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的歸宿中,投靠阿彌陀佛最有意義

想要往生的話,除了要有阿彌陀佛的加持,更需要自己的深信發願。倘若自己都不願意往生,縱然阿彌陀佛的加持不可思議,也不可能拽著頭髮把你拉到極樂世界去。

人老了,應該為自己尋找生命的歸宿了。

而在所有的歸宿中,投靠阿彌陀佛最有意義。在藏地,老人都能做到三不離:口不離佛號或心咒,左手不離念珠,右手不離轉經輪。但漢地很多老人不是這樣,他們離不開的是什麼?想必大家都很清楚。

或許有人以為,念佛只能在家裡念,到外面就不能念了。其實並非如此,我們在行住坐臥中,都要做到念念不離佛號。

在《淨土聖賢錄》中,就講過一則精彩的公案:

清朝年間,杭州有一位出家人,平素喜歡吃冬瓜,被人們稱為「冬瓜和尚」。冬瓜和尚平日少言寡語,每天吃完飯後,就到街上邊走邊念佛,晚上回來後也念佛不輟。如此寒暑不斷十餘年。他有一個朋友,叫慧照法師,看他一天到晚在街上走來走去,總覺得他修行不太用功,但也不好說什麼,因為他的習慣就是如此。

一天,冬瓜和尚對慧照法師說:「明年正月初六,我要往生極樂世界,你能不能來送我?」慧照法師根本不信,認為他是在開玩笑,但也勉強答應了。到了正月初六那天,慧照法師去他的寮房,結果冬瓜和尚不在,出去吃飯了。慧照法師心想:「竟連一點準備都沒有,還說要往生,哪有這回事!」

冬瓜和尚吃完飯回來,見到慧照法師,就問:「你來找我干什麼?」慧照法師回答:「你不是說正月初六要往生,還叫我來送嗎?難道給忘了?」

冬瓜和尚一拍腦袋:「哎呀,多虧提醒,我還真差點忘了。」隨即就沐浴更衣、焚香禮佛,並對慧照法師說了一偈:「終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識,別有一天堂。」說完,便安然示寂了。

這位冬瓜和尚,表面上經常逛街,但心裡從來沒有離開過念佛,佛號已融入了他的一切。一個人若能像他那樣,時時處處不忘念佛,對阿彌陀佛有堅定不移的信心,即使很愚笨,也能獲得成就。正如《二觀察續》所言:「愚者具堅信,彼可獲悉地。」

即使你不懂現代的尖端科技,也不懂佛教的諸多道理,但只要有一顆虔誠的信心,聽到極樂世界的功德,百分之百誠信:「西方肯定有極樂世界,我一定要往生!」單憑這樣的信心,也一定能得到大利益。

畢竟,想要往生的話,除了要有阿彌陀佛的加持,更需要自己的深信發願。倘若自己都不願意往生,縱然阿彌陀佛的加持不可思議,也不可能拽著頭髮把你拉到極樂世界去。