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劫萬難生二胎 持名念佛現奇跡

隨著國家全面放開二胎政策的實施,在周圍朋友、同事以及父母的多重壓力下,二〇一七年初,愛人懷孕,全家欣喜,倍加呵護。

在第三個月的時候,一天中午接近十二點,愛人說感覺下身有東西流出來了,顏色與平常尿液不同。當時我非常害怕,擔心是羊水破了,飯都沒有顧得上吃,開車帶上愛人直奔醫院,路上滿腦子都是在念佛,希望佛菩薩保祐這個孩子。我們沒去門診,直接到了住院部。有一名值班醫生在觀察室給愛人做了檢查,當時我一直在念佛,祈求佛菩薩保祐,希望大人、孩子都能平平安安。

檢查了大約有半個多小時,醫生出來了。我當時看到醫生的臉色,感覺不對勁。醫生說:「通過試紙測驗,確定是羊水破了,孩子保不住了。」我聽了這話,感覺猶如晴天霹靂,難道這個孩子真的保不住了嗎?愛人還在觀察室,我進去看望時,能夠感覺出愛人的心酸。懷孕前三個月是最難熬的,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吃葉酸、補品,都是勉強嚥下,好不容易度過了這個艱難期,難道所有的努力都要付諸東流了嗎?我找到醫生問有沒有保住孩子的可能。醫生說肯定是保不住了,這種情況見的很多,早晚是保不住的,要麼現在做手術,要麼就用藥物處理。醫生的話如同宣判死刑,可我真的不想殺死自己的孩子!

當天中午辦理了住院手續,到下午上班時間,我帶著愛人去門診做了一個彩超,彩超結果顯示:胎兒為活胎,各項指標都正常,但有子宮肌瘤。我到醫生辦公室,祈求醫生,能否暫時先不要手術或者藥物處理,可否先觀察一下?我們想盡力保一下,或許能出現奇跡。醫生卻說這種可能幾乎沒有,羊水已經破了,早晚會出來的,如果不及時處理還會造成大人感染,那就更麻煩了。你若是想保,那就必須寫保證書、簽字等等。我心裡想,我們兩口子一直行善積德,佛菩薩會保祐我們的,於是,我們就決定住院保胎。

醫生打了保胎針,我們擔驚受怕地在醫院住了第一個夜晚,時刻都在心裡默默地念佛祈禱。愛人上個廁所,我都擔心羊水會再流出來,在洗手間門口誠心地念佛、發願。我愛人開始並不信佛,我把身上的護身符(含有十小咒)給了她。我跟她說,我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佛菩薩身上,或許會有奇跡發生。她也開始專心念觀世音菩薩,併發願:若這個孩子能夠健康生下並健康成長,她願意吃素五年。從一個不相信佛教的人,能夠一下子發願吃五年素,這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心裡面非常的歡喜、讚歎,最起碼在她心中已經種下佛法的種子了。

在住院的一個星期裡,醫生每天查房都會問同樣的問題:「孩子流出來了沒有?」我們每次都告訴醫生:「一切正常!只是在住院那天流了一些羊水出來,之後就再也沒有流過了。」醫生聽了就「失望」地走了。這樣住了一週的院,確實沒有什麼特殊症狀,無奈之下,愛人出院了。在出院的時候,醫生還在叮囑:「若下身有東西流出來,及時來院就診,擔心會感染,大人也有危險。」

愛人住院七天,我們天天佛號不斷,希望病人都能夠盡快康復,離苦得樂。我愛人住的樓層,有很多人在打胎,雖然已經不能阻止她們墮胎,但是我還是念佛迴向給這些可憐的父母、寶寶以及他們的冤親債主。

愛人出院後回家休養,不敢輕易活動,我每天也在念佛。在第四個月的時候,愛人有天夜裡肚子疼得厲害,忍受不了,又是一次急診。開車到醫院,我擔心孩子保不住了。在醫院檢查,做彩超等等,折騰了一晚上,檢查結果顯示,雖然仍有子宮肌瘤,但萬幸的是孩子沒有問題。感恩佛菩薩的保祐!

在懷孕第五個月到第八個月期間,愛人先後出現了三次下身出血。前兩次出血後,又是直奔醫院,路上念佛不斷,祈求佛菩薩保祐。前兩次住院了,打了保胎針。當時醫生說還不到二十八週,就算是生下來也不會存活,不建議保胎了。然後又是請求醫生進行保胎,又簽了很多的字。在醫院的每一天裡,只要有空餘時間就念佛,對愛人吃的藥、輸的液都念佛,希望化作甘露水,得到菩薩的加持。前兩次也是以順利度過險關而告終,醫生也說這真是奇跡,臨床上無法解釋。

前兩次順利出院後,我們每天都是數著指頭過。我也是忙於工作,晚上陪她散步,情況有所好轉,未再出血,因此我們有所放鬆。但是到第八個月的時候,有天晚上,愛人突然給我打電話(當時我在準備職稱考試,為了不影響我學習,分房睡)。我當時就感覺不對勁,推開門一看,滿地都是血。正值秋天,我沒來得及穿外套就攙扶愛人下樓。由於大出血,從二樓到一樓全部是血腳印。下了樓我趕緊送愛人去醫院。

當天晚上幸好路上人、車都少,十五分鐘就到了醫院。一路上感覺,孩子或許保不住了,但是我仍然在念佛。到醫院後,醫生護士在做檢查,我在外面唯有祈求佛菩薩保祐,希望孩子平平安安的。做了胎心監護,顯示各項指標還算正常。我在旁邊安慰愛人,家里人都害怕極了,又辦理了住院手續。這次住了十多天。奇跡又一次發生了,胎兒保住了,寶寶堅強!

愛人回到家中就安心養胎,不敢隨便活動了。平時睡覺都不敢隨意翻身,只能朝一邊睡,由於長時間側臥,整個大腿都結痂了。家裡購買了胎心監測儀器,每天隨時給愛人做監護,防止再有什麼閃失。好不容易熬到了二十九週,快到「十一」的時候,我們就做兩手準備。若早產的話,就早早去醫院。車的後備廂裡面全部都是住院用品,隨時準備趕往醫院,包括小孩子的衣服被褥等等。我每天早晚各誦讀一部《佛說阿彌陀經》,空閑時間就念佛,迴向給所有受苦受難的眾生,希望他們能夠盡早離苦得樂。

終於熬到了三十七週。在做產檢的時候,醫生說羊水太少,需要住院打針,希望羊水能夠多起來。我跟愛人又去了住院部,醫生看到檢查報告後,直接說根本不用打針了,需要馬上住院動手術,這種情況胎兒在裡面非常危險,有可能導致缺氧,嚴重的可能會窒息。我跟愛人聽了非常害怕,我們商量了一下,就直接做了決定:為了保住孩子,直接剖腹產。從談話、簽字、麻醉到手術才用了不到一個半小時。在手術室外,我沒有別的心思,唯獨就希望她們娘倆能夠平安。丈母娘與我媽媽都急忙趕來了。

下午一點多鍾,護士拿出愛人的胎盤說:「胎盤1/4病變,並且比其他常人的都少很多,需要做病檢。」我當時聽了非常害怕。過了一會兒,醫生抱出了孩子,是男孩。由於早產,比較虛弱,急忙送到了ICU(重症監護室)。媽媽跟丈母娘都沉浸在喜悅當中,都在打電話宣佈這一好消息。但是我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愛人還在手術,還有在做病檢的胎盤。醫生告訴我要辦理孩子的住院手續。辦理完後,親戚都來看望愛人。我心裡非常心疼她,終於熬出來了。愛人沒有看到孩子,更沒有抱過。次日醫生查房的時候告知:「胎盤比正常人的小很多,並且臍帶比常人的細一倍。若胎盤有問題,那麼胎兒肯定也有問題。」孩子能夠長到5.2斤,確實不容易,自己都在拚命地長,他在子宮裡面已經不能再長了。

愛人剖腹產後,身體虛弱,疼痛難忍,我一直陪著她,在等待結果的時候,心裡非常著急和擔心,每天在醫院裡面仍然堅持念佛、誦經。過了四天,檢查結果出來了:「胎盤壞死。」醫生說這是最好的結果。還有一件比較離奇的事情。之前在兩個醫院檢查都存在有子宮肌瘤的問題。醫生說:「我們在手術的時候,特意看了一下,沒有找到任何肌瘤,真的很奇怪。」

病檢結果出來後,我們都放鬆了一半。還有一半是擔心孩子,孩子還住在ICU。主治醫生找我談話說病情的時候,情況是非常嚴重的,當時都下了病危通知書。我沒有敢告訴愛人,擔心愛人焦慮,影響她身體恢復,本來自己身體都沒有恢復好,還要擔心孩子。我一個人默默地承受著。醫生說:「孩子各項指標都可以,就是餵奶吃不下去,吞嚥不好。」兒科主任看了,也沒有找到辦法。當時認為是奶粉的問題,又單獨買了容易消化的配方奶粉,但還是不見起色,一直靠打胃管餵養。剛剛出生的孩子,多麼遭罪。我託人找其他醫院的專家看看孩子的情況。剛剛出生的孩子,做胸透、核磁、心臟彩超等等,太遭罪了。

我每天仍然佛號不斷,爭取誦讀兩部《佛說阿彌陀經》。我在網上查找各種有關吞嚥不好的資料時,看到一個讓人震驚的信息——「腦神經發育不好」,嚴重的是腦癱那種。我看到微信群裡面很多寶寶的照片,都插著兩根管子,一根進奶,一根吸痰,看著心都碎了。可憐天下父母心,我也是非常害怕,不敢對愛人說。寶寶能夠生下來就是一個奇跡,希望寶寶也能夠度過難關。一次次的磨難都過來了,我這樣安慰愛人。

愛人剛剛出院,按照常理,應該在家坐月子,但為了給孩子送上新鮮的母乳,我只好開車送她去醫院給孩子送母乳。我每次開車送她去醫院的路上,她就在車上用擠奶器擠奶,把奶擠在寫有「阿彌陀佛保祐,觀世音菩薩保祐,寶寶加油、寶寶堅強」的奶袋中。擠好後就對著奶袋念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並觀想這就是大悲咒水、甘露。寶寶也是非常爭氣和堅強。突然有一天下午,我去給寶寶送奶的時候,隨便問了一下護士:「三十三床的寶寶怎麼樣了?」護士說:「他能自己吃了,吞嚥了有10毫升。」我聽了這個消息非常激動,愛人聽到後,直接淚崩了,我倆在ICU門口相擁而泣。感恩佛菩薩護祐加持,感恩佛菩薩。

醫生說他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突然寶寶自己就能夠吃了。在後來的幾天中,寶寶吃得都比較好,每次吃20~30毫升。在醫院住了足足有半個多月的時間,就在出院當天,主管護士也說:「開始的時候,就是非常地難餵養,為了保持他的血糖,只能給他打胃管。有一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開竅了,自己能夠吃了,真的確實不容易。」我在心裡其實已經知道了答案:佛菩薩慈悲加持,才能有這種結果。

從愛人懷孕一直到寶寶出生,經歷了許多許多,心裡的滋味唯獨我們自己才能感受到。印光大師說:「凡一切醫不能治之病,均以此一味阿伽陀藥而治之。」(《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一·復秉初和尚書》)「阿伽陀藥,萬病總治。」(《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卷三·募建藥王篷序》)我把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寫下來,想以此告訴大家,佛法真實不虛。

這段時間,我依據印光大師講的「十念記數法」,專注念誦佛號,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念佛能夠念進去了,感覺像是能夠定住一樣。在念佛的時候,沒有太多雜念;也能誠心地去念《佛說阿彌陀經》了。我對佛法更是信心百倍。除了吃素、放生外,我開始慢慢在每月的初一、十五過午不食,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

人生的每一次經歷,都可以是道業增進的善緣,都是對自己的考驗。末學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寫下來,就是想告訴大家:信願念佛,能夠滿一切願。願大家在菩提路上一起前進,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深信切願,持佛名號,同登極樂,成佛度生!

《淨土》2018年第1期    文/廣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