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高僧行腳於各個寺院、去禮拜參訪。有一回,他來到瓦觀寺掛單,在寺中禮拜《法華經》;同時,也在那兒研究法華的道理。

有一天,在半夜時分,他忽然肚子不舒服到廁所去,剛走到廁所門口,卻見一個鬼站在外面。高僧一到,鬼立刻五體投地頂禮跪拜,高僧就問鬼說:「你為什麼守在廁所門外,看你那麼虔誠,為什麼會墮入鬼身呢?」

鬼就跪在地上悲泣地說:「過去生我也曾出家,當時在寺院中,掌過香燈、知客等執事,在那期間,不小心犯了戒律,所以死後就墮落做啖糞鬼。我知道大法師您的德行很高,唯有以您的德,才能超拔我。」

這位法師就問:「你到底做了什麼事?」鬼說:「我自己也不清楚,我一定是犯了戒律,所以才會受業報,但是不知犯了哪條罪?」法師就說:「不管犯了哪條罪,都是從身口意三業所造;你是否曾犯殺、盜、婬?」

那個鬼說:「沒有啊,我出家以後,身沒有犯殺、盜、婬。」法師就又問:「你是不是犯了口業?妄言、綺語、兩舌、惡口?」

鬼想了想說:「妄言倒是沒犯;惡口就難免了;兩舌呢?也是難得清淨;綺語也不敢說完全沒有。」法師再問:「在心意方面,是否犯貪、嗔、癡?」

鬼想了想就說:「很有可能是貪心,這就是我的毛病,以前做香燈、知客的時候,難免要面對很多人,在這當中,我有時會生起不清淨心;貪了香油的供養,也貪圖供奉的金錢,這個‘貪’可能是我最大的罪:‘嗔’也沒辦法控制:‘癡念’也有,因為我智慧未開,時時心中都有煩惱,我想我的業可能是犯在口業和意業。」

他真心誠意要改過,就向法師說:「我知道錯了,請法師代我做功德。」他說:「在柿子樹的下面,有三千錢在那兒,希望您請人掘出柿子樹的樹根,拿出埋在那裡的錢,請為我做好事、超拔我的苦難。」

法師等到天亮時,就邀幾個人帶著鋤頭,到柿子樹下挖掘,果真挖出一個甕,裡面有三千錢。法師就用那三千錢為他寫了一部《法華經》,剩下的錢全部拿去救濟貧困。過了一星期後,那個鬼又來到法師的寮房,向他頂禮答謝說:「我的業已經轉了,比過去好很多,以後我還會努力精進再精進,希望能脫離鬼身,將來回歸人道,好好修行。」禮拜之後,鬼就消失了。

生命的過程多麼奧妙,而凡夫卻往往無法了解。當我們造福時,可以得到多少福報?造惡時,又將承受什麼樣的報應?學佛就是要活得明明朗朗,了解為善作福,以後所有的善果都是自享的;為非作歹,一切的業也都必須自己承擔,這就是修行所應了解的:如是因、如是果、如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