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佛陀在俱啖彌的地方說法的時候,弟子群中發生很強烈的爭執,爭執的人互不相讓,佛陀就集合大眾說教道:

「你們不要諍,用諍來止諍是不能止的;惟有能忍才能止諍。我希望你們都要尊重忍的德行。

過去憍薩彌國有一位國王,名叫長壽王,他的鄰國波羅奈國的大王名叫梵豫王。有一天,梵豫王率領大軍侵犯情薩彌國,長壽王也就領兵抵抗梵豫王。結果長壽王生擒活捉到梵豫王,而長壽王不但沒有殺害梵豫王,他反而把他釋放,並對他說:‘你的生死操在我的手中,我赦免你,你從今以後可不要再興起戰爭。’梵豫王當時也很歡喜地叩謝,但他逃回國不久,又興起大軍要前來報仇雪恨。

長壽王心中就這樣想:‘我雖然能夠戰勝他,但他不服輸,我再戰勝他,並不是難事,但是他的心中永遠不服,而且戰爭是惡的行為。我要勝他,他也要勝我,我要加害他,他也要加害我。他為著要侵吞我的國土,使他和我的民眾受苦,這是多麼不值得呢?他即使要我的國,那麼我讓給他,不要戰爭,不要讓我們的百姓受苦。長壽王有這樣的想法,他就叫大臣把國事交給梵豫王管理,自己帶領王后太子坐著車子,走向別的王城,隱藏起自己的身份。

長壽王把國事讓給梵豫王以後,他和王后太子反而到梵豫王的國境之中生活。他改名換姓,穿起平民的服裝,研究學問,學習技能,遍走各大都市,和顏悅色地用音樂舞蹈慰勞各地民眾,把自己的太子寄給別人養育。

後來,梵豫王得悉情報,知道長壽王改名換姓潛在自己的城中,他即刻下令把長壽王逮捕,一般民眾看到長壽王被捕都悲泣不能成聲。長壽王的太子名叫長生童子,寄養在別處,聰明伶俐,通達百藝,聞悉父王被捕,他化裝成樵夫,前來探望父王。長壽王見到自己的孩子,像沒有發生什麼似的對他說道:

‘忍!忍!這就是孝道!不能結怨的因果,要緊的是行慈悲的大願。含凶、懷毒.、結恨、惹怨,種下萬載的禍根,這不是我的孝子。你應該知道諸佛的慈悲,包容天地,怨親都是平等。我尋道問真,舍身救眾,尚且怕不能獲得孝道,假若你來為我結怨報仇,行者與我相違的道,我無論怎樣也不能准許你有如此的存心。你要記好我的話,你應該做我的孝子。’

長生童子知道父親的心,不忍見父親無辜地死去,他就逃人一座森林中躲避災難。

波羅奈國全國的士紳豪族都很同情長壽王,希望能免去他無辜的罪。而梵豫王知道長壽王的人望,心中非常恐懼,因此他想到除去禍根,就下令把長壽王斬首。

長生童子知道父親被害以後,在夜半的時候,偷偷地前來收尸,用香木藏著遺體,懇切至誠地為父親祈禱冥福。

梵豫王知道長壽王有一位太子名叫長生童子,他恐懼長生童子前來報仇,滿懷著怖畏的心,不能安眠,嚴厲地下令緝拿長生童子。

長生童子後來改姓化名進入迦尸城,成為一位有名的伎樂聖手,貴族豪門都很寵愛他。有一天,梵豫王看到時,王也很歡喜。就命他進宮侍奉左右,梵豫王很信用長生童於,護身的刀都交給長生童子執拿。

有一次,梵豫王出獵於山中,迷失路途,他和隨從都失去聯絡,跟隨在身邊的只有長生童子。梵豫王尋找路途;尋找很久還不能尋到出路,他疲倦地時候就枕在長生童子的膝上閉目休息。

長生童子就在這個時候心下想道:‘這個惡王是一個無遺的昏君,他殺害我無罪的父親,奪去我父王的國土,現在,他的生命在我的手中,真是天給我的方便,這正是給我報仇雪恨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長生童子這麼想後,他就拔刀想殺梵豫王,但是就在這一剎那,他記起父親的遺訓,他又把刀插進鞘中。此刻梵豫王已被驚醒,他對長生童子說道:‘啊!可怕!可怕!我在睡夢之中,恍惚見到長生童子來此報仇;他用刀砍去我的頭。’

長生童子聽梵豫王說後;慢言慢語地說道:

‘大王!你不要恐懼;我就是長生童子!老實告訴你’,當你在睡著的時候,我是想報仇的,但記起父親的遺訓,我又把刀收進鞘中了。」

梵豫王急忙問道: ‘你的父親有什麼遺訓呢?’

長生童子把他父親的遺訓又說一次道:‘忍!忍!這就是孝,不要結怨的因果,懷著毒恨的心是方載禍患的根源!’

梵豫王像沒有聽懂似的問長生童子道:‘忍!忍!這是我知道的,但懷毒是萬載禍患的根源是什麼意思呢?’

長生童子回答說: ‘我殺大王,大王的臣子必定要殺我,我的臣子也必定要殺大王的臣子,這樣殺來殺去,永遠是輪轉不止。若我原諒大王,大王原諒我,忍才是除禍根之源。’

梵豫王聽後,萬分地感激,他懊悔地喃喃自語道:‘我殺了聖者,我罪該萬死!’他告訴長生童子,他此刻衷心地願意把國家全讓給他,但長生童子卻很謙虛又莊重地說道: 「大王的本國,是屬於大王所有的,我父親的國土你歸還給我好了。」

梵豫王和長生童子就一起尋路回城。

路上很多梵豫王的大臣迎來,梵豫王向他們試探似的問道:「我問你們,假若你們相逢到長生童子的時候,怎麼對付他?」

這些大臣,都一個個地回答說: 「砍他的手!斷他的頭!送他的命!」

梵豫王指著身邊的長生童子說道:‘這就是長生童子。’

大臣們非常驚奇,一個個都劍拔駑張,準備殺害長生童子。

‘不要動手!’梵豫王遏阻著,他把長生童子以德報怨的話一一講給大臣們聽,大臣們都很感動,梵豫王並吩咐以後無論是誰,不准對長生童子再懷惡意。

大臣們很悅服,回城進宮以後,梵豫王請長生童子香湯沐浴,以王者的服裝為他穿戴,讓出自己的宮殿,請長生童子坐在自己的金床之上,最後把自己的女兒許給長生童子為妻,派了很多的軍隊車馬,護送長生童子回國。

諸比丘!你們聽了此事,不知心中作何感想?情薩彌國的國王長壽王,自己行忍辱,俱有大慈悲的心,施恩惠給他的仇人,你們應該也這樣去用功。你們以真心的信仰,背井離鄉,割愛辭親,未探討宇宙的真理,求證人生的實相,你們就應該要行忍辱,讚歎忍辱,行慈悲,讚歎慈悲,將恩惠佈施一切眾生,宇宙中的實相是一體的,不應該有你我的爭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