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此世界生命無常的狀況

一、總說

死期無定之因相有三種,第一、南瞻部洲人類壽量無有定准;第二、人類死緣極多,活緣極少;第三、所依身極脆弱。

以因果門歸納此三因相,第一因相由果門成立,後二因相由因門成立。即第一種因相,從歷史與現實中顯現的壽命狀況,可以決定南洲人類死期不定。後二者從死亡因緣安立,即所依身如水泡般脆弱,而現前因緣中又具有極多死緣,少許活緣亦成死緣,如是即能成立死期不定,一旦死緣突發,水泡之身便會滅亡。

二、分說:(一)第一因相;(二)第二、三因相。

(一)第一因相

第一因相:南贍部洲人類壽量不定。

「南瞻部洲」即是我等生存之世界。縱觀整個人類歷史,人壽由劫初八萬四千歲一直減至劫末十歲,變化巨大,無一定准。尤其當今時代,雖然平均壽量為六十,但對個人而言,在何種年齡段死亡根本無一定准,多數人都在壽命未究竟時死去。

此段思惟,須結合地球人類實際生存狀況,以及週遭所發生的死亡現象,如是便知佛菩薩所說真實不虛。例如,觀察人類戰爭導致的死亡情況:

以上世紀戰爭史而言,上世紀隨著科技突飛猛進,人類戰爭越發殘酷。短短二十年中,竟爆發兩次世界大戰。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歷時四年零三個月,三十八個國家直接或間接卷入戰爭,參戰將士多達七千三百四十餘萬人,死於戰爭者約有一千萬,受傷人數約有兩千萬,受戰禍波及者超十三億,約佔當時世界總人數的百分之七十五。

第二次世界大戰,歷時六年之久,六十個國家卷入戰爭,涉戰人員佔世界總人數的百分之八十。參戰人員達一億二千萬以上,死亡人數超過五千萬。

從二戰結束至一九九四年為止,世界上發生大小戰爭有一百六十場,造成二千二百多萬人死亡。其中重大戰爭有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中東戰爭、海灣戰爭、兩伊戰爭、非洲種族戰爭。二十一世紀初,又爆發阿富汗戰爭與伊拉克戰爭。

戰爭中的犧牲者,皆是在壽命未達究竟時死去,誰亦不曾預料自己何時死去,何處死去。此等皆反映南洲死期不定之事實。以戰爭類推,可以觀察:當今人類有多少死於癌癥、愛滋病、心臟病等疾病;有多少死於地震、洪水、海嘯、大火等自然災害;有多少死於政治、暴力謀殺;有多少死於車禍空難、飲食中毒;有多少死於心理壓力、勞累過度。彼等均於壽命未達究竟時死去。如是全面觀察,定會理解此世界人壽不定之含義。尤其當今時代,生存狀況日益惡化,突發死亡事件比比皆是。我們生於此時代,身處此世界,不可能不受共業支配,勿幻想自己命運勝過他人。暫時安穩,不等於真正生存在太平世界。實際作人時刻都處於死亡邊緣,難有生存保障。

須要如是觀察此世界生命無常的狀況,且類比自己,由此生起死亡隨時降臨之感受。

(二)第二、三因相:一、死緣極多;二、活緣極少;三、活緣皆成死緣。

第二因相:人類死緣極多,活緣極少;第三因相:所依身體極其微弱。此二因相著重觀察死亡因緣,以此身脆弱又具眾多死緣,故死期不定。

1、死緣極多

從身體自性而言,人身是由性質相違的四大種暫時聚合而成,猶如四蛇同住一箱,故極難保持平衡狀態,某一大種稍有增減,便會導致四大失衡,以此引生各類疾病,加速死亡。因此,生命所依之身本來極其脆弱,不堪一擊。

從外在因緣而言,致死因素比比皆是,隨時可能現前,此死緣包括地震、洪水、海嘯、颱風、戰爭、冤敵、交通事故、政治迫害、飲食中毒、瘟疫、傳染病等,此等天災人禍,誰亦無法預料何時降臨,或被恐怖分子槍殺,或於街上被車壓死,或因興奮過度而死,死緣如此眾多,誰亦無法確定明日是否會成為披毛戴角的旁生。

2、活緣極少

從活緣觀察,能維持生存的因素極其稀少,此亦與目前所處時代以及自身業力有關。當今時代由於共業影響,生態環境急劇惡化,工業污染嚴重,時序紊亂,風雨不調,以致天然食物缺乏營養,無有精華,且因添加農藥化肥等,導致食物含有毒素,受用食物,無治病功能,反而造成飲食性疾病。

以有情根身而言,人體消化吸收功能極差,大多難以消化,即便消化亦無養身能力。

以心識狀態而言,今日人類分別念粗重,惡行尤為嚴重,行善心力微弱,因此以念誦等增長壽命極為困難。

3、活緣皆成死緣

此可分二:一、活緣轉為死緣;二、活緣本無可憑。

人之命運難以預測,隨時皆有未知因素發生。每一求生行動中,都可能觸及或感召死亡因緣。譬如,欲以肉食滋補身體,肉中含有細菌,反而中毒致死;外出打工攢錢,中途卻以車禍喪生;與朋友共事,卻遭朋友陷害;欲往藏地求法,卻因高山反應而死。因此多方面思惟後,誰亦無法保證,一種求生因緣中不潛伏致死因素。

同時應知,一切活緣本身即是在消耗生命,例如攢錢養命本身是一種悲哀,以如是行動唯有加速耗盡生命而已,錢尚未攢足,精力卻已耗盡。因此,謀生因緣實為致死之因緣。

綜合三種因相,應如是觀想:此一微弱命根,處在充滿死緣而動盪不安的時代中,猶如一盞油燈處在隨時起風的廣場中,若大風驟起,頃刻即滅。如是在漸趣死亡的過程中,若突然現前病魔、戰爭、車禍、地震等橫死外緣,生命亦剎那不住,不知在我的生命中何時將會現前如是景象。

如是思維後,須要發起決斷:死亡隨時降臨,故從現在起修習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