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滅淫慾的簡便方法

色慾禍害極其酷烈,從古到今,因此亡國敗家、喪身絕嗣之人,又怎麼數得清!其次,因耽於色慾而摧毀剛健身體、昏聵清明志向,雖具有頂天立地、希聖希賢的資質,卻墮落成碌碌無為、無所建樹之人,也同樣不知有多少!更何況那些違背天理、婬亂人倫、生前成為衣冠禽獸、死後墮入三途惡道的下流之徒,又怎能全都被人知道和看見!噫!色慾之害,真是殘酷熾烈,令人心驚可怕之極!

因此許多古聖先賢慈悲為懷,尊尊教誨,或以正法道理告知,或以世間善言規勸,就是想使世人都明白福善禍婬的道理;同時又用許多實例作為驗證、警戒,希望懂得自愛之人,看到這些事例都能怵目驚心、幡然醒悟,從而遏人欲於橫流、復天良於將滅。從此一切大眾都能享受富壽康寧之福,永遠避開貧病夭折之禍——這就是《不可錄》所以要編輯成書的原因。

張瑞曾居士想要重刻《不可錄》,印刷之後廣泛施與信眾,並請我寫序闡明克制淫慾的要點。應該知道,當美色現前、淫慾之心熾盛時,無論是正法道理或世間善言,還是令世人敬畏的因果報應,都很難斷絕其愛心。如果能於此時作「不淨觀」,那一腔婬心就可以當下冰消。

我老家陝西長安城,有許多子弟喜歡玩蟋蟀。城中有一人家,兄弟三人都處於青少年時期。一天夜晚,月光明亮,他們在墳墓之間捉蟋蟀。忽然看見一個少婦,姿色無雙,美艷絕倫,三人一同追趕捉拿。這時少婦突然變臉,七孔流血,舌頭拖出一尺多長,兄弟三人同時被活生生嚇死。第二天家人找到了他們,救活一個,才知事情具體經過。被救活那一個,其後大病了幾個月才好,這戶人家從此禁止子孫夜晚再捉蟋蟀。這個美麗少婦沒有變臉之時,三人見後愛入骨髓,非要滿足婬心不可,待到少婦變臉之後,卻一下子被她嚇死,愛心立即化為烏有。

然而當他們三人群起追逐時,少婦未必七孔無血、口中無舌。為什麼她將血和舌頭隱藏起來時人們見她就生愛心,而見她流血拖舌後就生恐懼心呢?明白這個道理,那麼見到一切天姿國色,都能當作七孔流血、舌拖尺長的吊死鬼來想!如能做到這樣,怎麼還會被美色所迷惑,以致生前不能享盡天年、死後還要長墮惡道?

所以如來讓貪慾重的人作「不淨觀」,觀之久久,尚且能夠斷惑證真、超凡入聖,豈止是不犯邪婬、息欲養生的區區利益而已?見到美貌異性就產生愛心而想行欲事,不過是被外面一張光華艷麗的薄皮所迷惑罷了。如果揭去這一層皮,不但皮下面的東西不堪愛戀,就是這張薄皮也絕對沒有什麼值得愛戀之處。若再進一步解剖其軀體,則將見到膿血淋漓,骨肉縱橫,臟腑屎尿,狼藉遍地,臭穢腥臊,不堪見聞。這比起前面那一個少婦,其可畏懼、可厭惡的程度更要超過百倍千倍。

縱然是傾國傾城的絕世佳人,薄皮裡面的東西又有什麼不一樣? 為何只見其外面的形象,而不去觀察裡面的內容,迷戀其極少部分的薄皮之美,卻不去注意佔大部分的穢惡腥臭?我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美貌背後的實質,知其穢多而能厭離,知其美少而肯放棄,如此就能一同出離慾海,共登覺悟彼岸。

又當慾火中燒、不能自制之時,可將女陰視為毒蛇之口,想著自己是把陽物放進毒蛇口中!這樣一來就會心神驚懼、毛骨悚然,無盡熱惱當下化為清涼:這也是熄滅淫慾的一種簡便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