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謀殺,揭密吃激素長大的魚

《雙食記》裡的美味謀殺恐怕不只是發生在電影裡,當你買了條新鮮的魚或海鮮回家,準備施展一番廚藝給孩子家人做頓營養美味的同時,可能就參與了一場「謀殺」。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據科學家提醒:現在全國所有養殖業,餵養飼料中都嚴重違法添加各種違禁藥品(激素)及各種非法添加物。違法生產者是很可惡,但事實擺在那裡:無任何危害添加劑的飼料,成本太高。另一個重要事實是,我們每天要吃掉太多的肉了,雞鴨魚牛豬自然生長的速度完全跟不上我們每天要吃下肚的速度!緊張的供需關係讓商家生產者根本等不及它們「慢慢長大」,只有餵激素。你指著人家賠錢賺良心?要怪只能怪我們這張嘴。要不怎麼說「舌尖上的中國人呢?」

為了吃你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在這樣的背景下,吃肉=食毒,給孩子家人吃魚、海鮮=謀殺。

我國是世界上第一水產養殖和出口大國,大面積和高密度、集約化養殖帶來了無窮無盡的病害,於是就有了無窮無盡的藥物和抗生素。近幾年由於藥物殘留超標,出口不出去,養魚的人自己不吃魚,反正有的是人吃。我們吃了這些「濫用藥品」的魚和海鮮,就等於把這些毒素一起吃下去,長此以往,可不是在自殺?!

1、吃避孕藥的魚,婦女食用可致不孕

據悉,避孕藥養魚已經是水產養殖業的潛規則,全國漁業養殖戶都是通過給魚餵養避孕藥的方法使其增肥。煙台某水產老闆透露:海鮮100%都有抗生素,避孕藥1周餵2次。早在2006年,上海就曝光了多種禁用抗生素超標的「多寶魚事件」,前不久上海又爆出「巨型鰻魚」,市面上的鰻魚,體型增大近一倍,人都不敢下筷子~

吃過避孕藥的魚,不僅體態丰腴,而且口感柔嫩細膩,商家賣得了好價錢,我們歡歡喜喜買回家,孩子老公都愛吃,根本停不下來,你好我好大家好……沒有誰會動不動就吃避孕藥,但大家好像喜歡在餐桌上「把避孕藥當飯吃」。那麼內分泌紊亂、不孕不育,嬰兒性早熟,也就見怪不怪了。原來吃養殖魚類會影響生育能力,不知道水產養殖業跟不孕不育醫院有什麼關係??

2、水產品中測出致癌物質

實驗發現,在一些養殖水產品中檢測出了AOZ,這是一種致癌作用很強的物質,不但能夠與組織蛋白結合、很難消除,而且與蛋白結合後能夠釋放出一種誘導生物有機體突變的物質。這些藥物在生物體內代謝變異化合物的危害性甚至比原形藥更大,具有致癌、致畸和基因突變的「神奇功效」。

你,還要吃魚嗎?

3、大閘蟹激素養殖被爆遠超三鹿100倍 吃動物尸體長大

江蘇盛產大閘蟹,中國人都知道。香港人和廣東人愛吃,尤其是,這幾年大閘蟹賣得這麼便宜~~從前,大閘蟹至少要兩年才能長到二兩以上,自從使用了激素,一年就可以上市啦!

據水產部門統計,陽澄湖的一級大閘蟹,每年只產一萬三千隻。但去年香港人吃了一千三百萬隻螃蟹(平均每人吃兩隻),可見大部份都是冒牌貨。香港人也不笨,《壹週刊》派了記者過去採訪調查,還買了螃蟹送到香港化驗,結果發現:蟹肉裡不僅有激素,還有多種對人體有害的抗菌素。

江蘇淡水研究所工程師唐天德說,現在全中國除西藏外,都說出售正宗陽澄湖大閘蟹,但八成以上是雜種蟹,是毒蟹。人吃了這種毒蟹,會影像骨髓和造血功能,孕婦吃了則易患上流產症,胎兒的骨質也會變灰、變脆。

江蘇某蟹場老闆稱「從蟹苗到上市,至少要十種藥,例如:氯黴素、土黴素、乙醇、痢特靈、諾氟沙星、恩諾沙星、病毒靈、多西黴素、己烯雌酚等等。」他還謙虛地說,他們比較守本份,福建人更毒,在蟹產卵時餵避孕藥,這樣母蟹不會變瘦,蟹苗更容易長大。說著,這位蟹場負責人撈出兩隻大蟹對記者說:「你看看,多凶,不吃藥哪有這麼凶!」當記者問這麼做不是害人嗎?這位場長直率地說,「現在的魚類、家禽類,哪一樣不是藥物長大的!你不這樣做,別人做,你還能做生意嗎?」

大閘蟹除了吃素(激素、抗菌素),還吃葷——死狗、死豬、死雞、死老鼠、死魚、死蝦……這叫「天然飼料」,一星期放一次,蟹特別喜歡吃爛肉!真的天然嗎?我怎麼聽說很多狗都是走私團夥把流浪狗用劇毒氰化鉀毒死後,再拿來出售的呢?

這些「美味」的大閘蟹,每天一批批搭著飛機連夜運到香港、深圳,為了「不暈機」,大閘蟹們在被撈起之前,還要餵一次抗菌素。上午到,下午上市,晚上香港人就吃到嘴了,多新鮮的。

當年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被稱為最勇敢的人。但今天,敢吃中國大閘蟹的人,還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4、別天真了,黃鱔、烏龜、蛇……都愛吃激素

你知道如今的黃鱔為什麼長得這麼快嗎?因為它們都「愛吃」激素。這些激素吃進人的肚子裡,在人體內七、八年還要發揮作用。

市場上賣的即食海參,不僅要添加抗生素,最後還要用福爾馬林泡。

烏龜和蛇都用避孕藥「增肥」,真是「大補」。

還有多寶魚、大黃花魚、黑魚、金雕……「我們現在吃的而且只要是海水養殖的魚類,都有大量抗生素投放。我了解的還沒有不加的,100%吧,不加不行啊,賠錢的事誰做,這個算是行規了。」難怪養魚的人和賣魚的人基本都不吃魚了。

5、中國年產20萬噸抗生素,「人一半,動物一半」

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一醫院教授肖永紅根據中國國內抗生素的產量估計,中國每年生產約20萬噸抗生素,大概「人一半,動物一半」。

據廣州《南方週末》報道,中國每年生產700噸諾酮類(一種抗菌素),但其中有一半被蟹場、蛇場、烏龜場、黃鱔場等養殖業用掉;再加上其他種類的抗菌素,不知總數有多少噸,最後全部轉到了香港人、廣東人,以至各地中國人的肚子裡,不知慢性殺死了多少國人。還記得當年的SARS嗎?

避孕藥、安眠藥、激素、抗生素等藥物在水產品領域的濫用,在當今恐怕還只是冰山一角。在這樣一個道德真空的末法時代,人不顧一切想要發家致富的慾念,可以誘發出人性中最冷漠、最惡毒、最瘋狂的部份。是不吃餓死還是繼續輪迴在「舌尖上的地獄」?但人生總不至於太過絕望。吃素總安全過吃肉,少吃一點、吃慢一點、肯耐心等待它們自然生長,總要好過讓動物們拚命吃激素來追趕我們的口腹之慾。別忘了還依然有人堅守在有機綠色行業的良心起跑線上,別因為它們的慢和看起來高一點的成本,就眼睜睜看著它們因為無法生存而默默加入了「大多數」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