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世間的天地萬物,要先學放得下,修行不能有如下的想法:(今天要大迴向了,終於要結束了,可以輕鬆了,解脫了。)不可以有這種想法。如果你視這七天的辛苦為畏途,大可不必來。那麼,每天都可以過得輕 松愉快。所以,不要認為來這裡是受苦,應當說是享受——享受法的快樂,享受修行的快樂,享受向極樂世界邁進的快樂。每天看三寶(佛、法、僧),聽法師開示,修行應該是一種享受,而不是負擔;不是痛苦而是快樂,要抱持這種健康的心理。修行人沒有所謂的假期。因為,持續不斷地用功,對修行而言,是很重要的。若要等臨命終再來用功,有定力者當然無妨,問題是,你會不會有病苦或業障現前?若這兩項現前,那可就妻慘了?病苦現前,雖說你很認真念佛,但宿世造何惡業,自己亦不得而知。發生車禍,被撞得喪失記憶,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平日雖很用功念佛,但業障現前也束手無策。又如有的癌癥患者,在末期時疼痛難當。我們臨命終是否有上述情形,是很難逆料的。

你說臨終十念即可往生,但是否有把握臨終能保持正念?所以要珍惜有生之年,身處壞的環境,作壞環境的觀照來解脫;身處好的環境,做好環境的觀照來解脫。不論何時,都要作觀照,以求解脫。例如:在病苦中就觀照色身無常,只是臭皮囊,無常終有一日降臨,所以,應該要放下;身體健康就觀想:真值得慶幸,能有體力拜佛、念佛,所以應當更加用功;貧窮的人就觀想:反正我沒錢,晚上不關門也不必擔心人家來綁票(因為沒錢,誰會來綁他?)富人就如是觀想:我的經濟能力不錯,能夠佈施修福。不論貧富、健康、多病都無所著,要懂得珍惜。否則就像 慈禧太后,八國聯軍時,自北京倉皇出走,來到四川時飢腸轆轆,有人獻上地瓜。平日吃滿漢全席的老佛爺,從未吃過地瓜,因為飢餓只好將就,吃後還讚不絕口。她平日在宮中養尊處優,講究排場,此刻為了逃命,也顧不得威儀了。專注得連自己的身份也擺在一旁。放下身段後,就覺得地瓜很美味。等到和解,八國聯軍退兵,她的架子又端起來了,耀武揚威的心態又出來了,終至亡國。因為她忘了自己是誰。

由上述的故事可以知道,一個人若真為生死,像慈禧太后那樣,後有追兵,就會拚命奔逃而忘了自己是一國之君。不但如此,滿漢全席、考究的服飾、鞋子、冬暖夏涼的皇宮......,全都置諸腦後,只為逃命。這心情比打佛七還要厲害,還要專注。

我們修行若用逃命的心態去用功,猶如無常鬼在背後追逐般,若不往生就被抓到三塗受苦,就算作人也很痛苦。生恐怖心,毫不眷戀,忘記世間種種假相,一心一意拚命了生死,大家都會往生。用這種心態打佛七,保證會往生。就像 慈禧太后逃命,我們被無常抓到也是沒命啊!慈禧太后忘了自己的身份是誰,不懂得珍惜自己的福報,窮奢極侈、憤恨、鬥爭,終至亡國。同樣的,我們修行人若忘了念佛,就難以往生。若一個人仍放不下是非、恩怨,竟日聽東聽西,在是非中打轉,我保證此人必定不會往生,能不墮三塗就算很好了。

以下有幾種錯誤的心態,應當避免。來此,不只是打佛七,回去後,在德行方面也應有所長進,那麼,面對世間諸事,即可無障無礙。將我以下所說,也就是修養方面做好,自可無所障礙,臨命終還能往生。要放下這些可怕的心病,不能有這些念頭,這樣日子就會很好過。

貪心不可有

對於世間的金錢、名利、夫妻間的感情,乃至世間一切緣起法的假相,都不可貪著。

瞋恚心不可有

如果對於別人善意的建議、好意的規勸,無法接受而大發雷霆,或有事沒事就動怒,以後誰也不敢對你說真心話。朋友、同參道友也會日漸遠離,成為點頭之交而已,你將無法聽到真心話,只會聽到一些 讚歎,如同麻醉藥,讓你甜蜜的死亡。如果是正知正見者的讚歎還無所謂,若是一個居心叵測者的讚歎,只會讓你的心性麻醉而沾沾自喜。所以,人生一定要有逆境才會成長,有讚歎也要有誹謗;有人順從你,也要有人忤逆你,我們才會長大成人。否則,只一味想聽好話,誰該講好話給我們聽呢?而且,未必在我們面前講好話的,就是好人。有時講好話的,其實是壞人,有時說壞話的,反成了好人,因為他可能會因此而救了我們。

有時發完脾氣,冷靜下來想想,對方說的的確沒錯,我們為了自尊而心生抗拒,這是人之常情,因為對方傷害了我們,誹謗了我們,但運用智慧,冷靜細思,對方所言亦不無道理。所以,不想改變自己的人,就沒有救了,面前是死路一條。要記住,不要嗔恨一切眾生。一切眾生都是我們的善知識。

心中不可有恨

如果心中有恨,會很妻慘,無法往生。恨就像被鋼索綁住。一般人對於不幸的事情會耿耿於懷,對於忤逆的眾生,我們會覺得他很可惡而懷恨在心。這種念頭若不及時修正,會障礙我們往生。既名之為娑婆世界,不可能每個人所說的都遂你的意,不可能每個人都讓你看得順眼。想騙你錢的比比皆是,想霸佔你財產的處處都有,因為,我們是活在這業力所感的世間,無明所感的世間。

有一個歌星,報上誹謗她人盡可夫,極盡破壞名譽之能事。她看到報紙,痛哭流涕,精神瀕臨崩潰,因為報上所載與事實完全不符。從此,她對記者深惡痛絕。然而仔細想想,記者如果沒有寫出報導,就活不下去了,倘若他手頭沒資料,當然得自己編了,而所寫出來的報導,好似和她生活在一起般。

一個知名的作家很感慨地說:「記者沒來訪問我,我甚至沒和記者交談過,雜誌刊載的卻有問有答。」他也感到非常痛恨。世間人被冤枉,通常都會受不了。事實上,世上被冤枉的例子太多了,否則何以會有「枉死城」?冤獄的情形太多了,不是他殺的卻被栽贓,乃至被判死刑。我們要瞭解,世間這種事比比皆是,內心不要有恨,慢慢觀照這個世間,慢慢放下。

嫉妒心態不可有

千萬不要去嫉妒任何一個人。這世間能人愈多愈好;富人愈多愈好;美女愈多愈好;俊男愈多愈好,你不用去嫉妒別人。內心的美更勝過外貌的美。心無嫉妒才是真正的贏家,因為心美。即使相貌平庸,但沒有嫉妒心,就勝過別人很多了。

『害』的心態不可有

「害」即是殘害眾生。也就是說,我們遇事不可屢思報復,不可有這種心。任何是非、恩怨到我們這裡,就讓它消失於無形,當作渾然無事,任由它去。相信因果,因果自會有所定奪。就算有委屈,因果也會幫我們伸張。雖然現在黑白顛倒,亦終有水清魚現的一日。這樣,人家會更敬佩我們。

不可太過敏感

太過神經質(也就是太過敏感),是很難醫治的心病。別人在講話,就趨前去聽人家在講什麼,這也是許多眾生的通病。人家喪父喪母,他走過去和對方打招呼,人家正在思考治喪的問題,沒注意到,他就起煩惱,疑神疑鬼,誤以為別人故意不搭理他。太過敏感,事情尚未搞清楚就發怒,瞋恨眾生。這種人沒有救,別想要往生,本來很單純的事情,被他一想,變得很複雜,這樣沒辦法修行。遇到任何事就憤懣於心,被綁死了,至死都難以修行成就。所以,不可太過神經質、敏感。

不可有攻擊性

攻擊性意即報復。例如:你在報上披露我的事,我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遇事就上法院,訴訟不斷,只要有人對不起他,他就一定讓對方死無葬身之地。攻擊性太強,發這種惡願極為不妥。因為在我們八識田中,會種下這種不清淨的種子。這種惡念一定要斬草除根。我們要憐憫眾生,傷害我者,不必恨他,要同情他、可憐他。

莫喜大眾雜話

不要喜歡大眾雜話,話說不完。三個女人一聊,就是一整夜。將十幾個小時所談的內容記錄下來,沒兩句有營養的。歸納起來,不外是丈夫陞官,兒子幾歲、長得很高大、在美國念書等等,三、四個主題而已。

要是我就條列式報告,然後各自散會。要談的是有內容的話題。從未聽說有人拜佛整夜不睡的,倒是常聽到,閑聊徹夜不眠的。一般女人死的時候,都是從嘴開始爛,就是因為話講太多了。

修行人不要喜歡群聚說閑話,真是窮極無聊!

不可懶惰

修行最怕懶惰,所以,我鼓勵各位定功課,看一天要念多少佛,自我督促。雖然說「即心即佛」,但我們功夫不到,仍要做事相上的努力。不二法門可不是不「餓」法門,凡夫不可說聖人的話,切莫懶惰,應當精進,定功課,好好用功,誦經、念佛......

不要動怒

要記住,千萬別在摯友面前動怒。為什麼呢?因為要給自己和別人留一點空間。一怒之下,你就沒有朋友了。二、三十年的友誼,會毀於一旦。

言語不可尖酸刻薄

量力而為

承諾別人要視自己能力而定,要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少,不可輕易下承諾,既已承諾就必須履踐。

要認識自己

自己有幾兩力,是什麼個性,是否有智慧,是凡夫抑或聖人?認識自己、安排生命,才不會錯誤。

不要說謊,這是學佛者最忌諱的

要有羞恥心

學佛的人要有羞恥心,不可無慚無愧。造惡業要有羞恥心,做了不該做的事,應感到慚愧。例如,明明是詐財,口中卻說得天花亂墜,這是非常不應該的行為。

不要有自憐、自以為不幸的心態

所謂不幸的心態,是指二十四小時都覺得自己很不幸。所以,他的人生是黑白的,而非彩色的。反之,若覺得自己很幸運,他的人生則是彩色的。所以,不可以有這種自以為不幸的心態。

不可以有佔有的心態

朋友間或夫妻間要互相尊重,但不能有想佔有對方的心態。以前有個女眾,她的男友對她不錯,她自己本身的條件也不差,可是有一種嚴重的病態心理,常跟蹤男友,偷窺他和客戶的來往。若發現男友與客戶上咖啡廳或PUB談生意(男友是業務員),就耿耿於懷。她認為男友是屬於她的,絕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遂找來一群流氓,教訓她的男友,並警告他們下手不可太重。結果男友在公園被揍得頭破血流,她假裝路過,再把男友送醫,並悉心照料,還說:「我寧願在這 裡照顧你,也不希望你和別的女人講話!」一段時間,男友傷勢痊癒,她又故技重施,到醫院照顧男友,如此重複多次。她甚至還說:「只有在這一刻,我才感覺你是屬於我的。」這種心態真是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