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禪悟道要真見自性

你們到禪堂裡來是干什麼的呢?為了開悟的嘛,為了找本來面目的嘛!所以你打死我我都不出門,腿子再痛我也不放鬆,非要在七天之內找到我的本來面目。

你既然為法而來,就什麼都不要想,也不要想你爸爸,也不要想你媽媽,要這樣子用功啊。

你什麼也不想,你看那個時候你的本來面目是什麼樣子呢?你的話頭是什麼樣子?把腿子盤起來,把眼睛閉起來,看住話頭,看它是什麼樣子?思維修思維修,你要想問題嘛,要不怎麼叫做思維修啊?你搞它幾天,我就不信你還不曉得用功?

你參話頭,你要一心提起來參嘛、看嘛,看你這個話頭在哪裡?什麼樣子?別的什麼都不想。所以起七那天我跟你們講:「放下萬緣參話頭,天翻地覆不回頭。」你天倒下來了,我連眼睛都不眨。

以前老和尚講那個公案,講那個女的用功,那個女的不知是德山禪師還是哪個的徒弟。她怎麼樣用功呢?她師父教她:你放下來好好地用功,或者念阿彌陀佛,或者參「念佛是誰」,或者就參「隨他去」。她就依照師父講參「隨他去」,什麼都是一句「隨他去」「隨他去」,後來真的萬緣放下了,開悟了。

你不要去管這些閑事,煮飯的有人煮飯,種菜的有人種菜,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參話頭。但你話頭又不肯參,又去東搞西搞,又跑到外邊去玩,那就怪不得了,那你就把東西放下來,回家去!

有個小孩子腰痛,沒來吧?不是你吧?腰痛有病,腰痛坐不得的,不要打蠻坐,你睡在鋪上念佛也是一樣的嘛。你睡在鋪上,把眼睛閉到來,不要念爸爸,也不要念媽媽,要念阿彌陀佛,這不一樣很好嗎?

所以你用功啊,就是要老老實實,要真正地為了解決問題,你不為了解決問題,只曉得在這裡打混,那不叫打七,那叫打混。

你要用功啊,這個東西是要用的。古來的人為了用功,真是千山萬水尋師訪道,不開悟不罷休,不知吃了多少苦頭!

釋迦牟尼佛做出樣子給我們看了,他在菩提樹下,那個天人拿吉祥草給他鋪了一個座位,給他坐下來,他就發願說:「不成正覺,不起此坐。」我們只要有不開悟不罷休的願力,你試試看,一定開悟。

過去的祖師為了這個事情,花了好多心機,找了好多辦法。你看紫湖祖師,他睡到半夜三更,突然喊:「賊來了!賊來了!抓賊!」大家嚇得不得了,都起來抓賊。他捉住其中一個小和尚說:「捉到了!捉到了!」那個小和尚說:「不是的,不是我!」祖師說:「就是你,你還不肯承認?」

你看他真的是慈悲透頂啊!你不肯承認,要你成佛你也不能成佛啊!要你好好地用功,你又東跑西跑!希望我們自己每個人直下承擔,要自己覺自己,不要人家來覺,人家是不能幫你成佛的。

香嚴祖師聰明得不得了,他在百丈禪師那裡的時候就辯才無礙了。他去參溈山禪師,溈山禪師就對他說:「聽說你在百丈先師那裡問一答十、問十答百,好聰明啊。我現在問你一句,你答一句來我聽聽吧:父母未生你的時候是什麼?」

啊!他那麼聰明,但答不出來啊!他要溈山禪師告訴他,溈山禪師說:「我不能跟你講,我的是我的,我跟你講了,你將來要罵我的。」溈山禪師不講。

他翻來覆去、翻來覆去找答案,還是找不到答案,知道畫餅不能充飢,就把以前記的那些筆記本子全部燒掉了。「沒得用,沒得用!不搞了,不搞了!我不再搞了!」他說,「我就做一個粥飯僧去,再不學佛法了!」

他跑到河南南陽忠國師的塔院裡住下來,一天到晚出坡搞勞動。一天鏟草挖到個石頭,他無心一丟,石頭打到竹子,「啪」的一聲響,他聞聲就開悟了。他就回去沖個涼,對著溈山禪師燒香禮拜:「感恩師父當時沒有講破,如果你當初講出來了,我哪有今天呢?」

所以這個東西還是靠自己,靠人家講給你聽沒用的,人家講的不是你自己的,你聽來的東西沒得用。

某某師在無盡庵碰到那個騙子,騙子說:「我這個東西是寶貝來的,我用這個東西探、探、探,哪裡有金子有寶貝都能探出來。你不相信?你跟我去看看吧。」他們跑到山上去探、探、探,那東西就跳出來了——一尊金菩薩!其實有鬼跳,是他自己搞得跳的,他自己老早把那個假的金菩薩埋在那裡了。那騙子說:「這裡有寶,你莫講、莫講,講不得的。如果你要我把金菩薩給你,你拿五萬塊錢來吧。」他就是這樣騙了她五萬塊錢,她就是這樣氣死的嘛。

參話頭、開悟也是一樣的,要真的自己見到自性,才知道自性到底是怎麼樣一回事,人家講的對你都是假的,沒有用。

希望你們要老老實實用功,看準一個方向就盯著那個方向去做,不要聽這個聽那個,一陣間搞這樣,一陣間搞那樣,一陣間又是神啊,一陣間又是鬼啊。

那天我不是還講了鑽木取火的道理嗎?鑽木取火也是一樣的,你盯著一個地方鑽就盯著一個地方鑽,鑽啊鑽,不停地鑽,木頭越鑽越熱、越鑽越熱,這樣子才能鑽得出火。如果你鑽一下休息一下,或者這裡鑽一下那裡鑽一下,不停地換地方,那你永遠鑽不出火來——鑽木取火就是這個道理。所以你們大家要注意啊,不管白天黑夜、穿衣吃飯、屙屎放尿,都要這樣子參。提起話頭——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