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儒童的故事:結婚當天卻出家

佛世時,有一位富家子弟,名叫因儒童。他結婚那天,請了許多婆羅門參加婚禮。早晨太陽還沒有升起時,佛對阿難說:「現在你隨我一起去。」快到因儒童家時,那些婆羅門遠遠見佛來了,就說:「今天是因儒童結婚的日子,瞿曇他來干什麼呢?」

佛陀以天耳遠遠聽到後,便對阿難說:「你去婆羅門那裡,對他們說:‘三界大師,吉祥中最,汝不欲見,吉事豈成?’」

阿難將佛的話轉告婆羅門,又說:「因儒童今天決定要隨佛出家,看你們誰有辦法障礙此事。」

那些婆羅門聽了,拍掌大笑說:「瞿曇這人真奇怪,今天人家要結婚,怎麼可能跟你出家呢?」其中一位婆羅門說:「瞿曇的預言很靈,這是有可能的。」

這些婆羅門說:「我們婆羅門這麼多,大家圍繞因儒童三圈,看他有什麼辦法讓因儒童出家。」

不久太陽出來了,因因儒童崇拜太陽,他立即上房禮拜太陽,磕了幾個頭之後,只見從太陽那邊來了一個人,穿著鹿皮衣,身上掛著金繩子,手裡拿著金手杖,從空中飄然而落。因儒童趕緊擺好座位,請他入座,這些婆羅門看了,驚訝地說:因儒童真是大福之人,竟能感招大梵天王參加他的婚禮。

因儒童以為來者是大梵天王,便很恭敬地向天王磕頭。

大梵天王說:「今天你辦什麼大事,聲音這麼雜,這麼熱鬧?」

因儒童臉便紅了起來,他說:「這是我們人世間的事,我今天結婚。」

大梵天王說:「原來是結婚,那你怎麼操辦這件事呢?」

因儒童答:「我預備了三萬兩黃金,其中一萬兩請婆羅門吃飯,另外一萬兩準備送給這些婆羅門,剩下的一萬兩要送給我的未婚妻。」

大梵天王說:「你請婆羅門吃飯,又送他們黃金,還是有功德。你送給未婚妻一萬兩黃金,是要買她嗎?」

因儒童想了一下說:「是這個意思。」

大梵天王又問:「用這麼多錢買未婚妻,她能值那麼多錢嗎?」

因儒童這時沉默不語。

大梵天王說:「你的未婚妻吐的一口痰,能值多少錢?」

因儒童說:「不值錢。」

「她剪下來的指甲值多少錢?」

「這也不值錢。」

「她剪下來的頭髮值多少錢?」

「也不值錢。」

「如果她出汗,這汗能值多少錢?或者,她流的鼻涕能值多少錢?她的牙齒值多少錢?血淋淋的心臟值多少錢?」這樣說了三十六種不淨物,越說越污穢,一個也不值錢。說到這裡時,因儒童就沒有貪慾了。

因儒童在迦葉佛時代曾出家做過比丘,當時人壽二萬歲,他對界差別觀修了一萬年。因為過去修行的善根,所以經大梵天王一問,他往昔熏習界差別觀的善根立即現行,當下就消除了貪慾。

他再仔細看大梵天王,發現原來是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的佛陀。佛坐在那裡,身放大光明,並且為他宣說苦集滅道四諦,因儒童當即證得三果阿那含。

這公案也啟發我們,如果對某人的身體生起貪慾,可以反問自己:我是愛他的頭髮?還是愛他的牙齒?愛他的血肉?我愛他的五臟六腑嗎?愛他的骨架嗎?愛他的屎尿嗎?這樣觀清楚身體各個部分的形相,就可以壓住貪心。

或者想:她的秀髮,一絲絲放在可口的飯菜中,自己願不願意吃;拔下她潔白的牙齒,放入茶杯中,自己願不願喝這杯茶;血淋淋的心臟掏出來,自己願不願用手接觸;皮膚撕下來掛在牆上,願不願用眼睛看;大小腸掏出來,願不願用鼻子嗅。這樣思惟也會有幫助。

故事出自《大毗婆沙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