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誦經得菩薩慈護延壽

我從1992年夏季開始誦《地藏菩薩本願經》,那時剛剛學佛不久,每月的十齋日持誦一遍。記得第一次誦《地藏菩薩本願經》的時候用了兩個小時零四十分鐘,誦起來很艱苦,也很累。但是還是堅持念誦,後來用的時間也越來越短,不到一年,一個小時左右就可以誦一遍了。我每次誦《地藏菩薩本願經》的時候都要焚香,頂禮,然後恭恭敬敬地跪在佛前誦。

到了1993年8月15日,由於佛力的加持,我開始吃長素。吃長素以後,原來低血糖的病症完全康復了,血壓由60-90上升到70-110也正常了。原來未吃素以前,不吃肉就走不動路,吃了長素以後,血糖血壓正常了,顯得格外有力量,走多遠的路腳也不疼了。

到了1993年的農曆10月20日,也就是公曆12月3日,那天是星期四。那時我在張家口做工程,住在張家口糧食局招待所316房間。那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樣誦經念佛做晚課,然後看書,到了十一點多鍾就寢入睡。但入睡後忽然被惡夢驚醒了,覺得門外有一個很恐怖的東西,就再也睡不著了,我就靜靜地躺在床上。突然從門外進來一個黑鬼,頭部是高高的圓錐型,有點像傳說中的黑無常,左手拿著沒有紅櫻的紮槍,來到我的頭前,然後我的神識就從百會穴出來,落在地下,跟他往外走。

快走到樓梯口的時候,我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就喊了起來,說:「你這個黑鬼不能把我的靈魂領走,我是佛門弟子,將來命終了,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說完,我就開始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念了兩三聲,我的神識便站回了房間裡供著經書佛像的寫字檯前,那個黑鬼就站在我的左邊,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除了每月十齋日持誦《地藏菩薩本願經》之外,我每天還念誦《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金剛經》裡有奉請八金剛,奉請的第一位是青除災金剛。我認為現在有災難了,青除災金剛會幫我除災,就念「南無青除災金剛」聖號,念了兩三聲,青除災金剛就在我的床邊出現了,長得非常高大魁梧,象四大天王一樣。青除災金剛出現後,我的神識就站回到了我躺在床上的肉身頭前,黑無常就站到了我的神識和青除災金剛之間的床角處。由於神識歸不了體,我更加著急了,就又開始念地藏王菩薩聖號:「南無地藏王菩薩!」那時,我的心非常純淨,沒有任何雜念,一心求地藏王菩薩救我。

我念了三四聲「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後,地藏王菩薩在寫字檯上出現了:現金身,放金光,滿屋的金光晃耀。我的神識即時歸體,黑鬼和青除災金剛也都不見了。接著我下床從寫字檯上拿上108顆的佛珠,重新躺下,以吉祥臥的姿勢:右手托腮,頭朝北,面向西,按原來位置躺下。左手拿著佛珠開始念「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此時,月照中天,走廊的燈還亮著,不用開燈就能看清錶盤,錶盤當時顯示是1點40分,隔壁的314房間的客人還在打著麻將,我誦著地藏王菩薩聖號很久才入睡。

第二天晚上,我做完晚課以後讀經的時候,聽到房間裡的茶盤茶碗叮鐺作響,覺得頭髮直豎,但是作為一個正信的佛門弟子,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更不會理會這些特異現象。到了十一點多鍾,我準備休息時,索性就把門敞開,也不關燈,把佛珠放在枕頭底下,吉祥臥躺在床上。剛一閉眼,就發現頭被人猛地掐住,我猛一回頭,卻什麼也沒看見。我用左手從枕頭下掏出佛珠,捻著佛珠繼續持誦地藏王菩薩聖號一直到安然入睡。

第三天下午,我用古文體寫了一篇《致諸佛菩薩書》,大意是:兩天來,受到惡鬼騷擾,不得安寧,恭請諸佛菩薩佑護我。我若該當命終,請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西方極樂世界諸聖眾接引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若命不該絕,請諸佛菩薩保佑我吉祥安寧;我若罪業深重,該下地獄,則我自己去。

那時候不像現在通訊這麼方便,沒有直撥電話。到了晚上8點多鍾,我通過116長途台要通了煙台家裡的電話。那時我的女兒和兒子都在煙台大學讀書,每個星期六晚上兒子都會回家來接我的電話,有什麼事再由他去轉達。我要通電話以後,向兒子講述了前兩天發生的情況,要求兒子在家裡的佛堂裡點燃三柱香,七盞蠟燭,用錄音機播放地藏王菩薩聖號。兒子告訴我:前兩個星期六他每次回到家都不安寧,感到家裡的茶壺茶碗也是叮鐺作響,搞得他毛骨悚然,今天是硬著頭皮回家的。

我跟他講:是我的壽命該終結了,要放地藏王菩薩聖號,為我加持。打完電話後,我回到316房間,點上香,跪在佛前,念《致諸佛菩薩書》。念著念著,忽然覺得眼前非常明亮,一看,原來是經書放光了,光芒猶如鋼鐵鎔融的顏色,抬頭再看看日光燈,在經書強光的映照下,日光燈暗淡無光。我繼續念完《致諸佛菩薩書》,然後又念了一段時間的地藏王菩薩聖號和釋迦牟尼佛聖號後,通過116長途台再次要通了家裡的電話,告訴兒子這邊經書放光的情況。兒子也激動不已,他說在佛堂放地藏王菩薩聖號的時候,他也看見地藏王菩薩現金身放金光了。我感覺到地藏王菩薩已經給自己延長了壽命。

早在我上高三的時候,有位要好的同班同學請他的姑父——當地一位非常有名的易經學者用周易預測過我的人生。他姑父用我的生辰八字推算出我幼年喪父,將來能考上大學,取得一定成就等等,但是他預測到51歲以後就不講了。在我的再三追問下,老先生說:「不用問了,到時候就知道了。」之後的歲月裡,所發生的事情與那位老先生所預測大多脗合,但51歲以後的事情一直是我心頭一個念念不忘的謎。

從1972年到1992年這20年裡,我用業餘時間研究易經,也看一些陰陽地理的書籍,最後自己用周易推算出來壽命只有52歲,命終的時間應該是在1993年秋冬之際。於是在1993年的春天,我就寫好了遺囑安排後事。果然那年農曆10月20日,黑無常就來索命了。當時我還不知道他是黑無常,就罵他黑鬼,實際上黑無常也是菩薩。

從地藏菩薩給我延壽之後,我就發了三個願:第一,自費恭印一萬冊《佛教念誦集》和《地藏菩薩本願經》來報佛恩;第二,等兒子女兒大學畢業後,就剃度出家報佛恩;第三,三步一叩朝拜五台山報佛恩。第一個願很快就辦到了,第二個願於1997年實現了,第三個願2005年也實現了。

《地藏菩薩本願經》不是如個別人所說是小學課本,《地藏菩薩本願經》可以持誦終生,受用終生,直至成佛。地藏王菩薩與我們娑婆世界的眾生有非常大的因緣。

釋迦牟尼佛涅槃前在忉利天法會上曾經囑咐地藏王菩薩:在釋迦牟尼佛涅槃以後,彌勒佛成佛以前,由地藏王菩薩代佛度化六道眾生。地藏王菩薩的願力也非常大: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被地藏王菩薩救度的許許多多人都已成佛了,而地藏王菩薩雖已修到佛位,卻不要佛的名號。

地藏王菩薩非常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學習傚彷,值得我們恭敬頂禮。我們大家要感恩地藏王菩薩,學習地藏王菩薩:安忍如大地,胸懷寬四海,利及社會,救度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