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旅行遠方,獨宿於空屋中。半夜裡有個鬼,背著一具死尸,來到這個人的面前。隨後又有一鬼追來,忿怒叫罵,說:「這死尸是我的。你為什麼背到這裡來了?」前鬼道:「胡說。這死尸原是我的,我當然可以自由搬動。」後鬼還是爭辯說死尸是他的。於是二鬼各拉住死尸的一手一腳,互相扯奪。前鬼又道:「這裡有個活人,他可以做見證。你就問他吧。」後鬼便問這個旅客:「你說,這死尸是誰背來的?」旅客心想,二鬼都是兇惡而力大,我無論說實話,或者說謊話,只能討好一鬼,必致惹惱另一個鬼,看來今夜是活不成了。於是照實說道:「我見到的是前鬼背這個死尸來的。」後鬼果然大怒,捉住旅客的一隻手,用力一拔,拔斷了,向地下一擲。前鬼見了,忙拔死尸的一隻手臂,給這個人插進換上。這樣,後鬼拔,前鬼換,把旅客的兩臂、兩腳、頭、脅、以至全身,通通拔去,而把死尸的換了上去。最奇怪的是,二鬼不再爭執了,各取拔來放在地上的新鮮人體嚼吃著。吃完了,各自抹抹嘴巴去了。

旅客心想:「我父母所生的身體,眼見給二鬼吃盡了,我現在的身體,都是他人的。這樣,我現在究竟算是有身體,還是沒有身體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第二天一早,他就跑向佛塔,找幾位比丘(即和尚)請問。把夜裡遇到的事情詳述一遍。比丘們說:「從無始以來,根本沒有什麼‘我’。人們認為是‘我’,而這個‘我’不過是四大(骨肉等固體物名地大,津血痰涎等液體物名水大,暖氣名火大,呼吸之氣名風大。)因業緣和合而成罷了,但凡夫妄認以為我身。你的原身和現在所有的身體,既然都是四大和合所成,這其間原沒有什麼彼我之分的啊。」比丘們還為他說法,使這個人心開意解,得了阿羅漢果,超出三界,永絕輪迴。

【衍義】人生和世界的形成都是由於一念無明,妄起分別。於是循業隨心,現作色身和環繞這個色身的世界。既有色身,於是那了別覺知之識,愈起妄執,認色身為我。由於執著妄我,就造作善、惡、無記(不善不惡為無記)等業。終於沉迷 越甚,促成生老病死輪迴六道等苦,以至難以解脫了。小乘聲聞法,認為根身器界等都是因緣和合,偶爾幻成。因此,於中不起愛憎分別,而斷除煩惱,其極果位為羅漢。大乘則視因緣和合也是方便戲論,但有言說,都無實義。了知一切法都是妙覺明心所顯現。那妙覺明心是無在無不在,清淨本然,週徧法界,不生不滅的。這個名為「了義」,其果位為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