道人無恥。

婆羅門問,此說何意?沙門說,餐桌上之雞,是你前世之父,因為慳貪之緣故,常墮落雞中。此小兒,前世曾作羅剎,在你過去世中常被其害,只因你的前世業還未盡,他今生又想來害你。你今生之妻,是你前世之母,因為恩愛深固,又來作你妻。此種輪迴轉世,愚癡之人哪能知曉?只有修道之人,才能見得了了分明。佛於是現威神力,讓婆羅門見到前世之情形。婆羅門當下向佛懺悔,請求受戒,佛為其說法,即證須陀洹果。

看到這裡,請大家用心思考一下,我們現在的小孩,真的是你的兒女嗎?你也真的是他們的父母嗎?只恨道眼未明,不能知其中之微妙的業緣關係。如果讓你看到和小孩的宿世因緣,可能會倒抽一口涼氣,原來自己辛辛苦苦所養的,竟是宿世的怨家。這時候,你還能這麼牽掛自己的兒女嗎?又有人講:「我現在要多努力幾年,將來等我有錢了,我就什麼都不做了,就開始真正地修行了。」

殊不知,天如大師在《淨土或問》中就開示過:「稍有一事掛心,早是念佛不得。況待臨終時哉。何況你更道且做世間事業,你真癡人,說此癡話。敢保你錯用身心了也。且世間事業,如夢如幻,如影如響,那一件有實效,那一件替得生死?縱饒廣造伽藍,多增常住,攀求名位,交結官豪。你將謂多做好事,殊不知犯了如來不體道本,廣造伽藍等戒。豈不見道,有為之功,多諸過咎。天堂未就,地獄先成。生死未明,皆成苦本。眼光落地,受苦之時,方知平生所作,盡是枷上添枷,鎖上添鎖,鑊湯下增柴炭,劍樹上助刀槍。袈裟下失卻人身,萬劫難復。鐵漢聞之,也須淚落。

祖師如此苦口勸人,曾許你且做事業,待臨終方念佛乎。又不見死心禪師道,世間之人,財寶如山,妻妾滿前,日夜歡樂。他豈不要長生在世。爭奈前程有限,暗裡相催。符到奉行,不容住滯。閻羅老子,不順人情。無常鬼王,有何面目。且據諸人眼裡親見,耳裡親聞。前街後巷,親情眷屬,朋友兄弟,強壯後生,死卻多少。

世人多雲,待老來方念佛。好教你知,黃泉路上無老少,能有幾人待得老到。少年夭死者多矣。古人云,莫待老來方念佛,孤墳多是少年人。又云,自從早年,索妻養兒,經營家計,受盡萬千辛苦。忽然三寸氣斷,未免一旦皆休。若是孝順兒孫,齋得幾僧,看得部經,燒得陌紙,春三秋九,做得碗羹飯,哭得幾聲,猶是記憶爺娘。若是不肖之子,父母方死,骨頭未冷,作打財產,出賣田園,恣意作樂。以此較之,著甚麼急。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馬牛。

復引古德雲,冷笑富家翁,營生忙似箭。囤內米生蟲,庫中錢爛貫。日裡把秤稱,夜間點燈算。形骸如傀儡,莫教繩索斷。死心如此苦口勸人,曾許你且做事業,待臨終方念佛乎。當思人生在世,能有幾時。石火電光,眨眼便過。趁此未老未病之前,抖擻身心,撥棄世事。得一日光陰,念一日佛名。得一時工夫,修一時淨業。由他臨命終時好死惡死,我之盤纏預辦了也,我之前程穩穩當當了也。若不如此,後悔難追。思之思之。」

應當想想,人生在世,能有幾時好光景?就如同擊石所生之火,如閃電剎那之光,一眨眼間便消逝而過。應當趁著現在未老未病之前,振奮精神抖擻身心,撥棄排除世間雜事。得一日空閑光陰,便念一日的佛名。得一時短暫的工夫,便修一時的淨業。不管臨命終是好死還是惡死,我往生西方的盤纏資糧,早已經預先辦妥了也。

我往生極樂世界的前程路途,早已穩穩當當了也。若是不能如此努力念佛,臨命終時後悔難追。古德早就知道我們這些人的心態,所以提早就給我們打下了預防針。我們不得不好好反省了。佛說,生命在呼吸之間。一氣不來,便已下世。試問:你有什麼能力能夠保證,自己就可以活到老呢?今天晚上睡下去,能否看得見明天的太陽,你都不能夠保證。還說什麼幾年之後呢?

今世難得遇到淨土法門,又有明師在旁孜孜不倦地教誨,就更應珍惜時光。多看祖師遺著,多聽師父開示。放下五欲六塵之貪戀,盡此生信願持名,一心求生極樂世界,直至往生,才不辜負三寶之恩典。如此,才是名「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