殃福追人猶影隨形

有一段時間,佛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遊行弘化。當時有一位天王的太子,名叫辟羅。一日,他從天上飛到祇洹精舍,五體投地頂禮佛足後,合掌問佛:「這世間的人都在追求衣服、飲食、七寶、欲樂、官爵、國土,是否有珍寶反過來追逐人們呢?」世尊讚歎辟羅王子:「你提出了一個好問題,確實有國土、珍寶、欲樂追逐人們的情形。」

辟羅太子又問:「稱人心願、圓滿如意的因緣,時時隨逐於人,是什麼意思呢?」世尊回答:「一切行為的造作不出兩種:一是行善即能得福;一是造惡則招感災殃。無論是福德或是災殃,總是如影隨形地跟著每一個人。」

辟羅太子說:「真是太殊勝了!誠如世尊所開示,我的前世曾在人間當過國王,因為心念生命無常,對身外之物無所眷戀,因而想廣行佈施。一日,群臣集會時宣告:‘我想要做一面大鼓,鼓聲隆隆能廣傳百里。誰能為本王辦好這件事呢?’

然而,大臣們紛紛答道:‘臣等無能為力!’這時候,一位名叫「匡上」的大臣,一向效忠朝廷,也是慈悲愛護百姓的好官吏,他上前對國王說:‘微臣可以辦到!但是,需要一筆費用。’

國王說:‘太好了!你需要多少費用都沒有問題。’於是開啟國庫,取出一大筆錢財交給匡上。

匡上將滿車的財寶運送到王宮門外,並且鳴鼓昭告:‘今日我們仁德的國君,以大慈悲心廣施天下,欲救濟一切貧窮困苦之人,乃至供養修行之人衣食,凡有需要者,都可以到宮門外來領取財物。’

消息很快傳遍四方鄰國,窮人們紛紛背著嬰兒、扶老攜幼前來,絡繹不絕的人潮,塞滿了進城的所有道路,不時有人仰天欣嘆:‘感恩仁德的大王啊!我們這些窮苦的百姓,今後終於有機會脫離挨餓受凍的日子了!’

一年後,國王詔問匡上:‘大鼓做好了嗎?’大臣回答:‘大王!已經做好了。’國王又問:‘既然已經做好了,為何沒有聽到鼓聲呢?’匡上稟白:‘請大王明日移駕至城裡走一趟,就可以聽到德音宣流的鼓聲,響徹十方。’

翌日,國王的車隊浩浩蕩蕩行入城中,發現到處都擠滿了人,十分熱鬧。國王驚呼:‘城裡為何這麼多人呀?’匡上回答:‘去年大王命微臣製造大鼓,希望威音廣傳百里,大王仁德之聲得以宣揚、遠播四方。微臣心想:用枯木做的鼓架、死牛皮所做的大鼓,這樣的鼓聲並不足以宣揚仁王之威德。幾經思量後,便將國王交給微臣的財寶,用來供養修行人衣食,救濟孤苦貧窮。自從發出告示以來,四方鄰國百姓都聞風而來,期待大王的甘露潤澤,就如同飢餓的孩子渴慕慈母一般。’

國王聽到之後,便問附近的民眾:‘你們從哪裡來的呢?’人們恭敬頂禮後回答:‘我們從百里外來此。’有的說:‘我從兩百里外而來。’還有人回答:‘我從萬里外來的。’接著,大家紛紛稟白:‘聖明的大王!您廣行佈施,四方鄰國人民蒙受德澤都無比欣喜,甚至不惜舉家遷離故鄉,投奔至此,期盼在您的恩澤庇護下,從此過著安定的生活。’

國王聽了十分歡喜,說道:‘匡上,你做得太好了!之前我執著聲名,希望藉由大鼓威震十方;現在我終於了解,國家動盪來自民心不安,就像身體有病,我應該施予醫藥才能治病,而臣下體察民生疾苦,因而廣施粥飯扶貧濟弱,使百姓咸獲安樂、歸附於我。’於是,國王宣告:‘以後只要是民生所需,都要盡力關照協助,不必再來詢問我了!’

日後國王壽終,投生到天上,成為天妙王。天上壽盡,又下生人間做轉輪聖王,所到之處都有七寶隨行,侍從前後擁護。如今又投生到天上,成為天王的太子。這一切都是由於當時自己能嚴持淨戒,又能慈悲救濟一切眾生,才能得到這種福報。只要我們能奉行佛陀教誡,端正身心言行,都能夠獲得這麼殊勝的福報。」

佛陀勸勉辟羅太子:「人的所作所為,如‘影之隨身,響之應聲’,有因必有果,報應不爽呀!」辟羅太子聞佛開示,歡喜作禮而去。

典故摘自:《佛說天王太子辟羅經》

省思:

「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凡夫追名逐利,不識因果,不明罪福,故佛陀說這樣的行為是「枉功勞形」。所謂「福禍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為佛弟子知因識果,故能從因地上斷惡修善、趨吉避凶,古德云:「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誠然,福是修來的,不是求來的。經曰:「有求皆苦,無求即樂。判知無求,真為道行。」在修善、利他中舍去我執、法執,如是修而無修,行而無行,一切無著,則是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莊嚴菩提之道,成就真正自在、如意的生命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