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們通過什麼樣的現象,以什麼方式去判斷念佛人在平時或臨終是否具備信願?

大安法師答:這個事情是一個很抽像、很形而上的問題。你平時是不是具足信願呢?你是不是真的厭離娑婆了?是不是一到醫院檢查得了晚期癌癥,趕緊念佛求往生,等到下次複查——哦,搞錯了,沒有病,我還去趕緊做事業。那你的信願是有問題的。或者一談到生病要死,就害怕得要命——恐懼死亡,第一個念頭就是馬上求醫問藥,把阿彌陀佛拋到東洋大海去了。種種表現形式。所以具備信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對我們這些在三界輪迴無量劫的人,這種貪生怕死,這種身見我執,這種對超越的佛境界的陌生,就會直接導致我們懷疑、猶豫不決、患得患失。

比如有些人好像信淨土法門又不信,你說信吧,信願就得念佛,但是他又覺得世間的五欲六塵、事業好像也比較重要,所以他就老是在這兩端糾結。就有一個居士跟我說:「我每天晚上是抽時間在念佛,我念的時候,老是跑出念頭 ‘你看我在這裡用兩三個小時念佛,我那些朋友同事,人家都去很滋潤地玩這個去了玩那個去了。我在這念佛,有極樂世界往生還好,如果沒有怎麼辦呢?沒有,我不虧了嗎?’」他老是覺得「我是不是吃虧了」。那就說明這個信願就有問題,他有懷疑。

你真正相信極樂世界的存在,相信那是唯一的一個好地方,相信這個世界沒有一點值得留戀的地方,這就是火宅,是茅坑,是牢獄不容一刻的停留。一談西方極樂世界,就一往情深;一談娑婆世界的有為的事業,就能做減法,能放下就放下,可能就有點感覺了。這當然因人而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