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漏梵志皈依佛本緣

過去,佛陀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弘化之時,有一位名叫生漏的修行梵志來到園中,恭敬頂禮佛足後,坐在一旁。當時,梵志向佛陀請法:「世尊!請問是什麼因緣與作為,使得百姓流離、人民減少,甚至亡國滅種?讓曾經繁榮的都城,如今只剩斷垣殘壁,昔日人民集聚之處,轉眼今日成了荒草土丘?」

世尊回答:「梵志!由於當地人民多行非法之事,導致過去的城邦如今變成廢墟,本來人民聚集的繁華城市,今日成了雜草叢生的荒丘。因為當時的人們生性慳吝貪婪,愛慾煩惱熾盛,導致風雨不調,農作物無法成長,因此街上滿是餓死的災民。梵志當知!由於這些因緣,使得一個國家民生凋殘,走向衰敗。」

「再者,梵志!因為人民多做違背天理、法紀之事,進而招感雷、電、霹靂等大自然的災害,天降冰雹、暴雨殘壞農作谷苗,當時人民因而喪命者不計其數。」

「梵志!這些人民多做非法之事,彼此惡性競爭,或拳腳鬥毆、或投擲瓦石等凶器互殘喪命。所以,當人們已慣於違法鬥爭,不再安居樂業,社稷動盪不寧,便引起國家之間兵戎相見,戰火四起,無數眾生橫死於戰火刀箭下。梵志!由於此等惡業因緣,讓民生蕭條,國勢衰敗。」

「還有,因為百姓們目無法紀,護法善神不再庇佑,於是災難乘虛而入,使得人們或遭逢困厄、或疾疫肆虐,導致長臥在床。除了少數痊癒之外,多數都因罹患疾疫而病亡。梵志當知!由此因緣,讓國家人民蕭條,國勢由強盛轉向衰敗。」

生漏梵志聽聞佛陀的開示,說道:「世尊!您一語道破一個國家從鼎盛轉向衰敗的因緣,實在是如您所言,昔日繁華的城鎮,今日已經毀滅,本來人民聚集之處,現在已成荒草土丘。因為人們常行非法之事,心生慳貪嫉妒,進而造作邪業,便招感風雨不調,五穀不熟、人民不豐。貧困的生活讓更多百姓為非作歹,於是天降災變,摧毀田裡的谷苗農作,饑困的百姓更加貪婪無厭,使得國王也不安寧,上下相爭動搖國本,在各地興兵互相攻伐,戰亡的軍民難以計算,大片國土淪喪進而荒蕪,難民流離失所。」

「世尊!您的開示真是圓滿而深入人心,一切的災患皆由違法喪義的惡行所招感。正如同盜賊被官兵捉到後便處以死刑,賊人起了偷盜之心為因,伏法受刑是果;因為邪業日益叢生,讓非人等眾生正好乘虛而入,由此因緣便得命盡,因而人民大幅減少,所以城廓荒無,無人居住。」

「世尊!今日所聞獲益匪淺,您的智慧法語,猶如讓眼盲者能夠重見天日,在幽暗中得到光明,引導我們歸向正道。我今聽聞佛陀所開示法要,發願皈依佛法僧三寶,受持五戒成為佛陀的在家弟子,盡此一生不再殺生。」

「世尊!我所乘騎的象馬是為波斯匿王、頻毗娑羅王、優填王、惡生王、優陀延王等諸王祈福所得到的賞賜,但如今我已皈依成為佛弟子,我將不再乘象騎馬。當我偏袒右肩時,懇請世尊接受我的禮拜!假設在路上行走時遇見您,懇請佛陀慈悲接受我的禮敬,以表恭敬。」

世尊慈悲應許生漏梵志的請求,於是生漏梵志滿心歡喜地對世尊說:「我願皈依佛陀,唯願世尊允許我成為受持五戒的在家弟子。」

佛陀並進一步為生漏梵志漸次闡明佛法,令其心生歡喜。生漏梵志聞法後起身告退離去,滿懷法喜,依佛所教如實修行。

典故摘自:《增壹阿含經`卷第二十六`等見品第三十四(一○)》

省思:

世人長迷不識因果,起貪瞋癡之心念、犯殺盜婬妄之行,在起惑、造業、受苦的輪迴中循環不已。「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一切外境,唯心所現,世間的天災地變正是內心貪、瞋、癡三毒所招感。明白此理,應當時時讓這念心回復清淨,斷惡修善,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心淨則佛土淨」,人人如此則天地風調雨順,世界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